一夢千載  第十六章

章節字數:2747  更新時間:15-09-10 17:3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守門的顯然跟雨澤極熟稔,對夜逸辰有意甩掉他也不是很意外,還告訴他現在回宮可不是明智的選擇,搞不好是要掉腦袋的。后又把皇后和幾位嬪妃眼見五王子要回來,便硬灌童氏毒酒的事情講了,并一再保證其可靠性。

    聞言,雨澤立即換了表情,直說童氏待他極好,他卻不能送終,一臉悲戚地走了。

    進了林子,雨澤便將打聽到的情況告訴蝶綺。見蝶綺沒太大觸動,心道她分明是答應了夜逸辰和云無心會救童氏,如今童氏死去,她卻冷靜得出奇,難不成真有令亡者復活的能力?

    但那種能力,傳說不是只能賦予尸體一個不全的靈魂使之成為活死人,被復活者從此只是行尸走肉嗎?

    雨澤還想開口問,便覺得靈臺中有聲音響起。

    ‘有人監視你,是個高手,我們在上風口,風大不宜說話。你不用開口,聽我說就可以!

    雨澤看了蝶綺一眼,明白上風口說話傳的遠,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我現在告訴你,負責監視你的人在你的右后方,你現在沿著原路溜達回去,路上如果碰到出云城的玄修高手,只要有五府境以上的,便可以讓他將那人捉住,否則不可輕舉妄動!

    雨澤再點頭。

    ‘他關注我們應當是方才街上策馬所致,人應該是靈隱王聘請的高手,制住他即可,不可傷其性命。然后你帶人繞到林子后面等我。不必管我,我若想躲,便無人能發現!

    “那我先走了!闭f著雨澤用手掌輕輕拍了拍馬屁股,馬兒開始慢悠悠地溜達了,甚至走到野草鮮嫩的地方,還會停下啃上兩口。

    雨澤才走開沒多久,天空中便陰云密布,不足一刻便驚雷陣陣,旋即地上多了一些水點。

    蝶綺躲在一棵樹下,看著雨幕將眼前的道路覆蓋。

    她讓水系影使潛入皇宮,掃除沿途障礙,防止有人偷襲夜逸辰,自己則展開靈識,確認周圍是否有伏兵。

    也許是礙于靈隱王聘請的那些玄修高手坐鎮,皇宮四周倒是無人敢做埋伏——除非哪路人馬有絕對的自信,可以躲過高手的靈識探查。

    靈隱王請來的人,必定是高手中的高手,看來早先便在此坐鎮了,只是從不顯露;而靈隱王之所以發榜廣聘高手,其實只是個幌子罷了。只不過計劃不如變化快,終是沒等大比武結束,便發生了這樣的事。

    終于,瓢潑大雨即將遮蔽守衛們的視線時,皇宮西門開啟了。

    蝶綺終是在傾盆大雨中,等到了她要等的人。

    她用玄力包裹全身,隔絕了密集砸落的雨滴,看著夜逸辰腳步沉重地從半開的朱門走出來。

    夜逸辰的懷里抱著一位衣著華貴的婦人,婦人身上的飾品不多卻具是無價,雨線穿透凝滯的空氣砸落在夜逸辰身上,卻沒有沾到婦人絲毫。因為婦人是面向著他胸口的,蝶綺并沒能看清容貌,但婦人的身份她心里早已有數。

    后面幾名宮人追了過來,不停地喊著“殿下,留步!”到了宮門口,卻都被守衛攔住——皇宮向來是進去容易出來難。

    濕滑的地面使得夜逸辰腳步不穩,他一腳踩在濕滑的石頭上,腳一歪,眼看著就要跌倒。

    那名先前和雨澤說話的守衛終是拗不過宮人的哀求追了過來,見此搶上兩步,扶了夜逸辰一把:“殿下,請節哀!”說著他就動手,想要接下夜逸辰懷里的人,卻被夜逸辰機警地躲開,帶著戾氣的目光讓守衛訕訕地縮了手,杵在原地不止應不應該跟上去。

    夜逸辰似乎對外界的一切都無動于衷,空洞的眸子盯著林子深處,蝶綺明白他早已神智麻木,支撐他的只是一絲信念,他聽不見旁人說了什么,旁人也靠不得他懷里的人。

    這分明是受激過度的表現。蝶綺不禁有點后悔,之前怕戲做得不夠真,沒告訴其他人童氏服過避毒丹藥,可以以此保得一命。無奈此刻現身,卻會破壞全盤計劃。

    蝶綺只能暗中跟著夜逸辰往林子里走。

    走到一塊植被稀疏卻滿是巨木的地方,夜逸辰抬頭看了看。

    蝶綺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這個地方地勢比其他地方高一些,從這個地方,遠遠地可以看見南嶺六芳城。

    雨勢漸漸弱了,卻也是細細密密地下著,夜逸辰兩拳在一顆巨樹樹干上掏出一個洞,將童氏放在洞里,開始用手刨挖濕潤的土地。

    這時候,蝶綺才看清楚童氏的容貌。

    那是一個足夠讓所有單身男人心動的女人,美而不妖、艷而不俗。衣鬢散亂卻掩不住清冷高華,一身綾羅藏不住欺霜賽雪。

    童氏的死相可以說很安詳,若不是青紫的唇、微皺的眉頭,旁人大概只會以為她睡著了。

    雨澤帶著人迎了上來,看見蝶綺站在不遠處,就徑直向著她去,說是人沒抓到,看到云無心的時候便遠遠躲開了。

    然,蝶綺沒有想到,云無心會放下宗門大比武,親自帶人過來。帶過來的,是出云城最強的幾個人,云無憂不在此列。

    “殿下!”云無心早早便從馬上跳下,向著夜逸辰身后的巨木跑去,在巨木前站了半刻,他才返身去拉夜逸辰,“夠了,她不會想看你這樣。將她帶回出云城安葬吧……”

    夜逸辰對云無心的阻攔毫無反應,狠狠地甩開對方,然后更加認真地用滲血的手指在地上挖。

    見夜逸辰毫無反應,云無心索性一把抓住他,將人揪起來用力抵在樹上,揚手就是一巴掌:“你醒醒!”

    “先生……”夜逸辰想要掙脫,卻沒能成功。

    “你看看小瞳那么安詳的笑容,你明白為什么嗎?有這么解脫一般笑容的人,眉頭卻始終沒有舒展,你覺得為什么?”

    “……為、什么?”

    “因為你!她從那個金碧輝煌的籠子里解脫出來,卻唯獨不能放心你!”

    云無心可謂一語驚醒夢中人,可他自己卻希望置身夢中,再不復醒。

    夜逸辰看著身旁母親的遺體,無法克制地嘶吼起來:“先生,我……我娘親沒了……”

    “我知道,我知道!痹茻o心一把將夜逸辰攬進懷里,“我們帶你娘回去,從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兒子,出云城的少主!”

    夜逸辰狠狠地用袖子抹了一把臉上的水,轉臉恨恨地看著皇宮的外墻:“先生。此仇不報,我不得心安!”

    云無心才想開口去勸,卻突如其來的女聲打斷。

    “恨嗎?”蝶綺定定地看著夜逸辰。

    “恨!”夜逸辰攥緊了拳頭,手臂因為用力而微微抖動。

    “你恨的是誰?”

    “恨自己!”

    “恨你什么?”

    “恨我不爭,恨我優柔寡斷,恨我竟然相信那點微弱的親情,恨我去得太晚來不及給娘親送終……”

    聞言,蝶綺點了點頭:“恨得好!”頓了頓,她又問,“你想怎么做?”

    “我要讓旁人再不能傷害我重要的人!”夜逸辰咬牙,雙目炯炯。

    蝶綺笑了:“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幫你!”

    “我也幫你!”雨澤上前一步,攬住夜逸辰的肩膀。

    既然夜逸辰已經下定決心,蝶綺覺得戲也差不多該收場了,于是朗聲對眾人說:“還是先讓童夫人回鄉,入土為安吧。在這哭哭啼啼的,倒讓人看笑話了!”

    話音未落,便見百米外相距不遠的兩棵樹,樹冠有所動搖。

    無關人士得到了足夠的信息,想來已經回宮復命了。雖然不知道他們的主子是誰,甚至是不是同一個人,蝶綺卻覺得有必要把戲演完。

    “先回去吧!钡_從納晶中取出一塊寒魄,將童氏暫時封進去,“回去什么都別急著辦,先找個隱蔽的地方!

    云無心雖然沒太明白,但是他知道自家師姑祖年紀雖小卻有擔當,絕對不可能無的放矢故弄玄虛。

    他收了寒魄,然后費了一張傳音符,告訴云無憂自己要回出云城一趟,囑咐她在會場等云一。

    等負責監視的人回報過主子,再回來的時候,周圍哪還有什么人影。

    如果不是被轟開一個大洞的巨木和地上一個半深不淺的泥坑,他們甚至以為之前是中了幻術。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在线股票 申城棋牌官方的网址 龙头股份股票 极速赛车怎么玩 宁夏11选五怎么挣钱 pk10牛牛计划 浙江彩票6十1开奖新闻 15选5中几个有奖 精准二尾中特 香港 大众麻将赢话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