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情相奴:暮錦如煙

熱門小說

卷一 紅顏獨憔悴,莫笑桃花劫  4.憶往昔

章節字數:2636  更新時間:19-08-01 16:4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暮錦知她不舍,便立刻收了劍,可白衣那掌風訊快落至她心頭,敵方見她忽得收手,一下怔然,厲掌已經將她推至幾步開外,只見她臉色煞白,幾步踉蹌差點撞上后墻,她立馬仗劍而起,殺他個回馬槍,眾人未及明了,緋影驟落白衣身前,拔劍劃至他手臂,鮮血猛炸,只叫他悶聲吃痛,踉蹌倒地不起……眾人驀然,心頭冷汗直下,她傷了世子……世子出局。

    “以退為進,好你個丫頭,幾月未較量,你長進了不少,看你這架勢,沒人進得了安府……”

    “未必,世子殿下,你言過甚早,她的劍法不過就是快,沒其他高明之處,我來試一下”公主笑著道,說時遲那時快,不消片刻就是拔劍憑風,她全靠著一副蠻力恐怕是要吃大虧,紅衣偏影笑聲玲瓏卻帶了沉息,而緋衣看她直面而來,眼眸閃爍,余光及那一襲月華身影,目色危寒,好似讀懂她方才做錯了什么…

    她斂下心緒悄然躲開眼前紅衣,她還想不明白,或許一直都做錯了。半月前,天山一戰,善自做主,為得保得全身而退,放跑大敵,這件事也未只字稟報,一連半月困在敵營里,也未見有人前來相救,他必是覺得她急功近利,自作自受,云錦沒有損失,他便都可以不過問,他也就不追究是如何逃出來的。

    然而眼前美人嬌怒,跟著她就是連身喝道:“你躲什么,方才的戾氣哪里去了?本公主就是要光明正大進安府,你個丫頭耐何不了我!”

    “公主,你可別后悔,別看著是個丫頭,她還真的能對人心狠手辣,你看我這世子都被傷得體無完膚,就算你是公主,她也一樣不會放在眼里。”世子還有心多說,不怨不怒也是難得,他要勸公主,別惹怒了母老虎。

    “不過是安府的丫頭,本公主還真不怕,倒是你這個世子如今顏面盡失,也不生氣?”她笑了笑,沖著緋衣追去。

    “本世子跟一個女人計較什么?只能怪我面對婦人有仁心,掉以輕心,技不如人罷了。”

    紅衣不再說話,翩然飛舞,對著緋衣窮追不舍。她越發怒了,道:別躲,吃我一劍!

    她知道躲不過,知道公主脾氣,也知道越是這樣,她越想跟她有個正面對決的結果。可是她怕護得自己周全,會真的傷了她,恐怕這比傷了世子的后果還要嚴重。

    她怎么可以傷到她呢?

    倒不是公主尊貴,她怕了,世子也是尊貴,她怎么不手下留情?到底是因為公主站在他邊上呵…

    眾人看得不明白,面對世子她是毫不留情,面對公主只是步步有意避讓。

    “公主,你別欺人太甚,你別以為暮錦不敢傷你,你快住手,別咄咄逼人!”黃衣女子焦急道,她不生她的氣傷了世子,卻還要站在她身邊說話。

    才是話罷,緋衣驀的立定,忽得仗劍旋至公主身后,公主摸透了她意連忙急轉而逃,卻是落至月華身影身后,待她想要提劍,她心恍然,腳步木然緩退,望進他深眸如淵,如墨,立馬將劍挽至身后。

    公主一見她戾氣頓消,好似怕極了她的主子,丫頭終究是下人,還能逾越主?憑她再大的本事,你也要俯首稱臣。公主一笑得逞似的,銀鈴般清脆,從他身后璇至她背,緋衣淡眉煞白了臉色,恍然覺著身后發涼,待她轉身,劍鋒撲面而來,她凝息狠驚,輕紗落下,眉心發燙,隨之劍斷聲巨。公主才是說了一句:兵不厭詐,聲音漸消…

    看清她的容顏,公主眸間卻是閃過無數頭緒,被眼前的美人驚得失魂落魄,再說不得任何話。

    短短五年時間,從剛來府上的血色驚心,到如今的驚鴻緋影,是她沒料想過的。

    這丫頭隨他征疆多年,卻沒聽他手下軍將們提起過有什么值得窺覷,只是血色少女的容顏隨著歲月變遷,換做一身華錦云裳,卻忽然成就絕世。

    公主眸色千變,唇邊揚起不屑,一個被安王從沙場帶回來訓練成為他所用的侍從而已。她沒什么過人之處,愚忠令得她留在王府罷了。

    眾人屏息,人間何懼傾城色,緋衣驚鴻伴君側。然而,公主卻像忽得怒了:抽劍就像她白皙無暇的面容揮去,眾人臉色白煞,心口頓提,公主這是要毀了眼前的容顏。

    然而緋衣此時手無利器防身,直面那劍鋒而來,公主啞然為何她不躲不懼,怕自己失心做了讓天下人笑話的事,她怕人覺得世上有比她美的,是她心生妒意,才要這般欺人,更何況她只是個丫頭而已,身份不敵她尊貴~一思至此,她驀地挽劍立定她的眉心,道:“你若誠心跟我較量幾翻,好叫我心服口服。”

    朱血汩汩涌下,微風過,鼻尖撫過一絲絲血腥之味,血色瞬然奪去她的容顏,再看不到傾城的顏色。黃衣女子沖向公主,挪過緋衣女子一寸,道:“以為你是公主,就能在安府放肆!試劍就試劍,就該點到為止!”

    “不過是個府上的丫頭,芷熙,你跟公主叫囂什么?暮錦,你可知今日做錯了什么?還不退下?!”溫言如玉,卻要刺進人心。那說話的姿態依然不羈,他輕步移至驚嚇人身旁立定,深墨斂了怒意,一言平誰意,一語卻是擊中她心。

    眾人總算明了,淡看烽火的男人無情冷緒,那個叫暮錦的女子,是他的下屬侍從罷了。

    她不敢回望寒目如劍,伏身請罪,道:屬下不敵,公主贏了。

    她怎么都不該請公主入安府,如此鬧騰,日后要是有傳言說公主小肚雞腸,全是她的錯。她明白他的意思,他要護她周全,她清楚不過。

    她知道今日橫豎都要跟他請罪。別說是傷了點皮肉,就算是沒了小命,他也定要找她算賬的。她要是做得妥當,一開始就要被她傷了就收場。

    公主展眉看卻她眉間鮮血淋淋,忽然客氣道:我宮里有父皇御賜的雪花膏,對這血痕有好處,今日對不住傷了你,我便賜給你,叫你眉心不留一點疤痕…

    “多謝公主,這點傷無礙,剩下殿試全由夫人定奪。”她淡笑行禮回道,眸中無緒,轉了身便走入殿后夜色,不留片刻,不讓人多窺一瞬。輕紗落地到她行退,大抵只有幾瞬,讓人不及反應。丫頭不是沒本事,全是讓這驕橫的公主,給她臺階下罷了。

    眾人還沒看得清朱血染眉多了幾分蠱惑,素肌玉骨,妖嬈攝魂,轉眼只剩月影,嘆息里多了幾分揣測,何時安府竟藏匿了這般顏色?好像又覺得安府夜色朦朧,心生了幻覺,沒什么罷了,一個安府的丫頭而已,他們定是看錯了。

    “公主你別得瑟,不若是你藏在哥哥身后,你根本傷不了她!”安芷熙不服不悅。

    “是嗎,看來那丫頭很聽王爺的話,不過本公主終究是贏了,安府不該有什么表示?”她揚眉,問廳上做主的夫人。

    “公主身份尊貴,卻要與我府上的丫頭一般見識,今日一舉公主有失顏面,回頭問問帝君,看他愿不愿讓你入這安府,我做不了主,王爺也做不了主。”夫人撫額,憂心公主的脾氣,讓天下人也看了笑話,哪有不知恥的女子當門討親的?

    公主臉色蒼白,這回真得是當著天下,丟臉至極,她望向身旁月色白衣,道:安逸臣,你倒是狠心,今日安府這殿試可真得鴻門宴。

    “公主何必,改日云錦大破凌木,本王就問問用凌木九城換公主,看帝君是否愿意?”他淡笑,俊眉微挑是風流,君子端方,溫言一諾盡不羈,藏在殿后的身影僵冷如木,隱于夜色里的緋衣如影,凝眉無緒,眸里凝珠,枉凝眉,整了整華裳便轉了身消失在夜色中。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