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天地裂(下)

章節字數:4800  更新時間:19-08-11 21:0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古來征戰幾人回

    另一域界,另一時空。

    天元神皇紀兩億七千九百八十五年。

    云蕩大陸。

    “咻!咻!。。。。。!表懠瓶盏穆曇暨B續響過。

    穆飛元帥放下手中血淋淋的獸肉。幾案的銀盤里,一只青狼自脖子以下被吃得只剩下森森的骨架。他接過親衛斟滿的一大碗烈酒,一飲而盡。

    幾案之前,他上身精赤,肌肉虬結似龍盤蛇繞。他全身有舊傷三十余處,腰間緊緊圍系的一根白絹下血痕剛愈,是新近的傷。

    他銅鑄一樣的后背上槍戳和箭矢之傷掩著四個針刺墨刻的字——“精忠報國”。這是少時母親親自為他紋刻上去的,目的是要他以身死血薦報效國家。二十年來他謹遵母命,浴血沙場莫敢有忘。

    “筆墨來!”,元帥揮手。

    殘羹、銀盤、狼骨撤下。

    六尺青案,白宣展開。元帥揮長毫恣肆,鐵畫銀鉤筆落如箭:怒發沖冠,憑欄處。。。。。。

    “報!”帳外馬蹄聲自遠而驟停,前軍斥候來報。

    “稟元帥,敵軍已發起第三次沖鋒,我軍將士死戰,已卒過半!

    抬望眼,仰天長嘯。。。。。。

    筆意悲愴,如箭矢穿空。。。。。。

    “敵軍領兵何人?”

    “回元帥,敵軍主將為詹臺滅清,帥眾約五千精銳獸騎,我軍。。。。。。難以抵敵!”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筆意頓挫,轉折間松枯云瘦。。。。。。

    “報!”,馬蹄聲在帳前驟響驟停。第二道斥候已到。

    “稟元帥,敵軍驍勇,我軍已不足五百騎”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筆落無墨,尤騰電蛇。。。。。。

    “陣前將士是何人領兵?”

    “回元帥,小將軍穆云領兵,薛將軍并肩護衛,其余諸將皆戰死!”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朝天。。。。。闕!

    山河成塚,血恨出鞘!

    刀槍如雪,筆意飛芒!

    詩畢。

    元帥棄筆。

    舉壇,酒盡,忽口中血噴。

    “傳令,拋棄輜重,火燒營寨,隨我死戰。。。。。!

    天風蕩蕩,旌旗獵獵。

    敵軍狼騎漫卷,一如摧枯拉朽!

    兩軍之間,穆云仰天悲嘆道:“天要滅我!”復揮舞掌中四百斤銅刀沖入敵陣。

    此處兩皇界,他與眾將士深入敵陣已五出五進。彼時敵五萬,他五千,此時敵五千,他三百。

    他本已多次突破重圍,但又回身去救陷落陣中的將士。那是一眾隨父帥征戰多年的親衛,他不能丟下他們自顧逃命。他也不能潰敗,因為身后就是父帥的營寨,父親已受重傷。

    他們被困此地已三月,糧草盡絕,后援無人。

    朝中有奸人弄權,斷了糧草,不給救兵。

    目的就是要他父子死戰,戰死!

    父帥的營帳中只余一百老弱和受傷的親隨了。

    做兒子不能膝前盡孝,養你終老,那我一定要粉身碎骨為你擋住千軍萬馬。

    兒,去矣!

    身后,一將軍提烏金槍隨后掩殺,陣前所余三百步兵亦浴血相隨。

    一時狼突馬嘶!

    敵軍之中一將越眾,胯下一匹銀背青狼,高七尺,身量及尾丈余,手提一條嗜血狼牙棒,重六百斤,正是主將詹臺滅清。

    詹臺滅清大喝一聲,“來將下馬受降,饒你不死!”

    穆云怒喝道,:休得猖狂,先問過你小爺掌中之刀”胯下火焰駒撕風奮蹄,兩騎相交,早一刀劈下,這一刀不下五千斤之力。

    那邊詹臺滅清勇力非常,道一聲,“來得好!”狼牙棒朝天一架,硬生生接住。

    只聽刀棒相交,砰然震動,火星逸射之時雙方胯下之騎亦各自震退數步。

    穆云這一戰從天亮至此已近四個時辰,其間斬敵將二十余人,兵卒無數,此時腹中無物,早已力怯。這詹臺滅清自身神力如斯,又挾新力來戰,這一硬撼之下,穆云只覺雙臂發麻,眼冒金星。

    那詹臺滅清方道一聲“好!”余音未落,又大喝道:“吃本將軍一棒!”話音落,胯下銀背青狼向前一躍,詹臺滅清隨勢一棒如天花蓋頂,照穆云面門擊下。

    穆云不敢硬接,縱馬虛虛避過。

    兩騎交錯回頭,穆云率先發力,銅刀揮起,猛然劈落。

    詹臺滅清剛猛無儔,狼牙棒一輪,以力會力,迎面斜掃。

    “咣!”的一聲爆響,兩人一合而分,詹臺滅清微微一挫,而穆云后退數步,手中銅刀幾欲飛出。

    副將薛豹已提槍搶入,手中烏金槍如毒龍探穴直刺詹臺滅清。

    對方陣營之中亦有兩將搶到,一人使刀,一人使槍。

    轉瞬之間,兩軍步兵相接,第一波攻擊如潮頭相對,須臾各為齏粉。一時殘肢頭顱飛揚,肝腸披地,血如瀑流。

    薛豹金槍猝然而至。

    詹臺滅清爆喝一聲,狼牙棒如挾風雷,一棒打在槍頭。

    薛豹仰天一口激血噴出,雙手虎口迸裂,手中槍如驚蛇飛脫而出。

    敵方一將槍出如電,一槍猛然刺入薛豹肋下,左肋入,右肋出,一時戳了個對穿。

    穆云悲呼一聲“薛將軍!”勢如瘋虎。。。。。。

    營門焚毀,身后火勢尤烈。

    穆飛回首一望,看著一眾傷、病、老、弱、殘兵道:“飛自舉兵以來,計三百余戰,攻城略地,斬將奪帥,無不披靡,為我天奕皇朝江山社稷,恨不肝腦涂地,死而后已。今,群狼欺我,久犯國界,又國中奸邪作亂,自毀長城,斷我糧餉,絕我援兵,內外屠戮”

    穆飛元帥下馬,面一眾將士而跪,“飛自出戰以來,七千弟兄誓死相從,今不足百余,飛愧對諸位及家鄉父老!”

    眾將士面元帥而跪。

    穆飛長嘆道:“馬革裹尸,飛所愿也!然各位隨我征戰多年,而今卻陷此絕境,飛不忍再置各位于狼吻,拋尸骨于荒野”

    元帥道:“今皆散了吧,各位速速各自逃命去。如你等中有人幸得茍存,明年此時能為飛寄一卷黃紙,飛定自泉下不勝感激。。。。。!

    西風悲號。

    殘陽如血。

    一將士悲泣道:“元帥言重了,我等追隨元帥多年,生死無悔。今雖強敵環伺,但穆小將軍仍在死抗,以元帥之勇武,定能攜小將軍殺出重圍,望元帥他日再圖收拾舊山河,報我等之仇。今我等老弱、傷重者,已不能助元帥突出重圍,戰陣之中必徒增牽絆,請恕我等先行一步,余下者當隨元帥奮身殺敵”

    言罷,揮刀自刎。

    元帥不及攔阻,又數十人自刎。

    余下三十余者,怒而啼血,拔刀挺槍而立。

    此時穆云怒斬敵將三人,中三刀六槍,渾身血如泉涌。

    身后所隨三百人,被敵方三次軍陣沖擊,已無一人活命。

    詹臺滅清嘯叫如雷,又五將吶喊揮戈,穆云身死只在須臾。

    穆飛元帥怒馬血衣,身后三十余死士風馳電掣。

    約莫一箭之地,穆飛張雕弓,搭狼牙箭。

    人未到,暴雷似的大喝:“殺我將士者,死!”喝聲落,連珠箭三箭齊出。

    箭矢破空,瞬間即至。

    詹臺滅清大驚,急揮手中狼牙棒堪堪擊落一箭,另有兩將不及反應,皆中箭墜馬。

    敵陣中速有五狼騎越陣而出,欲截住穆飛。穆飛大喝一聲,槍出如龍,攜雷霆之怒,須臾間有三人中槍墜馬。

    另一邊穆云渾身血流不止,顫顫欲墜。詹臺滅清已無生擒之念,狼牙棒一蕩,正迎面擊落。

    眼看穆云已無力拒敵,生死懸于一線。

    穆飛目齒欲裂,口中噴血,胯下之馬縱馳之間怒將掌中烏龍槍凌空一擲。

    烏龍槍挾萬斤之力,裂石穿空而去。

    詹臺滅清不妨有此變數,狼牙棒尚未擊落在穆云頭上,烏龍槍已后發先至,從其后背透胸而過將他連人與騎獸齊齊定穿在地上。

    但,鐵槍脫手之際,穆飛亦被敵將一槍刺穿大腿,一時鮮血迸濺。穆飛奮不顧身,復拔出隨身佩劍,躍馬急救穆云。

    敵軍兵將山呼海嘯一般席卷而至。

    穆飛瞬間已沖至穆云馬前,急伸臂抓住穆云腰帶將穆云拿過來,放于鞍前。身后三十死士亦奮死保護,前突后擋急急殺出重圍。

    西風尤烈,暮云低垂。

    前面已是小山谷的入口了,別無他路。

    元帥終于力竭,胯下的神駒口中已吐出白沫,馬后死士盡皆戰死。身后狼嚎獸吼,旌旗漫卷,越迫越近。

    “看來真的是天要滅我穆家了!”,穆帥仰天悲呼?柘埋R兒忠心護主,猶自快跑,但生命力已在漸漸消泯。

    只見遠處雪峰巍峨,幾可遮天,茫茫無際。自此,穆飛已進入兩皇界的禁地。

    山谷入口,兩山夾峙,山上怪石嵯峨,幾無草木。馬行到此處,谷中忽然刮起一股大風,一時風沙驟起,天地皆暗。

    胯下的馬兒忽然渾身顫抖,發出一陣驚嘶,不敢再向前一步,疑似有洪荒巨獸在前。

    穆帥嘆息一聲,翻身下馬,將穆云的身體舉起扛在肩上。穆帥用手拍了拍伴隨征戰多年的馬兒,說聲:“你逃命去吧!”,話音未落,那馬兒砰的一聲已倒斃在地,卻是力竭而亡。

    身后的狼嚎之聲很快近了,但到了谷口,狼群皆駐腳不敢向前,狼背所負的一眾敵方軍士無不面容驚懼,皆躊躇不前。

    兩皇界的禁地數百年來無人敢闖,傳說,這里連接魔界之域,也有人說里面直通幽冥。數百年來,但凡有闖入之人,不論仙凡,皆有去無回。

    穆帥扛著一身箭簇的兒子的身體以劍杵地艱難挪行。敵陣中有將官不甘有如此結果,忽的喊一聲:“砍下穆家父子項上頭顱,賞金千萬,賞奴數百”。

    語落,眾將喧嘩,已有數十狼騎爭先馳入。

    穆帥兩眼已經發黑,骨子里一股不滅意志引著他的雙腿機械前行。突然“嗖嗖!”兩聲,背后兩只羽箭射入肩背,頓時倒地而亡,肩上的穆云也隨著一并摔倒在地。

    敵軍之中沖鋒在最前面的兩人已兩眼放光,揮舞長刀,只待上前來割下首節。

    敵軍眼看就要得逞,漫天風沙之中突然出現一片紅云,紅云翻滾迅速向谷外沖來,到得近前才見是幾千只六耳血蝠煽動雙翼遮天蔽日而來。

    這血蝠只存在于傳說之中,說是北域魔主的第七個兒子在神魔之戰中神魂被滅,后精血附在魔域血蝠之上,魔域血蝠逐漸進化成六耳血蝠。傳言六耳血蝠專門吸食一切有靈生物的腦髓和神魂,如今一見,眾人皆是驚得魂飛魄散。但還沒來得及逃命,血蝠翼展如電,只望人頭頂一個盤旋,隔著幾丈的距離立即有數人的魂魄隨著腦髓噴出顱腔入了血蝠之口腹。

    但血蝠浪潮一旦飛到了谷口,立即象撞擊上海岸的潮水一樣被阻斷飛行,似乎谷口有一道空間屏障或法力結界限制它們飛出山谷。只是谷外眾人已亡魂大冒,四散奔逃,一時相互搶道踐踏,死傷無數。

    夜色已降,無星無月。

    山谷里的血蝠群離奇的消失了,也許是飛到山谷深處去了,留在地上的是數十具無腦尸骸,奇怪的是穆云和元帥的身體安然無恙,并沒有被血蝠吸取腦髓。

    四周變得死一樣沉寂,氣溫驟降。不一會,天空竟開始飄起手掌大的雪花來,積雪堆砌,很快就將地上的尸首掩埋。半夜里,天空飄落的雪花越來越厚,并詭異的漸漸從白色變成了鮮血一樣的紅色,竟至后來整個山谷都變成了一片猩紅的血的海洋。

    難道,這里真的是連接北域魔境的地方?天空中飄下的是血嗎?

    最后血或者是雪終于住了,山谷深處猝然鳴響起一陣奇怪的聲音,似潮水一般的哭聲,又也許是夜魔的咆哮吧,一轉眼這聲音席卷至山谷的每一處,并引發出了一道旋風。旋風很快聚集在山谷的谷口,地上如血的雪被卷成一個巨大的圓柱直沖暗夜天穹。地面上穆云、穆飛的軀體隨后露了出來。

    穆飛的軀體已經凍僵,但奇怪的是穆云的身體卻在這時動彈了一下,接著又掙扎了幾下。

    好像他活過來了。

    他的雙眼已是猩紅之色,如同已經入魔。

    他掙扎起身體,向著山谷深處爬去,背上的箭簇如同刺猬的毛刺,觸目驚心。

    他緩慢的爬行著,如同前方有誰在召喚。

    爬行了不知道有多久,前面出現了一口井,這口井突兀的出現在山谷里,卻又像亙古以來就存在于此,言不盡的詭異和滄桑。

    看到這口井,穆云的身體里好像立刻充滿了力量,他加速向前爬去。

    快到井口時,井欄處矗立著一塊石碑,黑色的小小的石碑上赫然是兩豎猩紅的荒古文字逸散著無限威壓:地到此處是魔境,天到此處化幽冥。

    穆云的血紅色的眼中這一刻露出靈魂綻裂的掙扎之意。井中突然一道紅光噴出,卻是無數的六耳血蝠。血蝠圍繞在他的四周滑翔起舞,象是他的臣民,又像是他身體的一部分。

    穆云扶住井欄站起來,仰天一聲咆哮,突然投身于井中。身后的血蝠象接天的血水一樣追隨他回落到了古井里。

    天地復歸平靜,隨著最后一只血蝠飛入古井,那一眼古井也隨之陷入地下,神秘的消失。

    3。地星劫

    地星位面。

    地星紀,公元兩千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地星人類的信仰里,這一天是佛誕日。

    這一日某時,白川之畔,某人類居所。

    天有異象,黑云壓城城欲摧!

    頃刻間,天地齊暗,暴雨傾盆,狂風大作。

    黑云籠罩著的樹林、房舍、樓宇一處處坍塌。山川、河流之下,地脈瞬間開始紊亂,地下河流開始噴涌、沖刷大地。山丘和原野開始變形、翻滾、浮沉…

    人類的悲慟之聲沒有來得及發出,自然之偉力沛然莫御,天崩地裂之間,世界速速淪為煉獄…

    一座高數百丈的立地石佛,在他的腳下正承接著人世的香火,沒有人看見,這一刻,他緊閉了數千年的石眸里,忽然綻出了兩朵淚花。

    佛身不遠處,一個叫林小峰的少年和一個小沙彌突然被遠處翻滾而來的一口大鐘撞得血肉橫飛,魂飛魄散!

    在地星這一偉大星球的地脈深處,有一道幽冥的入口,遙遠的地宮里,一個佛陀發出了悲慟之聲:“末法時代終于來了,阿彌托佛!”

    自此,地星位面逐漸淪滅…

    

    作者閑話:

    少年時?础墩f岳全傳》、《楊家將》,被岳飛父子的忠勇無敵最后卻落得風波亭慘死不值;楊老令公撞死于李陵碑,界牌關八子去五,且忠、且烈、且悲、且嘆!

    所以這半章的曠世穿越和強行拼湊,也源于心底里的某種情懷,一種對心中英雄主義的個人救贖和同情。

    主角馬上出場了,他來自于地星(地球)。為什么選擇五月十二日這個節點,細心的人會看出來,這是對“五一二”汶川地震的簡單移植,那個時代,可歌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辽宁十一选五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股票0基础知识入门 德国赛车pk拾投注 内蒙古11选5推荐号码 排列三开机号和试机号今天查询 11选5旋转矩阵稳赚 大乐透彩票开奖时间 山东十一运夺金中奖规则 股票k线图分析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