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世間有仙宗,世間但無法(上)

章節字數:4632  更新時間:19-08-12 22:4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姑姑

    云蕩大陸。

    南越郡。姑蘇城。

    正是七月的天氣,下午的時間,天氣有一些炎熱。

    向南的閣樓上一個紅衣姑娘匆匆的跑進房間!靶》,你怎么了?”她緊張的對著繡塌上突然從夢里驚醒來的少年。

    少年急忙從榻上坐起身來,他揉了揉眼睛,“姑姑,我怎么在你的房里?”旁邊一個十多歲的綠衣丫鬟笑嘻嘻的道:“小峰少爺,還不是你的老毛病犯了,你在園中玩兒的時候突然暈倒了,小姐知道了就讓把你弄到這里來休息,你不知道,你這一覺已睡了三個時辰了,我和小姐都好擔心你呢!

    少年用手敲敲自己的頭,問道:“姑姑,是這樣嗎?”

    紅衣姑娘溫柔的看著他:“你最近一段時間已經連續三次出現這種情況了,我真擔心以后我不在了,你該怎么辦啊”

    少年跳下床來,抓著紅衣姑娘的手說,“姑姑,你真的要走了嗎?”

    紅衣姑娘嘆了口氣,“此次碧云宗招收外門弟子,姑姑好不容易被僥幸選上,這是整個家族的大事,姑姑自己也很想去,這關系到以后的修仙路途,是決定姑姑一生的事。難道,你不想姑姑去嗎?”

    這叫“小峰”的少年也就十二三歲的年紀,生得眉目清秀,但天生體質贏弱。不過其心性十分堅韌,也算是知書識禮。他見自己的姑姑如此說,忙回道:“峰兒自然是為姑姑高興的,聽說碧云宗在整個云蕩大陸的宗門排名不低于前五十位,世俗中有多少人想跨入仙門,進入碧云宗去修煉都苦無登天之路,姑姑你天資聰慧,靈根獨秀,今喜得仙門垂青,是整個宗族的喜事啊,峰兒哪里有不希望姑姑能好好把握這平步青云的機會呢!”

    紅衣姑娘聽他這么說,只是兩眼抹淚,憐愛的看著少年道:“只是你的病不見好,姑姑會去的不安心”

    少年懂事的伸手去擦姑姑臉上的淚痕,道:“姑姑不用為峰兒擔心了,峰兒這是老毛病了,這么多年不見好,卻也死不了,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他又促狹道:“反倒是姑姑堂堂琴劍仙子,怎么可以在我等凡夫俗子面前流淚呢,這有損仙家風儀!”

    紅衣姑娘見他象一個小大人這樣調侃她,遂忍俊不禁,伸出素手來,屈指在少年頭上敲了一下,笑罵道:“你倒是長進了,敢來取笑姑姑我,看我不敲死你”

    這樣一鬧,房間里一掃陰霾之氣,紅衣姑娘道:“小翠,去把峰兒少爺的蓮子羹端上來”

    旁邊站著的綠衣丫鬟應聲去了。

    見丫鬟去了,少年壓低聲音問道:“姑姑,我怎么最近每一次暈倒后都會做同樣的夢?”

    紅衣姑娘道:“還是你之前講的那些什么外婆、小舅媽、太極拳、八卦掌之類的奇奇怪怪的夢嗎?”

    “是的,但剛剛我夢到極為恐怖的事情了,現在想起來還如在眼前,仍有幾分后怕!”

    紅衣姑娘輕聲問道:“什么夢把你嚇的?”

    少年嘆了一聲,心有余悸的道:“我夢到我死了,跟一個和尚被一面大鐘撞得魂飛魄散,身如齏粉!”

    紅衣姑娘見他如此說,也是吃了一嚇,但只好安慰道:“不過是個夢罷了,不要太在意!”話雖這么說,但兩人都覺得這樣荒誕離奇的夢長期的困擾,而每一次都伴隨著暈厥的出現,各自心中也甚是不安。

    這時小翠剛好推簾進來,手里端了新燉的蓮子羹。小翠一邊把托盤放下,一邊向紅衣姑娘道:“稟小姐,樓下的水榭旁,有碧云宗的張仙人想要上小姐的閣樓來,被我擋住了,我告訴他這里是小姐的閨閣,實在不便接待仙家貴客”

    紅衣姑娘聞言,臉色微微一變,道:“這碧云宗的張師兄怎么如此無禮,族里不是有幾位長老陪著他嗎?”

    少年聞言道:“姑姑,這碧云宗的張師兄是什么來頭?”

    紅衣姑娘看了他一眼,嘆了一口氣道:“這張師兄是此次碧云宗來姑蘇城負責迎迓外門弟子的主事,姑姑這次與宗族內的林明知哥哥能在數百位俊杰和巾幗中脫穎勝出獲得入選碧云宗外門弟子的名額,除了個人努力,家族支持之外,這張師兄也甚為關鍵”

    少年試探著問道:“那家族里對這張師兄一定也沒有薄待吧?”紅衣少女微微一嘆道:“這也是我深恐會愧對家族栽培的原因”說完她對綠衣丫鬟道:“小翠,伺候峰少爺把蓮子羹用了”她又回頭對少年道:“你先用羹,姑姑去去就來”言畢,也不待兩人回答,急匆匆的下樓去了。

    2。外門張師兄

    曲廊幾回,水榭就在荷花池畔。荷開田田,水天澄碧。一白衣青年背負長劍,倚欄而立,頗有幾分仙宗大派弟子的氣度。

    回頭看到回廊另一頭一紅衣麗人英姿颯爽,迤邐而來,白衣青年不覺情性勃動,展顏呼道:“琴音師妹!”

    紅衣姑娘從閣樓中下來,并沒有佩劍,但紅衣勁裝,衣袂飄飄,仍是英姿逼人。

    紅衣姑娘到近前拱手施禮道:“琴音給張師兄見禮了!”

    那叫張師兄的青年不覺上前抬手扶了一下她的手,道聲:“師妹,客氣了”琴音臉上一紅,退后半步,嬌容一振道:“這次我林琴音有幸能蒙張師兄青眼,入得仙門,感激不盡!”

    那張師兄眉梢眼角略帶得意之色,道:“好說好說,只要師妹日后不要忘了師兄的好就是了”

    林琴音頷首道:“沒齒不忘,正不知如何能報師兄大恩之萬一”

    張師兄聽后大喜,雙眼灼灼道:“師妹言重了,有幸與師妹這樣的玉人結識,以后在外門中,師妹盡管打我的旗號,自然沒人能欺負你”

    說話中,白衣青年不覺又進了一步,面上隱隱有幾分曖昧之色。

    林琴音大囧,急忙向后退出一步,玉面微微變色道:“張師兄,我族里安排有幾位長老負責隨行招呼師兄,怎么沒有見到他們呢?”

    張師兄嘿嘿一笑:“本師兄不需要那幾個老頭子陪同,只要有師妹在就行了”言語之中隱有所指,并伸手來揾她。

    林琴音心中惶恐,略有慍色道:“張師兄請自重!”自是伸手拍開那手。

    那張師兄見她如此反應,臉上勃然變色,微微怒道:“琴音師妹,你剛剛還道要報答師兄我,怎么馬上就翻臉不認人了?”

    林琴音大囧,不由嗔怒道:“張師兄好沒道理,琴音說的報答自有琴音的方式,如師兄有什么曖昧之念,恕琴音難以做到”

    “哼!”回廊不遠處閃出一錦衣厚履,年約四十的中年人。那人面露寒霜,正入得水榭來。卻是這姑蘇城林氏宗族的四大長老之一的三長老,人稱霹靂手的林三爺。

    琴音急忙行禮,叫了聲:“三哥!”

    林三爺沒有理會林琴音,卻急忙向那張師兄行了一禮,言語甚恭,說道:“張仙長得罪了”更側臉對自己的小妹林琴音喝到:“十九妹,你怎么可以對張仙長如此無禮?如果不是張仙長開恩,這次去碧云宗的名額怎么會輪到你?”

    林琴音低頭道:“我…我…”

    “我什么我?趕緊向張仙長賠罪,你如此態度,以后在碧云宗如何讓張仙長幫你?”

    林琴音無奈向那張師兄拱手道:“張師兄…海涵!”

    那張師兄見有第三人在,一時不得作色,只好到:“以后都是自家師兄妹,無妨!”言罷轉身出了水榭,悻悻而去,好象倒真的是林琴音有錯在先了。

    林三爺狠狠瞪了林琴音一眼,一溜小跑,趕緊追那碧云宗的張師兄去了。

    3。母親遺物

    蓮子羹入腹,林小峰趴在小窗上,北望遠天。目光穿過河流和對面的山巒,心里尋思道,“這碧云宗到底在哪呢?”眺目云天之外,他很是神往。

    “小翠,如果給你一個機會,你愿意去碧云宗嗎?”林小峰回頭看了一眼繡塌前的丫鬟小翠。

    這丫頭也是十四五歲的年紀,正是人生多夢的年齡。聽他這么一說,剪水雙瞳不覺微微放光,道:“小峰少爺不要取笑奴婢了,奴婢哪有什么修仙的靈根,何況…何況奴婢是什么命?奴婢好好伺候小姐和小峰少爺你就好了!

    言罷那丫頭又幽幽一嘆,道:“只是,這次小姐入了仙門,小翠不知道大夫人和林管家會安排小翠去服侍哪一房的太太小姐”說著,不覺垂下淚來。

    “小妮子你瞎擔心什么呢?”正說著林琴音急火火的上了樓來,心里正自不快,不覺對小翠微嗔道。

    林小峰忙解圍道:“姑姑,小翠她不過是舍不得你,才這般說話”見自家姑姑臉色不太好看,忙又問道:“姑姑,你這是怎么了?莫不成是誰不長眼,冒犯到我們家仙子了?”那小翠觀她臉色趕緊跑去奉茶了。

    林琴音讓少年坐到自己近前,拉著只比自己小了七八歲的小侄子的手,嘆了口氣,道:“峰兒,你自小多受磨難,是你娘臨死前將你托付給我管看,林家雖大,但與你相好相熟的沒有幾個,姑姑擔心,我這一走,你以后如何在家族里與人相處,難保不受人欺負!

    原來林小峰的父親本是林氏長房庶出,排行第七,少年之時頗有英武之名,并曾有幸拜入碧云宗成為雜役弟子,宗族之內亦有盛名。二十四歲之時迎娶同為雜役弟子的小師妹,南越郡另一大姓王家的一個偏房庶出的小姐,亦算是珠聯璧合的神仙眷侶了,時為同人所慕。

    然好景不長,據說一次碧云宗后山被外派所侵,門下弟子死傷無數,雜役弟子中有多人亦未能幸免。而此次事件中,林小峰的父親受傷很重,母親被擄走,師兄弟們本以為他母親兇多吉少,但不曾想半個月不到他母親竟奇跡般回來了,而被擄走的半月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他母親也未能交待清楚。于是宗門有所懷疑,便將他夫妻二人一同逐出了門墻。

    林小峰父親重傷難治,加之心情抑郁,半年而亡。其父卒亡之時,其母已有身孕數月,其父亡后,便有坊間風言風語傳出,言其母腹中之物不潔,非林家骨血。林家、王家皆是大姓,人言可畏,自此對其母百般厭惡,受盡白眼。林小峰六歲時,其母終因不堪眾口之獄,吞金夭亡。年幼小峰幸得其小姑,即林家十九妹林琴音代嫂看顧,林小峰方得一片生存之地,順利長成。

    林小峰見姑姑言及過往,目中自是盈淚,遂跪在姑姑膝下道:“姑姑再造之恩,峰兒沒齒不忘,想來天無絕人之路,姑姑走后,族內宗親念在姑姑面上亦會對峰兒照拂一二,不至做出絕情之舉!

    林琴音將他摟在懷里,安慰道:“你畢竟是林家骨血,你大奶奶亦答應我會顧看好你,只是,以后姑姑不在的時候,你要自強了”

    林小峰輕輕推開姑姑懷抱,凝眸對著姑姑道:“姑姑放心,峰兒會自強的”

    林琴音見他目光堅韌,心內暗自嘆息,“可惜峰兒修真練氣根骨太差,至今丹田未見氣感,不能修煉”

    不過練武修真之路不通,林小峰亦算生得聰慧異常。林琴音為他請了私塾先生自小教誨他詩書禮儀,他往往能舉一反三,頗通文理,甚為可喜。但畢竟以修真為上的世界,這終究是落了下乘。

    這且不表。林琴音忽然記起一事,忙從閣樓的儲物箱里拿出一物,三層錦帛打開之后,亮出一軸畫卷。她纖纖素手徐徐展開卷軸,林小峰見那軸畫卷上畫了一卷如墨的雷云,雷光隱在云中,層云之下蓄著淋漓的雨意。細細觀之,用墨頗有蒼古之意,孤絕之感。

    除此之外,畫中之景更無一物,也沒有題跋,不知此畫是何人何年所作。

    見林小峰怔怔不解,林琴音道:“此乃是你母親所留之物,臨死之時交待我務必讓你貼身保存,今姑姑一去仙門不知何時才能見你,索性將你母親所托之物就交到你的手上。此物我觀之不知有何寶貴之處,但是為你母親所遺留之物,還望你好好收藏!

    林小峰疑惑道:“難道是我母親早已知道我不能修真,要我臨摹此畫,日后做一個世俗中的畫匠討個營生么?”

    林琴音搖搖頭道:“你母親沒有說,你且好好收下吧,以后自己閑余之時,再拿出來研究”

    母親之物,怎敢推卻,林小峰小心翼翼再用錦帛將它包好并放在手邊,準備離開之時再將之帶走。之后,林琴音又給了他一些金帛銀票,供他日后用度,林小峰亦未推辭。

    交待完林小峰的事情,林琴音道:“峰兒,今晚族內會大張筵宴,一是慶賀我與林明知哥哥明天啟程去碧云宗,第二也是致謝碧云宗的張師兄。時間不早了,我要準備今晚之事,也要為明日出行的諸多瑣事到大奶奶房里報告,姑姑就不留你在這邊了!

    林小峰上前握著姑姑的一雙手道:“姑姑,此去仙路遙迢,望姑姑珍重,以后仙凡有別,峰兒也許沒有機會報答姑姑教導之恩的時候了,峰兒唯有在心里祝福姑姑,愿姑姑安好,早日修得無上仙法。也祝姑姑在仙門之中早日找上如意郎君,常伴左右!

    林琴音見小侄兒說得情切,不覺泫然欲泣,但后面見他又說到兒女之事,面上一紅,伸手在他額頭敲打了一下,笑罵道:“小鬼頭,你才幾歲年紀,休要來取笑姑姑”心中忽然又想到之前張師兄的孟浪之舉,便隱隱不安,自是不再言語。

    林小峰以為姑姑是為別離之情難過,便乖巧的拿起那卷畫軸,向林琴音道別一聲出了閣樓而去。

    

    作者閑話:

    請朋友們支持!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吉林快3压大小规律 重庆幸运农场幸运三 pk10稳赚投注公式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湖北福彩30选5官方查询 大乐透中奖规则表说明 金钥匙配资 内蒙古快三49期链接 北京8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数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