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此去修仙路(上)

章節字數:5442  更新時間:19-08-14 23:51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林師妹,是你在呼救么?

    一行十數人縱馬疾馳離開姑蘇城前往碧云宗方向行進。此去碧云仙宗路途雖近萬里之遙,但按火焰駒的腳程,晚上不用趕路,三日余即可到達。長途低空御劍穿越城鎮,恐太過擾民,又因要照顧到地面騎行的眾師兄弟,碧云仙宗三位師兄在飛越姑蘇城一段時間之后就收了飛劍將身形降落到了地面。隨行備有多的馬匹,三人加入到隊伍里,領著眾人浩浩蕩蕩而去;鹧骜x為馬中神品,世俗之人遠遠看見馬隊馳騁并不敢上前來騷擾,傍晚時分,隊伍已至兩千里外。

    姑蘇城里的這幫子弟仍屬世俗中人,雖各人都修有靈力,中午趕路途中無需打尖停駐,但晚上仍然是要修整補給的。過了流云峰,有一個小鎮,叫雞頭鎮,鎮上也就三二十戶人家,這里有唯一的一家客棧名曰雞頭館,多為流放在外的兇頑之徒或路過的修真者臨時留宿。因為畢竟太過偏僻,時有豺狼虎豹出沒,少有過往商賈停留,生意十分的清冷。

    碧云宗的名聲遠近聞名,此地當屬宗門勢力影響的范圍,張師兄等亮明碧云宗弟子身份后,客棧掌柜分外殷勤招呼。此處房間雖然簡陋不過尚干凈,如此窮鄉僻壤已屬不易了。

    林琴音分到的房間在客棧二樓東頭最邊上,極少出門遠行的她心里既興奮又忐忑,快到中夜也未成眠。

    林琴音想起今日里沒有見到林小峰前來為她送行,心里實有幾分不安和遺憾。這一別去,心里除了不舍諸多親人,最為牽掛的就是這個苦命的小峰侄兒了。林小峰父母的早逝激發了她母性中天生的柔情,甚或無限的憐愛。

    林琴音心里想著他越發的無法入眠,于是坐起來盤腿在床榻上打坐練氣。數息后心內漸漸安靜,氣感上來,方要入定,卻感覺似有人在房前走廊里躡腳走動。林琴音本身修為已至煉氣境七重,耳目敏銳,落葉飛花之聲亦逃不過她的雙耳。

    她心中正在驚疑間,房門被輕輕叩響。屋外已有人凝聲傳音進來,“林師妹,可已安睡?”

    林琴音一聽,分明是張師兄的聲音,心中雖十分的惱怒,卻不知該如何作答。

    猶疑之間,房門竟從外無聲的開了,微涼夜風撲面而來。

    修真者的手段里,世俗的房門自然是阻不了人的。林琴音迅即拔出枕間長劍,聽風辨位一劍刺出。但劍刺出一半劍鋒卻已被來人伸指鉗住,任林琴音如何使力,手中之劍亦不得動彈半分。

    聽得黑暗中張師兄低聲道:“琴音師妹,師兄只是關心你的安危,過來問問,你不必驚慌”

    林琴音心中氣苦,恨聲道:“張師兄請自重,你貴為仙門外門弟子翹楚,何以暗夜孤身入得師妹我的房門?這算哪門子關心安危?”

    張師兄嘿嘿一笑:“白天人多,師兄如何能表白心中對師妹的關心啊,只能等了夜靜無人方能卿卿細語”言罷,兩指使力將劍鋒引過一旁。雖黑暗之中,但憑修真人的夜視之力琴音亦可看得分明,那張師兄正欲靠過身來。

    林琴音心中羞憤,另一只手并指如劍戳向張師兄面門,但她這點微末之技如何可以得手?她的雙指未到,張師兄早揮指彈出一指出靈力,輕輕擊中了她的麻穴。林琴音全身一僵,瞬間無法動彈。

    張師兄欺身上來,口中言道:“琴音師妹,我們雖然相識尚淺,但初來姑蘇城,見師妹豐姿如玉,師兄我其實早已心儀。師兄自問在宗門也算根脈深厚,自能助你日后騰達,不知師妹你是否有意與我結為道侶?”

    林琴音聽他如此說,心道情勢逼人,不如暫且虛以委蛇,避免受辱。念頭一轉便道:“張師兄,師妹我也曾聽聞另外兩位師兄言及師兄在宗門中風采無二,日后必然需要師兄照拂,即使有幸能與師兄結成道侶之事那也是師妹我攀龍附鳳了。不過,今夜師兄突然提及,師妹我心里也完全沒有準備,此事非小,不如明日再敘如何?”

    張師兄聽她如此說,多少也能猜到她是推諉之詞,不過他也不便太過用強,畢竟隔壁住著其他師弟師妹,驚動了就失顏面了。遂言道,“既然師妹如此心意,日后宗門里還時日長久,也的確不必急在一時”他說這話,不過仍是威脅之意,大意是入了宗門,你一個新人,自然逃不過我的掌心。

    如此以來,總不能賴著不走了,不過趁興而來,什么也沒有撈著,心里又覺得殊為可惜,這張師兄心念一轉,又道:“既然師妹也是對我有意,那師兄我能有一個小小的請求么?…”

    林琴音本來見了他有去意,正有僥幸之感,忽又被他這一句話搞得心里懸了起來,她心知他也許不會有什么好話,卻也不得不低聲問道:“張師兄真是折煞我了,請問有何讓師妹我效勞之處?”

    張師兄觍著臉壓低聲音道:“只是想感受一下師妹的溫軟小腰,師妹既然遲早是我的人,那就讓師兄先摟過一回,算是你情我愿心里先確認了日后的道侶關系”

    林琴音聽他說話如此下流,不覺羞怒交加,怒聲斥道:“都說仙門正氣浩然,你身為仙宗外門表率,怎可這般無恥?”

    只是她話雖難聽,哪里能阻止張師兄伸向她腰間的那只手。只覺腰間毒蛇般惡心的手指伸過來,林琴音悲怒交集,不由忍不住大聲喊了出來:“救命!…”

    她這一聲喊,聲音立時傳出好遠,張師兄原本以為她會顧及到利害關系不敢出聲呼叫,這時自然是來不及阻止了,但他處變不驚,迅速退出了房門。

    只聽得一陣樓梯聲響動,西邊好幾個房間都有人跑過來了。張師兄應變迅速,已在門外開聲問道:“林師妹,是你在呼救么?”話音剛落,當先沖入了房間并擋在門口,然后從懷里掏出了一顆小小的夜明珠,幽幽光亮一下照亮了房間。

    林琴音身著粉紅褻衣右手持劍,怔怔的站在臥榻前,羞怒盈淚道:“張師兄,你…”

    梨花帶雨,分外動人,張師兄一時神為之奪。但他迅速回頭對門外的一名女弟子交代道:“蔡小娥師妹,你進來看看,林師妹是什么情況”說話間他指尖揮出一指靈力悄悄解開了林琴音的穴道。

    走廊里的其他人都被張師兄的身形阻在了門外,一個素衣持劍的女子應聲跨了進來。

    蔡小娥比林琴音小了一兩歲,也是明眸皓齒,只是身量氣質略略遜了林琴音兩分。大家都是姑蘇城來的,之前雖然不熟,但如今出門在外,自然生出了幾分親近之感。蔡小娥上前關切的問道:“林師姐,你這是?…”

    林琴音低首道:“沒事,剛剛門外有風吹過,荒郊野村,師姐一時有些膽怯,錯以為有人在敲門,讓師妹見笑了”

    她又抬起頭,冷冷看了張師兄一眼,道:“琴音初次離家遠行,沒有什么見識,今晚打攪到各位師兄師妹了,給大家賠罪了!”說完對著門外拱了一禮。

    張師兄見她居然應變如此自如,幾乎不動聲色,心里也是大感詫異,但迅即反應過來,忙帶頭道:“無妨,師妹平安就好,這荒郊野嶺的,師兄我也是很擔心大家的安危,所以一聽到師妹這邊呼叫,就第一個趕過來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林琴音也不言語,只是抬頭向門外喊了聲,“我林明知哥哥在么?”

    走廊里一個聲音道:“琴音妹子,我在的,你如何了?方便哥哥進來看看么?”說罷就越過幾個位往屋里來。

    林明知一邊往里來,張師兄一邊往外去,有意無意的阻在門口,然后他對著外面的師弟師妹們道:“沒有什么事,只是虛驚一場,大家回房歇息吧,明晨一早還要趕路”

    屋外一眾人見他這么說,都立刻散了,各自回房。林明知自然被他有意無意的阻住了。張師兄語氣不容置疑的道:“林師弟,沒事了,你兄妹間有什么話明天再敘吧,畢竟這里也是女房,有所不便。再則,有蔡小娥師妹在此,不會有事的”說罷這話他回頭意味深長的看了林琴音一眼。

    林琴音當然能明白這一眼里的威脅之意,也是迅速說了句:“明知哥哥,你回房里歇息吧,有蔡師妹、張師兄在,你不用擔心”她說到張師兄三個字時有意無意語氣重了一些,張師兄自然是聽出來了,卻也裝作若無其事的對蔡小娥說了聲:“蔡師妹,煩請你陪林師妹說會話,如果沒有什么事你也去歇息吧,不要耽擱了明天的行程”

    言罷,張師兄先自轉身去了。

    蔡小娥低眉應了聲,道:“好的,張師兄”

    林明知在房間外聽得仔細,見張師兄出來,也不好再進房間里去,遂跟在張師兄身后一起往走廊的另一頭走去。

    張師兄出門時,隨手收走了夜明珠,人走后,房里屋外一下安靜了下來。

    林琴音用火折子點著房間妝臺上的銅燈,然后低聲對蔡小娥道:“蔡師妹,今晚都怪我,打攪到大家了,你也回房歇息去吧”

    蔡小娥見她眼中隱著淚痕,心里恍恍惚惚總覺得有什么不對勁,卻又想不出到底是原因,見林琴音既然如此說,也只好道:“那林師姐你也趕緊歇息,我就隔你兩個房間,如夜里有什么事你再叫我,我先回房間去了”

    林琴音點了點頭,目送著她出去。

    2。姑姑走后

    今天是小姑姑走后的第二天了,小峰總感覺到心里象是丟失了什么重要的東西一樣,有一種莫名的失落感。不過他把一切情緒都掩藏在了自己心里,早晨照例象往常一樣去了族里在西園的私塾。

    私塾里是修文的。修真的世界里,修文或術數或丹青或琴藝等等那些都是為修真者所看輕的,世家子弟出生后從可以修煉的那一天開始便會接受家族里武煉的熏陶,并在此后一生都將追求一條個人的修真之路。除非天生不具備修真的資質,就象小峰這樣的另類。

    按說小峰的父母年輕的時候也是姑蘇城赫赫有名的修煉翹楚,家族血脈傳承下來,小峰不一定會青出于藍,但也不至于氣脈不通,靈根不顯,成為修煉廢材。只是天意弄人,事實就是如此,小峰天生殘脈廢體,無法修煉。

    在小峰年幼時,他的母親、小姑姑也曾想盡一切辦法促他修煉,但如今他已經一十二歲了,丹田里仍修不出氣感,連小姑姑都已認定,小峰此生無緣修真了。

    家族的私塾就是家族里為那些不能修真的子弟們開的修文的學堂,當然,可以武煉修真的子弟的識字啟蒙也會放到私塾里。只是家族里的私塾可是分等級的。

    林家宗室的私塾有八個,西園的這一個是檔次最低的,主要是宗室里為了獎勵那些有功于族里的仆役、下人們而專門為他們的子嗣開的識文私塾。而小峰這樣的,屬于不受家族待見的宗族子嗣,也被貶到了此間學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等級,就有爭斗。所以即使小峰“貴為宗族子嗣”,但在這里,因他一個人身份特殊,反而被同齡的學友看不起,常常受到欺辱。

    這里的所有人都明白他只是家族的棄物,他不過僅僅是姓林而已。

    但小峰很勤學,他把人間的所有不堪都轉化成自己成長的動力,除了夜里偷偷修煉之外,在私塾的學堂里他總是安安靜靜的聆聽先生的教誨,舉一反三的領悟書簡上的文字真意,在學業表現上聰穎非常,一騎絕塵,深得私塾先生的欣賞。

    今天仍與往常一樣,小峰來的不遲不早。十多人的學堂往常這個時候最多到了半數,但很奇怪今天學哥學弟們都早早的到齊了。今天是什么風?大家突然都這么愛學習了?

    小峰習慣性的走向他的座位時,發現他的座位居然被人占了。一個胖子坐在他的位置上,象一堆肉山。胖子見小峰訝異的神情,橫過眼,不屑的說道:“這個位置以后是我的了”

    小峰冷靜的問了句:“為什么?”

    胖子站起來哈哈一笑,說話時口水都噴到了小峰的臉上:“沒有為什么,從昨天十九小姐離開林家時,你就不屬于這里了,今天我代表大家正式通知你!”

    小峰臉色微微一變,道:“我林小峰在私塾上學是家族安排的,跟我小姑姑有什么關系?你有什么資格這么做?”

    旁邊另一個體量瘦瘦的學童站起來嚷道:“誰不知道你是你那早死的娘所生的野種啊,如果不是十九小姐一直罩著你,我們才不會跟一個野種在一起讀書呢”他這番話說完,學堂里其他人立刻就哄笑起來。

    小峰只覺得血沖頂門,雙眼要噴出火來,立刻上前去擰住他的衣領,恨恨的說道:“你才是個賤種,我是林家的子嗣,流的是林家的血,不容你這個賤生賤養的小畜生取笑本少爺!”

    “少爺?”“哈哈哈!”旁邊的胖子走過來,“你是少爺我們是什么?我們豈不是你的爹了?”

    小峰邪從膽邊生,丟下那瘦子,回身就對著胖子的肚子一拳,他的體質雖然不能煉氣,但體術和拳頭的力量在這些同齡人中卻是無敵的。他一拳下去,那胖子就象肉山崩塌一般砸在了地上,半響沒吭出聲。胖子哇的一聲,從胃里噴出了一地的穢物。

    今天的事估計也是蓄謀已久了,立刻就有幾個學童圍上來撕打小峰。小峰悍然不顧,揮舞拳腳,兩下就把他們打得東倒西歪,奪門而出。

    出得學堂的門,私塾先生正要往里趕,兩人擦身之時差點就撞上了。先生見他急火火的奔出來,拉住他,伸頭往里一看,見學堂上狼藉一團,哭鬧聲一片,心里大概也已知道了幾分。遂對他嘆了口氣,說道:“小峰,你走吧,不要再來這里了”

    小峰在先生跟前不敢失了禮數,忙躬身賠罪道:“難道先生也嫌棄小峰嗎?這不是小峰的錯!”

    先生扯住他的衣袖到了外面,說道:“不是先生我嫌棄你,是先生知道你其實為家族所不容。剛剛我在他們跟前幫你說了幾句話,這西園的林管家就把我辭了!”

    小峰怔怔的望著眼前個頭瘦小,頭發花白的先生,一時不知所措,他急問道:“先生你說的他們是誰?是誰容不下我了,小姑姑一走,他們就膽敢趕我走了?”

    林小山見先生低頭不言,心里知道先生不敢講家族里的事,他畢竟是一個外人,一個象自己一樣微不足道的人。他胸中抽搐了一下,向先生說道:“先生,既然是這樣,我愿意走,只希望他們能留下您,不要因為我,讓先生您受連累!

    先生無奈的嘆了口氣,搖搖頭,丟下小峰一個人在原地,轉身默默走了。

    林小峰正不知所措,忽見一群學童遠遠擁著一個人風風火火的奔了過來,來人遠遠的大吼著:“林小峰,你膽子太肥了,居然敢打傷人了?”

    林小峰冷冷的注視著那人走到近前,來人正是這西園的林管家。林小峰冷冷問道:“林管家,我是林家的少爺,他們欺負我,我打他們怎么了?”

    林管家一怔,迅速回過神來,嘿嘿一笑,說道:“時至今日,林家還有誰當你是少爺?你一個人人厭惡的野種在林家茍活十二年,要不是十九小姐可憐你,你早就被趕出林家了。你還真以為你是少爺?你要是少爺就不會住在西園那個下人都不去的小院子了,你省省吧!”

    小峰的頭腦一陣轟鳴,心涼到腳底,喃喃道:“是的,所有人都厭惡我,覺得我是多余的”他本來還想去找自己的爺爺、奶奶說理去,看來是不必要了。

    是的,林家如果不是小姑姑護住自己,自己早已不該屬于這里了,好了,也許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他木然的轉身,留下一幫幸災樂禍的人吹著口哨看著他離開…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类似于pc蛋蛋 湖北11选五任三遗漏 黑马计划软件官网 韩国快乐8开奖查询 黑龙江6+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排列五今天写什么码 北京市11选五一定牛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体育彩票浙江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