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此去修仙路(中)

章節字數:5668  更新時間:19-08-15 22:33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潭中水蟒

    天還沒有完全亮開,馬隊已開拔。

    對于其他人來講,昨夜林琴音的呼救也許真的就是一個烏龍,沒有人再問她什么。而林琴音本人也象是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經過昨晚的事,反而多了兩分沉斂之氣。加之本來玉容嬌艷,英姿動人,隊伍里的其他師兄弟都難免流露出了傾慕之色。只是她一貫的淡淡的拒人千里之外的神色,大家也不敢輕易對她生出親近之意。

    一路無話,一行人穿山過嶺放馬馳騁,這十數個新人,除了林琴音之外,其他人心里多是春風得意馬蹄疾的心情,仿佛已覺得仙宗在望,很快就將登臨仙門,修煉仙宗功法了。至于碧云宗的三位師兄,估計是各懷心事,沒有這些菜鳥級的想法。

    穿過幾座城鎮,馬隊繼續奔跑在官道上,這一去已經數個時辰,估計距離雞頭鎮已一千多里了。馬隊漸漸轉入了一段山道,山道倒還平闊,兩旁花樹、溝渠、山丘飛一般掠過,天地開闊,陽光燦爛,景色尤其嘉美。

    張師兄縱馬在前,正疾行間,忽然勒馬停了下來,后面的人急忙齊齊收韁控馬,這些馬都是仙門良馬,十分神駿,并沒有因為疾行時突然停下來而亂了腳步,一陣長嘶過后,都是馬頭馬尾相接,整齊劃一,步調一致。

    碧云宗的另外兩位師兄越眾走出隊伍,其中一位王姓的師兄問道:“張師兄,前面有什么情況嗎?”

    張師兄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對另一位趙姓的師弟道:“趙師弟,前面道路盡頭有塵煙彌漫,疑似山體坍塌了,你御劍前去探探”

    那趙師弟道聲好,拋出長劍迎風一展,那劍立即漲為一丈,趙師兄飛騰而上,須臾間往前去了。眾人還沒回過神來,須臾間趙師兄已御劍回來降落在跟前,他收了飛劍后道:“果然如張師兄所說,前面的路斷了,不能再前行了”

    后面的一眾新人正為他的御劍風采所傾倒,聞言皆是不語,都等著張師兄定奪下一步如何處置。張師兄對王師兄道:“王師弟,這一段路你比我們熟悉,你看如何處理方好?”

    王師弟沉吟半響,道:“如果要繼續走官道,我們要回頭繞行近兩百里,恐耽擱太長時間,我們晚上就到不了計劃歇息的地方。剛剛我們曾路過一個路口,回頭也就三五里地,如從那條小道超一段近路,再穿過一個峽谷,就回到官道上了,會節省不少時間!

    張師兄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走峽谷穿過去吧”他正要領頭撥轉馬頭,卻見趙師兄面露難色道:“張師兄,需要提醒一下,我們需要繞行的那個山谷叫狐仙谷,這幾年鬧過有狐仙出沒,出過事,死過人!

    張師兄呵呵一笑,道:“管它什么狐仙還是狐妖,我們仙門中人本來就是以降魔衛道為己任,何況這還在我碧云宗的范圍之內,師兄弟們既然遇上了,就更要有一番作為,索性捉它幾只狐貍回到宗門,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他回頭對一眾師弟師妹道:“眾位師弟師妹以為如何?可否敢一道去降妖除魔?”

    眾人面面相覷。

    林明知與蔡小娥見無人回應,便在人群里高聲道:“但憑張師兄吩咐,有三位師兄在,我們還害怕什么狐妖狐怪”

    人群里另一位李姓子弟也大聲喝道:“我們修仙之人,怕什么妖魔鬼怪,正要跟三位師兄去見識見識”其他人見他們這么說,也只得硬著頭皮喊道:“獵狐妖,過峽谷…”

    張師兄呵呵一笑,道聲:“這才是我們碧云宗弟子應有的氣概,走,回頭!”遂率先回轉馬頭奔行而去。

    約莫繞行了半個時辰的小路之后,一條山谷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山谷兩邊山巒圍峙,遠看林木森森,近看幽壑重重,一條流水從谷中蜿蜒而出,一旁荒徑相伴碧草萋萋,流水與山徑如纏繞著的兩條碧蛇伸向山谷深處。

    此處山水之美與別處不同,自有鐘靈秀逸之感。

    眾人乘馬緩緩而行,因知道這里是傳說中的狐仙谷,生怕下一刻有危險降臨,心中各自暗暗戒備。

    入得谷來,張師兄領先前行,由王、趙師兄斷后,隨著行得深了,云嵐霧海漸至,眾人頓生縹緲之感,如入仙境。偶或聽聞遠處有虎嘯猿啼之聲,鶴鳴雁行之息,更有塵寰遠去之感。

    除碧云宗三位師兄外,其余弟子皆是第一次到達如此盛景,很快大家就忘記了之前王師兄說起的什么狐仙谷傳言,遂慢慢放松了戒備,各自四處登高張望,流連不已。

    林琴音自于昨日見識了張師兄的丑鄙之后,便遠離了他的身邊,與蔡小娥,還有一個叫黃茉莉的小師妹三人呆在隊伍的中間。這一行十四人里,就她們三人是女孩子,其余的師兄弟把她們如眾星拱月一般護在中間,都是爭相獻著殷勤。林明知也離她不遠,只是隔了兩個馬頭。

    這時隊伍快走到一道山壁前,山壁上一道瀑布從天際垂落,水聲如雷。山路蜿蜒圍著山壁向左而去,道路開始崎嶇不平。山中云蒸霧繞,能見度極低,有王姓的一個弟子見了水潭流水幽幽,忽然想起要去汲水。他下了馬來,拿出隨身的水囊,三兩步跳躍著行到水潭邊,正俯下身去用雙手捧了水來洗了臉,一邊歡呼著招引其他的人。

    林琴音隨意往他那邊看去,忽然見了水潭中水波在輕輕震蕩,因為上頭不遠處有瀑布墜落,她本以為只是自己的錯覺,那王師弟這時候不知為何忽然站立不穩,竟然不小心跌落到了水潭里。只見水花翻涌,一下子人就消失了。林琴音還沒來得及出聲,旁邊的黃茉莉也看到了這一幕,當下先驚叫了起來。

    眾人都被她的叫聲嚇了一跳,前面的張師兄也收住了馬韁,回過頭喝問了一聲:“怎么了?”

    一直在隊伍最后面的碧云宗的趙師兄打馬趕上來,問道:“怎么回事?”見林琴音、黃茉莉都看著遠處的水潭,眼中似有驚恐之意,趙師兄又問道:“兩位師妹,到底看到了什么?”

    黃茉莉約莫十六七歲的光景,身材有幾分修長瘦弱,其嘴唇抖動了幾下,一時沒有說出話來,林琴音趕緊接過話來道:“稟趙師兄,王師弟去汲水,跌入水潭不見了”

    那王師兄聞言大驚,忙下馬趕往水潭邊。另外有兩個師弟也下馬跟去了,是那個叫黃玉郎的和一個李姓的師弟。

    其余人見了他們的動靜也都停下來遠遠觀望。

    王師兄帶著兩人三兩步起落已到了水潭邊,但見茫茫水霧繚繞,潭水幽深無量。

    三人看著水面正驚疑間,卻見水潭里水波猛的一蕩,生出一道旋渦。王師兄正要提醒另外兩位師弟注意安全,旋渦里忽的探出了一個怪獸的頭。眾人定睛看時,卻是一條其頭如斗的水蟒。仙門王師兄急忙憑空飛騰數丈,躍在旁邊的一塊山石上,那黃玉郎與李姓的師弟如何有他這般修為和應變?倉惶間,李姓師弟正要躍起,已被水蟒張開的血盆大口給吸到了嘴里,幾乎未見他掙扎,轉眼整個人已進了水蟒的肚子。

    黃玉郎這才回過神來,轉身急向岸上飛奔。

    那水蟒也不出水潭,將頭縮回了潭水里,轉眼間恢復了風平浪靜。

    這劇變不過是眨眼之間,岸上的新人們何曾見過這般兇猛的妖獸,估計已到三階以上了吧,盡皆嚇得雙股發抖;鹧骜x雖然神駿,但還遠沒有達到妖獸境,此刻被妖獸氣息威逼,嚇得驚嘶聲一片。

    王師兄眼見李姓師弟被卷入蛇腹,估計之前的那位師弟也是被水蟒所害,心頭不禁大怒,喝一聲,“孽畜,膽敢放肆”遂放出背后飛劍,一劍向水潭中斬下。

    那飛劍如電如掣從天而降殺入潭水之中,一時水浪被激起數尺之高。眾人定睛看時,只見潭水之中浪高滔天,伴隨著一片血水溢出,那水蟒再次從深潭中飛出半截身子。這一次眾人看得真切,只見那水蟒渾身烏鱗閃著水光,背脊上流著血,出水的身子也有幾丈長,頭大如斗,雙眼兇光如炬,正欲擇人而噬。

    劍光一閃,飛劍出水又回到王師兄手中。王師兄立于高石之上,正欲再將飛劍放出,另一邊御空觀望的張師兄早已見了,隨手便放出了飛劍。

    張師兄的飛劍流光也似穿云過霧,一劍斬在水蟒的頭上,只聽得噗嗤一聲,那蛇頭被斬斷半邊,一時蛇血四噴,腥臭撲鼻。

    飛劍倏忽間回到了張師兄手中。

    那水蟒眼見是不得活了,身子慢慢向潭水中沉落。仙宗的趙師兄已趕上去,御風立于水潭之上,眼見那水蟒要沉入潭里,忙御使靈力巨手將那水蟒拉出水潭丟棄在岸邊的空地里。

    張師兄當先躍到水蟒的尸體旁邊,手中揮劍將那蛇頭劈開,扒出一雞蛋大小的妖核放入隨身的儲物袋里。

    這邊其他的師弟師妹們一起飛掠了過去。林琴音當先向張師兄道:“張師兄,這巨蟒剛剛吞下兩位師弟,如現在剖開此蟒肚腹,兩位師弟的性命應該還有救吧?”

    張師兄看了她一眼,道:“這水蟒不比一般獸類,人類一但入了它腹,肯定是沒有救了!

    不過話雖如此說,那張師兄還是迅速對趙師兄道:“趙師弟,你動作麻利一些,快將蛇腹打開!

    趙師兄答應著,手下毫不含糊,取出飛劍,當著眾人的面,小心翼翼將蛇腹剖開。眾人雖覺惡心,但因為關心兩位同伴的生死,皆一動不動的看著趙師兄將那水蟒開膛破肚。水蟒肚腹開處,只見豁著大口的肚子里外溢了一堆血肉,人的身體還基本完整,但包裹在腥臭的胃液里,氣息早無了。

    觀者悲戚,眾皆垂淚。一眾新人尚在悲傷和恐懼當中,趙師兄與王師兄已動作利索的將蟒皮、蟒牙取下,商量了如何分配后迅速收歸各自囊中。

    張師兄清了清嗓子,對著一幫惶惑驚恐的師弟師妹道:“各位師弟師妹,修仙之途險惡,誰也不能保證此后平安無事,雖然我們都為剛剛死去的兩位師弟悲傷,但大家果真想要日后御劍九霄,證道長生,剛才之事,就要有面對的勇氣!

    各人聽后,雖也一時難抑膽戰心驚,但面上已強撐著不愿再露出怯來。

    張師兄大聲道:“把兩位師弟的遺骸燒掉,不要留給山谷里的妖獸”

    趙師兄應了一聲,招呼幾個師弟攏了一堆柴禾,取出隨身火折點燃,一時火乘風勢燃開,不一會就將兩具尸骸燒得干凈。

    眼看尸骨無存了,大家又開始上馬馳行。

    4。人之將死

    古松下,西園外。

    山間的風輕輕的吹,松風推送著云濤,一片孤云遠去。

    陽光很美,溫柔,如小姑姑的眼眸。

    林小峰躺在古松下的地上,厚厚的松葉綿軟而溫暖。

    這樣的天地與時光里多適合想一些溫暖的事情啊,比如:童年、母親、小姑姑、西園的綠菜地、還有那幾只撲騰著雙翼的夕陽里的烏鴉…

    但天地尚可觸摸,時光微溫,而您們,又去了哪里?

    猶記您曾經美麗容顏,您讓我呱呱墜地來到這人世間,為何又要早早的丟下我遠去?

    而你,相伴我青蔥之年歲,我情竇未開,你人生方展,是什么讓我們于此間別離?

    世間的絕望,不是絕望本身,而是你們留在我這里的柔情…

    輕輕閉上眼,林小峰把身體安靜的貼在泥地上,這一刻,他多想安靜的睡一會兒。

    砰!一個石塊從遠處飛來,落在身旁堅硬的地上,差一點就砸在林小峰的身上。

    林小峰一個翻滾站了起來,略帶怒容的看著從林子邊緣走過來的三個人。

    “他果然在這里…”說話的是今天學堂里的胖子,他幅員遼闊的臉上浮著幾分惡狠狠的笑。這個胖子叫林什么林小峰不知道,因為他胖,平日里大家都叫他林胖,時間久了,反而忘了他的學名。

    “胖子,你要干什么?”林小峰憎惡的望著他。林胖拽拽的笑了笑,“沒見我身后的爺?”

    小峰自然是早已經注意到了,但從來他的圈子就很小,基本沒有什么個人交際,林氏宗族幾百號人,他還真看這林胖后面的兩個人眼生得緊。

    一前一后兩個人。前面一個眉目陰鷙,面上無肉,身著錦衣的十五六歲的少年人,他的后面跟著的是一個面容枯瘦,雙眼兇戾的褐衣青年。

    見胖子擋在前面,那眉目陰鷙的少年人踹了胖子一腳,胖子趕緊讓開了,躬著身,醬紅著臉道:“達光少爺,你請!”

    小峰忽然想起來,這是林家二房庶出的排行第七的一個叔叔,好象全名叫林達光的。

    但平日里沒有什么交集啊,今日里吹的什么風?西園外這么偏遠的小山林里難不成有美女出沒?要不這樣嬌慣得勢的公子哥咋會來這種地方?

    林達光慢騰騰的走過來,看著林小峰的雙眼毫無表情,嘴里只是低低的說了聲:“搞他!”旁邊的青年人就飛起一腳踢過來。

    林小峰沒有防備,還沒來得及反應,這褐衣青年身手利落,早一腳踢實了在林小峰的腹部。林小峰被踢成了一只弓著身的蝦米,疼得倒在地上。

    林達光向前俯下身來,右手伸出兩個指頭反手輕輕抽打在林小峰的臉上,然后道:“知道為什么打你嗎?不是因為你打了這個傻逼”他指了指在旁邊得意洋洋的胖子,然后道:“你的十九姑姑這次奪去了我三哥去碧云仙宗的名額,她瀟瀟灑灑的飛了,現在當然只能找你來消消氣了!

    小峰弓著身斜躺在地上,斜著眼冷冷的看著他道:“你就這點本事,不敢去惹別人,十九姑姑身邊的人多了去了,你們卻只能欺負我,難怪只能拱手將名額讓給我十九姑姑了!

    林達光惱羞成怒道:“嘴硬?”話音剛落,身后的青年人越過身來又一腳踢在林小峰的肋骨上。林小峰肋間一軟,嘴張開,已說不出話來。

    林達光看他臉色蒼白,估計這一腳夠他受了,畢竟是林家子嗣,也怕弄出人命來,遂虛張聲勢的說了聲:“夠了,我們走”旁邊的胖子這時候溜過來想要乘火打劫,被林達光眼睛一瞪,趕緊跟著跑了,但仍不忘了回頭將一口唾沫吐在了林小峰的臉上。

    林小峰疼的快要昏厥,額上冒著汗,臉上的唾沫也沒有力氣去擦,但他雙眼噴火,心中的仇恨似要將空氣都要點燃。

    “遲早,我會讓你們還回來的!”他暗暗咬牙道。

    天色已暗了,林鴉回巢,小峰才捂住肋部踉蹌著回去了。吳媽在檐下等著他用晚餐,見他弓著身子搖搖欲倒,趕緊過來把他攙扶進他的臥房躺下。

    吳媽也是一個受盡人間折難,飽經滄桑的老人,膝下無兒無女,如今孑身一人。雖然是一個下人,但平日里見了小峰小小年紀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和不平,就十分的同情,加之自己無兒無女,心里頭就難免把他當成自己的晚輩來愛護。她見了小峰的樣子,十分的害怕和擔心,等到小峰躺下后,忙去為他送來熱水,幫他洗了臉,著急的問著他那里不舒服,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受傷了,被人欺負了?

    小峰實在是不愿意告訴他下午在樹林里發生的事情,告訴她有什么用呢?他只是對吳媽說,儲物柜里的一個鐵盒子里有銀票和銀兩,去叫宗族里的大夫過來幫他看看傷,如果宗族里的大夫不愿意來,那就雇車去城里幫他另請大夫。吳媽趕緊答應著,打開了房子里的儲物柜,按他說的,從儲物柜里拿了散銀,匆匆的出去了。

    吳媽出去得急,忘了關儲物柜的門,小峰見了儲物柜的一處角落里放著一個畫軸,他想起來這是兩天前小姑姑轉交給他的母親的遺物,他這時忽然想看看。這可是母親留給他的東西啊,孤單無助的時候,還有什么比娘親更讓人想念?即使見不到她了,她留下的任何東西都還會有她的溫暖。

    肋下早已紅腫了,林小峰整個人已使不上力來。不知道是不是肋骨斷了,他掙扎著從床上翻身起來,卻一下子跌在了地上,肋骨撞在地板上,傳來鉆心的疼。他幾乎要眩暈過去,是不是肋骨的斷面刺中了肺部?

    他用手肘勉強撐著身子,慢慢爬過去,當他的手抓過畫軸,沒來得及打開時,突然喉間一熱,一口熱血吐出,噴在了畫軸上。

    奇異的事情發生,他的眼前突然出現了炫目的光亮,光亮瞬間照徹了房間,亮到讓他睜不開眼。

    朦朦朧朧中,眉心的祖竅穴震動,一束光穿了進去…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中国大的股票论坛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推荐号码 北京快3金来6059。vip 甘肃快3走势 股票指数行情app 辽宁11选五五百彩票网 吉林11选5走势 个人代理期货违法嘛 天津时时彩几点钟停售 重庆快乐十分真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