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此去修仙路(下)

章節字數:6082  更新時間:19-08-17 15:26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5。離火石龍陣

    張師兄領銜在前,一行人小心翼翼順著山路前行。經過了剛才的事,誰也沒有心情去欣賞風景了,所以行動迅速,馬隊很快就跑了一兩百里路。穿過一片低谷,天也開始放亮,松崗淺丘一片接一片,枝椏間已可見遠天夏陽。師兄弟們忍不住縱馬吟嘯,一掃心中陰霾。

    不過,三兩個時辰之后,大家又開始情緒低落了,因為根據趙師兄之前所提供的情況,山谷應該很快就可以穿越,但幾個時辰之后,大家仍沒有看到邊際。

    夕陽在西天點燃了山麓,山野叢林里隱隱傳來妖獸的吼聲。如果天黑之前不能穿越這片山林,晚上肯定會非常危險,這是大家最擔心的事。

    夕陽完全落下的時候,趙師兄不得不告訴大家,我們迷路了。這是個讓人沮喪的結果,但大家都無法抱怨誰。張師兄是這次的領隊,運氣十分不好,半途折損了兩位師弟,估計回到宗門也很難交待,心中早已悶悶不樂。王師兄見大家一籌莫展,便向張師兄建議道:“張師兄,大家人困馬乏,估計今晚只能是在這谷中歇息了。不如大家找一個平緩的山頭,休息休息,明天早晨再趕路如何?”

    張師兄抬頭看了一眼眾人,好象大家都沒有什么主意,他沉吟了一下對王師兄道:“那好吧,前面一處平崗,應該適合馬隊駐扎!彼麑θ巳汉竺娴内w師兄道:“趙師弟你前去探探!”

    趙師兄應聲打馬去了,馬蹄聲急響,迅疾如風。

    不到一刻鐘,趙師兄已回來。張師兄迎上前去,問道:“趙師弟,前面山勢如何?”

    趙師兄道:“不錯不錯,正是歇腳的好去處!

    于是眾人跟在張師兄后面打馬去了。

    到了跟前,只見古木掩映之下,小小的山崗上花木蔥蘢,一處天然的石臺上,剛好有十數丈方圓的開闊地方可以供大家停歇。估計晚上沒有雨,七月的天氣里,對于修真者來說,夜里的涼意也可抵御。

    大家停下來之后,因為時間尚早,立刻就有人提議去山里打幾只野獸烤來充饑。于是張師兄就對人員做了分工:由黃玉郎帶著一個師弟在旁邊的草坡里放馬,王師兄帶著兩個師弟去打獵,林琴音等,三個女孩子與兩個師弟準備柴禾和烤肉的用具,張師兄、趙師兄帶著剩下的幾個師弟在周圍戒嚴,防止妖獸襲擊。

    一個時辰之后,山崗上炊煙升騰,烤肉的香味開始向四處彌漫,師兄弟們圍聚一團,開始喝酒吃肉,火光映紅了女孩子們美麗的臉龐,讓人心旌搖動。

    如果沒有今天發生的不幸的事,今晚的野餐會是多么的愉快啊。林琴音心里有一些堵,吃了一點烤野鹿肉之后,開始躲到一旁去胡思亂想一些事情:此去碧云宗,不知是禍是福,她想起昨夜野雞嶺客棧里的事,那個可惡的張師兄,以后還會來糾纏自己,以后該怎么辦才可以逃脫他的魔掌?

    昨晚之后,她真的想到了放棄去仙門的機會,但后面想想估計這會給族里帶去麻煩,那張師兄會放過自己嗎?迎接的世家子弟中途跑了,原因是仙門師兄欲行不軌?這個話傳出去,他會怎么交代?…

    “師妹,想什么呢?”琴音抬頭,正是張師兄。林琴音見他雙目炯炯盯著自己,心里不由有了一些慌亂。難道他知道自己在想昨晚的事?不過她還是鎮定的對他道:“張師兄,今天李師弟、王師弟剛剛身隕,今晚師弟們又停留在此荒野之地,此地到處都是妖獸的聲息,琴音很是擔心今晚大家的安危!

    張師兄目無表情的看著她的臉,如炬的目光似乎要看到她的心里取。但他隨后呵呵一笑,道:“師妹你多慮了,區區妖獸還威脅不到我們,有我在呢!

    他身軀微微前傾,語調冷靜的道:“今天白天發生的不幸只是因為之前大家的警覺性太低,才出現了失誤!

    他雙眼直視著林琴音的眼睛,面上浮出一絲曖昧的笑容,道:“今晚休息之前,我會在此布下一個石陣,師兄我保證五階以下的妖獸到來都能無憂!

    他語聲略顯情意綿綿的道:“師妹你就放心吧,有師兄我安護你左右,晚上你定可安心睡覺!

    林琴音心中一陣惡寒,嘴里卻只得道:“那辛苦師兄了!”

    張師兄雙眼若炬,緩緩道:“這是師兄份內之事!”

    琴音不知如何作答,趕緊起身回到了師兄弟們中去。

    入夜,天上繁星點點,一鉤新月在天。山間有淡淡的霧嵐升騰,平崗浮沉,如若云端。

    張師兄在大家吃飽喝足之后,與王、趙二位師兄一道施法,嘴里念動法咒,用靈力勾動山間之石,順山崗之勢,排了一個防御石陣。張師兄從儲物袋里拿出師門所賜的三道火符貼在一塊巨石上,勾勒出離火石龍陣,然后囑咐眾人不可走出石陣,以防不測。

    眾人受日間爬涉之累,又吃飽喝足,便各自打坐了一會,分別睡去。林琴音、蔡小娥、黃茉莉三個女孩子背靠背相互取暖,也昏昏欲睡。

    夜里守夜分為三班,前半夜是張師兄與另外兩位師弟,中夜是趙師兄帶著兩位師弟,下半夜是王師兄負責。

    前半夜無事,中夜以后,山谷里遠遠有狼嚎狐吠之聲起伏,間或有異獸震谷的鳴吼。林琴音悄悄醒來,左右環顧,見張、王、趙三位師兄各踞一處盤膝而坐,也不知是醒是睡,自不好去驚動任何人,也自盤膝靜坐。

    下半夜后,月隱中天,山谷里的光線暗下來,林琴音突然間感覺到地面似有震動之感,難道有妖獸隊伍襲來?林琴音從自己的儲物袋中悄悄拿出自己的佩劍握在手中,暗暗戒備。她耳旁忽然傳來一個聲音道:“師妹,不要擔心”琴音睜眼向右邊一角看去,張師兄端坐如鐘,雙目微閉,卻正是他傳音過來。

    林琴音佯作不知,繼續趺坐如前。

    不一會兒狼嚎之聲近前,已到了石陣邊緣,師兄弟們都已驚醒,紛紛按賴不住,各自拔劍出鞘,躍躍欲試。張、王、趙三位師兄也站起身來,但聽張師兄道,“大家不要慌張,我們有石陣守護,一般的妖獸是進不來的,且看看情況,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更不能走出石陣!

    眾人道聲“是!”,都各守其位。眼看著山崗下幽幽碧光慢慢匯聚,很快狼群圍上來了。

    狼群越聚越多,忽然狼群里一匹頭狼短短的一聲嚎叫,如同兩軍交戰之時,將軍下命令一般。這時,狼群里分出三匹狼來,無聲無息向石陣里撲過來。

    眾人看得真切,那狼影瞬間掠到,看似正要躍上石臺,離火石龍陣忽然自行催動,一條虛幻石龍如活了一般在眾人身旁盤旋飛騰,陣中離火炫光一掃,三匹狼影被卷成一片飛灰。

    眾人精神大振,黃玉郎、林明知等見識到仙宗法陣的厲害,更是興奮得高呼不已。

    頭狼又是一聲嚎叫,立即有七八匹狼凌空跳躍而來,但剛到陣門前,陣中又是炫光一掃,仍逃不了被離火燒滅的結局。

    四野里狼群碧幽幽的眼睛成千上萬,群狼前仆后繼,不滅不休,很快陣外被離火燒滅的狼就達百十匹。石陣雖威力巨大,但能量并非是永不枯竭的,一個時辰之后,石陣運轉之勢漸漸緩慢了下來,陣內的離火炫光也轉黯淡。

    眾人正驚疑之時,張師兄道:“這離火石陣全靠這三道火符提供能量,形成陣眼,火符的能量是有限的,能量消耗一空,石陣就會停下來,到時候,就需要大家一齊動手了!

    眾人一聽,都明白了眼前的情勢。

    再過了半個時辰,離火炫光越來越暗,狼群沖到石陣之前已不能被炫光滅殺,只是能暫時阻擋一陣,石崗下暗影里的那一匹頭狼猛然一陣長嚎,似發起了沖鋒號角一般,只見崗下的狼群潮水一般涌了上來。

    張、王、趙師兄立即放出飛劍,只見劍光飛騰,所向披靡,瞬間斬得崗前群狼尸首無數。

    其余眾弟子也亮出各自隨身兵刃,躍出石陣,奮勇向前,大殺四方。

    林琴音手中梨花劍劍氣縱橫,劍光吞吐兩丈方圓,氣勢如虹。她的戰力在此次姑蘇城來的一眾弟子中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了,當真是巾幗不遜須眉。林明知、蔡小娥也隨她左右,形成犄角之勢,相互環顧。

    馬群自被眾人護在身后。

    山間肅殺,一時腥風蕩蕩,很快山野里就堆滿了狼群的尸體。也許是看到狼群的沖鋒遇上人類修者的刀劍損失太大,這時頭狼又一聲嚎叫,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前仆后繼沖上山崗的狼群聽到頭狼的長嚎后開始迅速向崗下退去。眾人心里驚疑不定,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忽聽得附近幾道山崗上狼嚎聲互相呼應,似這狼群來了強援。

    張師兄心中一凜,高聲對大家道:“今晚的情況實在是有一些異常,估計我們遭遇到妖獸大軍了,剛剛的這些狼嚎聲聽起來有幾分二階妖狼的氣勢,今晚情況看來十分不秒!

    張師兄對著人群里道:“王師弟、趙師弟,我們三人各自帶領幾個師弟師妹沖殺出去,天亮時在東邊匯合如何?”

    王師兄大聲回應道:“正有此意,按山形來看,往東去百十里估計也就出了山谷了,我們只能將火焰駒棄下,滿足狼群口食,也借此牽制。然后我們三人各領一路,各自往東去吧。不然妖獸大軍一來,我三人雖能無恙,估計就顧不得師弟師妹們了!

    眾師兄弟心里也是明白,如若三位師兄要御劍而去,定能輕松脫離狼群,只是剩下諸人如何脫險?所以眾人自是看碧云宗三位師兄的主意。

    另一邊趙師兄也道聲好,說道:“不宜遲緩,黃玉郎師弟,你與兩位師弟跟隨我先走”黃玉郎道聲好,領了兩位師弟隨在趙師兄身后先自去了。

    張師兄道:“林琴音、蔡小娥、林明知跟我走”語畢,手臂一揮,也自向東而去。林琴音本來想要跟王師兄一隊的,這緊要關頭也不好表示異議,只得對林明知、蔡小娥道:“事不宜遲,我們也趕緊走吧”隨后四人須臾去得遠了。

    王師兄當機立斷,御劍斬向一匹火焰駒,馬群受驚一起向山崗下沖去,剩下的兩位師弟和黃茉莉跟隨王師兄也速速往東而去了。

    6。天音殺伐卷

    此時勾月浮于云間,淡淡月光照著山林,修真之人夜間目力明銳,很快翻山越谷而去。林琴音依稀聽得身后山崗那邊馬群嘶吼,狼群咆哮,估計那十來匹火焰駒很快就將被一群餓狼吞噬,心中不禁微微嘆息。

    當下眾師兄弟分為三隊,穿林過渠,或騰空飛躍,或陸地疾行,即使遇上妖狼猛獸,因三個隊均有御氣境的師兄飛劍開路,倒也很快脫離了狼群的包圍。

    越過數個山嶺,三支隊伍就各自分散開了。

    野獸的聲息被拋在身后,林琴音心內略略安穩,林明知跟在林琴音蔡小娥后面氣喘吁吁的道:“張師兄,是否可以休息片刻再走?”

    林琴音插話道:“不可掉以輕心,還是先趕路吧”張師兄道:“暫時無妨,林師弟跟不上了我們就停一下”正說著話,忽聞山間幽幽傳出一片蕭聲。這簫聲幽古空靈,于空山之間流淌,一時有萬籟俱寂之感。

    但這無人空山毗鄰妖狼之群,忽然傳出這簫聲就顯得十分離奇和突兀。張師兄運足靈力,一聲大喝:“何方妖物?”但見空山無語,唯簫音渺渺不絕。

    張師兄御劍升空四顧,云天暗沉,山野無光,只聞天地間簫音似斷非斷,卻找尋不出簫音來自何處。以張師兄培元期御氣境巔峰的修為尚且探不出源頭,他心中也是忐忑不安,心道:難道是遇上了修仙大能或是荒古妖物?如果是狐仙谷中出現了什么大妖,宗門離此不遠,門中的高手難道竟未覺察?

    張師兄御劍空中數圈,只得將身形降到地面,掌中把劍四顧,只聽得簫音忽然一變,曲調里隱隱有殺伐之音攻伐神魂,急忙坐下來守攝心神抵御。

    林明知、蔡小娥更是抵御不住,早已盤膝坐下,用雙手捂住耳朵不去聽那蕭音,但體內仍然抑不住氣血翻涌澎湃。

    反倒是林琴音被那簫音所感,不慌不忙從儲物袋里拿出素琴一張。此琴為已故的七嫂即林小峰的母親之前所贈,并有琴譜一卷。林琴音十年修習,又獲七嫂遺贈梨花劍,早晚用工,加之天資橫溢,及笄之年便在姑蘇城博得琴劍仙子美譽,并非浪得虛名。

    當下琴音盤膝展琴,素手掃弦,揮宮商之音與之相纏相斗。其時星月齊暗,萬壑噤聲,天地間唯琴聲與簫聲往返相殺,一飲一啄。

    畢竟修為尚淺,不過培元期煉氣境七重,與那張師兄的御氣境巔峰相比,尚差了十個境界不止。如果不是仰仗七嫂所傳琴譜神妙,林琴音早已心魂受傷,但即使這樣,她也很快不能抵御簫音攻伐要敗下陣來。

    只是這吹簫之人似乎懂得她的處境,并不逼她就范,曲調一變,又變為風光月霽之相,繁花相送之境。一時,西天里漸漸天光月明,似乎天相都被這簫音引動出了變化。林琴音壓力已失,不覺琴聲隨之一變,也滋生出云淡風輕,去留隨意之味。琴簫相和之際,琴音一時心頭暢快,一掃兩日來的憂患心境,卻忽然聽得琴弦“箏!”的一聲響,突然斷了一根。

    琴聲立時一滯,林琴音揮手壓住琴弦,頓時清醒了過來。

    蔡小娥、林明知雖然捂住耳朵,仍受簫音所擾如幻如醉,不過心神沒有大礙,這時張師兄早已起身張望,忽然對東邊喝了一聲:“何方妖物,留下來!”急御劍升空,往東邊追了過去。

    林琴音慢慢收琴,心中不知何故忽生淡淡惆悵之意。

    正此時,林琴音神魂中忽生奇幻之感,她眼前本不過是林壑暗影一片,這一刻竟似突然看見一人從云天之外,山水遼闊處向她走來。

    那人白衣如雪,眉堆青山,眼含星辰,林琴音正要仔細看時,眼中卻又已空空如也;她正疑真疑幻,那人卻又忽然到了眼前,她立時整個身體包括神魂都僵住了。

    她只能怔怔的望著他,時間和空間都已靜止。

    那人施施然說道,“我感你所習琴譜非此間之物,本尊不知是何人贈與你,但本尊與這琴譜有緣。且你手中的琴譜估計在它流到此間時已被抹去了天音殺伐卷中最重要的部分,今日就當送你一段緣法,給你補齊這一卷”他話音方落,一道青光閃耀忽然鉆入林琴音眉心。林琴音頓感神魂震蕩,不覺內視識海,只見漫天音符以鶴鳴鳳歌之聲繞識海一遍經久不息,然后慢慢復歸沉寂,直至無影無蹤。

    林琴音呆呆的站立在原地。

    那人又說,你手中之琴已不能御你的琴法,說完朝著林琴音輕輕一伸手,林琴音手中的琴忽然失去了自己的控制,浮空飄到了對方眼前。那人的手往她的琴弦之上輕輕一拂,然后道:“成了,過我之手它已非此間凡物,但懷璧其罪,你更切記要小心使用我補給你的琴譜,否則…”

    話語未畢,余音已斷。

    林琴音神魂一震,如夢初覺。睜眼看時,身旁風物大變,已非原處,看立身之地,卻是一條林間馬道,天光也已漸亮。側身看時,林明知、蔡小娥正與她站在一處。

    林琴音詫異道:“明知哥哥,我們如何到了這里?”林明知、蔡小娥道:“我們亦正疑惑”回頭看時,卻見不遠處王師兄、趙師兄、黃玉郎等正向她們揮手呼叫,想必也是剛剛才看到她們。

    三人立即奔過去,細細看時,王師兄昨晚所帶的三位師弟完好無恙,雖然神情狼狽,但幾乎沒有受什么傷;而跟著趙師兄的黃玉郎等卻各有幾處傷痕,傷勢嚴重的幾已露骨,正在相互包扎醫治。

    王師兄見了林琴音三人卻不見了張師兄,不覺忙問道:“琴音師妹,張師兄怎么不見跟你們一塊?”正說著,前方約一里地之遠一道符光沖霄而起,趙師兄道:“那邊,張師兄的召喚符!”

    眾人急忙趕過去,見馬道邊一個小土丘之上一人持劍而立,不是張師兄是誰。蔡小娥等忙上前呼了聲“張師兄!”張師兄也早已見到他們,一看大家基本無恙,眉頭緊鎖處不覺松開,不過見了林琴音以后,目光中又似閃過一絲莫名的驚懼之意。

    林琴音無意間捕捉到他神情間的異樣,甚或不解,但也并沒有上前去詢問。

    人群中正有人奧惱道:“如今馬匹丟失,此地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如何趕路啊”忽然天上傳來聲震長空的鷹唳之聲。眾人抬頭看時,只見層云之中一道黑色閃電一個俯沖,遠遠向眾人站立的山丘撲了下來,眾人還沒回過神來,一只巨鷹已在一陣旋風中降落下來。只見那鷹雙翼展開有數丈之長,背脊立地近五丈,林琴音等何曾見過如此兇戾和龐大的鷹啊,心中正自震惶,卻見張、王、趙三師兄已躬身拜倒,道:“參見巡疆長老!”

    那巡疆長老一襲紅衣立于鷹背之上,雙目精光四射有如電光橫掃,除張、王、趙師兄、林琴音外,其余諸人被他目光掃過有如針刺一般,心中皆是懾服。

    巡疆長老目光環視了一圈之后,最后將雙眼盯著張師兄道:“這些是你等從姑蘇城迎回的師弟師妹?”

    張師兄等仨人連忙低頭應道:“正是弟子們新迎回來的師弟師妹”

    “哼!”巡疆長老沒有再問其它,只是喝了一聲,“都上來!”張師兄領著眾人顫顫兢兢道聲“是”遂陸續飛身躍上鷹背。巡疆長老用靈力護住眾人,那鷹一聲唳嘯,雙翼一振,沖天而起,直入云霄…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江苏11选5任五计划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入门开户要多少 澳洲幸运10哪里开的 后三组选包胆怎么算中奖 十一选五前三组选技巧 广东36选7走势开奖 五粮液股票行情 安徽快3预测网站 北京11远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