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三魂七魄(下)

章節字數:6990  更新時間:19-08-19 16:0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此時,忽聽得林間一陣喧囂。只見一彪人馬有六七人之多,在林間跳躍飛騰,須臾到了近前。林小峰躺坐在碎石堆上凝神看時,知道是林家的人到了。

    當中之人正是林小峰的三叔,林家的三長老,人稱霹靂手的林三爺。林三爺氣宇不凡,顧盼有威,腰里掛著一把鯊魚皮為鞘的長劍,旁邊另一位顴骨高聳,雙眼陰鷙,身著錦服的五十歲左右年齡的中年人,正是林家的二長老,人稱赤練刀的林二爺。據說林二爺早年一把三階古兵赤練刀出神入化,在姑蘇城也是風頭無兩。

    林小峰再觀其身邊其它幾人都是林家宗族中的子弟。其中一個鮮衣厚履,神氣與林二爺有幾分相似的青年人,腰佩長刀,正是林二爺的三子林群岳。林小峰想起來上次林達光叫人打傷自己,正是源于他的這個所謂三哥林群岳被自己十九姑姑占了碧云宗外門弟子名額的原因。小峰此時見了林家諸人,心中雖非仇人相見的感覺,卻也是百般滋味。好在此刻自己身形體貌變化太大,對方無論如何也已辨認不出。林小峰開始尋思著一會趁人沒有注意自己須趕緊逃離眾人的視線。

    那黑衣張長久見林家此刻來了人,這林家兩位長老他是認識的,知道回避不過,便隔空對著林二爺、林三爺拱手道:“李家客卿張長久見過林二爺林三爺!”

    林三爺冷冷一笑,靈力運使,語聲清晰的傳了回來:“閣下迷魂刀張老先生也是混元境的高手,如若平常到我林家也是座上之客了,但今日張老先生突然在此出現,我林家有失遠迎!”

    張長久如何聽不出他話中之意是責問他身為李家客卿卻擅入了林家地界。當下忙又賠了一禮,扯了個謊道:“都是我這劣徒李家的十四少爺習練飛騰之術,一時不察,誤入此地,老夫正是為了提醒他才趕來的,但不曾想他不小心惹了此間的哪位高人,已丟了性命!

    林三爺并不知道此前發生了什么事,聽他這么一說,想到李家的少爺死在此地,如果自己繼續追問扯出什么麻煩,必然會讓林、黃兩家刀兵相見,便推口道:“張先生,我等是聽見此處有人吵鬧,所以過來看看,雖然黃家少爺誤入此處不幸身死,這也與我林家無關,張先生還是自便吧!”

    張長久正是想要脫身,但因為此刻在這附近隱藏著的那一位高手沒有現身,自己仍十分危險,自己想走估計不會容易,心里便尋思如何把林家的人拖進來,自己好伺機離開。

    片刻間心中有了計較,李家客卿張長久便對林家的兩位長老故作神秘的道:“林二爺、林三爺,想來兩位到此,并非僅僅是因為聽見此處的打鬧聲吧?”

    林三爺皺眉道:“張先生如何說?”

    林二爺性子陰冷,并不與他搭話,只一旁聽著。

    張長久道:“前幾日這附近事出有妖,天生異象,難道各位不是為此而來?”

    他見林家兩位長老都雙目炯炯的望向自己,知道對方已經對自所說的感興趣了,便不緊不慢的道:“凡天地異像總會伴隨著一些天地之秘出現,兩位以為呢?”

    說到這里,他自己心中也暗自戒備,更是故意神秘的環視了四周一圈,卻不再往下言語。

    那林三爺聽他如此說話,瞬間一個飛掠,身形已到了張長久所在的山石上。林三爺長劍出鞘,傲然道:“莫非張先生有什么顧慮不成?此地有我林長天在,定能護你周全!”

    張長久見對方上鉤,大喜道:“有林三爺這句話,老夫正有一些消息奉上!”他壓低聲音道:“此次天象異變之中,估計林三爺跟老朽一樣都是一無所獲吧?”

    林三爺看了他一眼,緩緩應道:“坦白說來,此地處在姑蘇城荒林邊緣,偶有妖獸應劫出現雷罰天氣也并不奇怪,所以我林家并沒有太注意幾日前的雷暴!彼p眼精光一射,試探著問道:“莫非張先生有所發現?”

    張長久猶豫了一下,道:“我這劣徒的死正是跟這次雷罰之后出現的天地大秘有直接關系,估計是他不幸見到了身藏秘密的人,所以才剛剛被滅了口!

    張長久心中突然有了禍水東引之念,便將眼神向不遠處石堆上的林小峰望去,眼神神秘的道:“那位身穿紫衣的小朋友便是身藏秘密之人!

    林三爺聽他這么一說,自然用目光掃了一眼不遠處的林小峰。

    林小峰之前被張長久擊倒在石堆上,雖肩部隱隱作痛,但休憩一會之后也覺沒有大礙了,這時正欲趁著沒人關注自己,想要起身悄悄離開,但此刻被自己的三叔銳眼一掃之后,心里頓時明白現在想要離開恐怕已是不那么容易的事了。

    林三爺雙眼厲芒閃動打量著不遠處的紫衣少年人,心中生出奇怪的感覺,既有似曾相識之感,但記憶里又確定沒有這個少年的任何印象。他見林小峰低著頭,有意無意的躲避著自己的目光,心中生疑,遂喝道:“那少年人,抬起頭來,你是誰家的公子,何以現身于此?

    林小峰心里有幾分驚惶,正思索著如何回答,張長久又在林三爺耳旁故弄玄虛的提醒道:“林三爺,那小子身藏之物可是奇物哦!”

    林三爺將信將疑的看了他一眼,道:“有何奇物?莫不是有天材地寶不成?”

    修真之人百步之內落針可聞,兩人交談的聲音雖不大,但不遠處的林家二長老已聽見他們的對話,瞬間便掠過了張長久二人所站立的石臺。

    林家二長老向張長久冷冷問道:“那小子身上有何奇物?”

    張長久見成功吸引了林家二長老的興趣,心里暗喜道:有林家兩位長老在,估計此時仍未露面的那位高人會有所顧忌吧?于是便添油加醋的道:“那少年身上有一異獸,老朽雖叫不出名字,但以老朽近百歲年紀的見識來看,有神獸血脈無疑!”說到最后,聲音中都有了幾分顫抖。

    林家兩位長老聽后為之色變,“神獸血脈?這可是天地神物,擁有之后可是傲視大陸的存在,整個云蕩大陸也只有幾個一品宗門才擁有如此力量,世俗間的帝王更是要對這種力量無限的仰視!”

    聞言之后林家二長老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之情,體內靈力外放,對著林小峰厲聲喝叫道:“兀那小子,速速過來!”

    音波聲如雷,小峰不覺神魂里猛的一震,如若不是如今有了奇遇,早非此前的那個菜鳥了,此刻早已被震得雙耳失聰,口中噴血了。他心里恨恨道:前面已在林家人手里死過一回,如今難道還要再死一次不成?

    正此時,如雷的瀑布聲里,一個聲音出現,“林家后輩速速離去!”聲音傲然突兀,清清楚楚的傳到每一個人的耳里,但又無人能聽出聲音來自哪里。

    水潭邊的氣氛瞬間變得詭異起來!

    林家二位長老急御風而起,環視四周,齊齊喝道:“何人放肆?出來說話!”聲音里都含了無窮靈力,一時聲震四野。

    這邊張長久見有林家二位長老在此,此時不走再待何時?也不管自己的徒弟的尸首,急忙御風而逃。但人未升到半空,瀑布里忽然有一道兇戾劍氣噴出,迅雷般殺到。

    那張長久也是混元境的高手,在姑蘇城四大家族的客卿里幾乎也算是頂級的存在了,只是這從瀑布里憑空射出的劍氣里殺機驟臨,非他可以抵擋。他不由得驚慌失措,駭然呼道:“林家二位長老,救命!…”

    林家二位長老自是未見死不救,兩人迅速在半空中各自放出隨身殺器,一劍、一刀各馭劍氣刀光去截擊之前的那道劍氣。

    但那道劍氣在前,勢不可擋,早到了張長久身后。

    張長久生死之間身形瞬間再自拔高,也是迅若驚鴻。伴隨著刀光突然綻裂,卻是他久負盛名的迷魂刀出手了,迅即在他身后升起一片刀幕想要強行擋住那一道劍氣前行。

    但那道劍氣之猛烈、其速之快、其勢之奇驚天動地!只聽得張長久“!”的一聲慘叫,瞬間從空中跌落,卻是那道凌厲劍氣已穿過他的刀幕透背穿胸而過,滅了他的生機。

    地上觀望的人眾皆噤聲伏地,不敢言語。那林家兩位長老刀劍齊出卻無功而返,見張長久在他二人眼皮子底下被瞬間滅了,一時也沒了脾氣,兩人收了刀劍,在半空中對著瀑布方向拱了拱手道:“不知是哪位前輩在此修煉?萬望賜下尊號!”

    瀑布方向一個聲音嘿嘿冷笑道:“憑你兩個后生小輩還不配問老夫名號,八十年前就是你林家尚在的幾個老家伙見了老夫都要跪拜,難道那幾個老家伙沒有警告過你們此地二十里范圍內所有人不得靠近?滾…!”最后一個滾字只似天雷滾滾,聲威浩蕩!

    林家二位長老神魂一蕩,瞬間控制不住體內靈力,如兩只折翼的大鳥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兩人狼狽不堪的從水潭流邊爬起來,見山坳上林家的幾個后輩子弟并沒有受傷,遂明白了這位前輩剛剛只是以音攻手段向他兩人示警而已,手段之高非他們這個層次可以想象。于是兩人顧不得鼻青臉腫,急忙呼了林家的晚輩,用陸地飛騰之法須臾間悄悄的去了。

    4。洞中老祖

    山色漸晚,日光西斜。

    瀑布飛流依舊,水聲激蕩著空曠的山野。潭邊的兩具尸體很快就招來了禿鷹的注意,天空中響起了鷹唳之聲。

    小峰定了定神,躍到水潭邊的一個石臺上,對著瀑布方向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拜道:“晚輩小峰,向老祖磕頭,叩謝老祖救命之恩!”說完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小峰耳邊響起一個永恒無波的聲音:“你進來吧!”忽然身旁卷起一股小小旋風,小峰只覺眼前一黑,一下子失去了知覺。再回過神來已到了一個洞府里。

    洞府里靈氣氤氳,一道華光照耀洞府,卻是一顆斗大的夜明珠嵌在洞府的穹頂上。

    洞府計十數丈闊,百十丈深,洞口水霧漣漣,隱隱有隆隆水聲傳進來,看來這是瀑布的后面了,真是巧奪天工神仙府!尋常的修真者,哪里能有這手段,在如此大的瀑布里戳出一個洞府?

    小峰心里既忐忑不安,又無比激動,不知這洞府里是何方大能,陸地神仙,遂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行去,左右也不敢觀瞻,只是覺得洞中靈氣充溢,周身竅穴舒爽無比。

    經過了幾根石鐘乳,幾棵翡翠樹,再跨過一個石壁上滴著靈液的小水池,然后走到了一個白玉瓊臺跟前,小峰覺得再也不能前進了,遂定了身。睜眼看時,只見白玉瓊臺計十余丈闊,三尺余高,瓊臺中央放著一個古樸的蒲團,旁邊一個獸骨雕刻的香爐里燃放著一種散發著裊裊異香的靈石。小峰聞了一口靈石的異香,不覺尾竅又隨之一熱,瞬間靈氣沖上重樓,上玄宮,垂紫府,任督匯聚,接著再蕩天橋,入氣海,會于黃庭,如此往復一周,最后一股澎湃靈力緩緩沉入丹田。

    “這么快就得到好處了?”小峰神魂處一個聲音輕輕響起,立刻生出天地轟鳴之感,小峰神魂一凜,見一鶴發道人正趺坐在面前的蒲團之上。道人鶴發葛衣,掌中握著一柄拂塵,雙目微閉,仿佛正神游于天外。

    小峰連忙拜倒在地,嘴里正要說話,懷里卻躥出一物,卻是懷里的那只小鼠。小峰心里一驚,叫道:“小林子你不得放肆!”小鼠不理會他,輕輕一跳已到了道人面前。小鼠吱吱歡叫著圍在道人身邊轉了一圈,然后乖乖的躺在了道人的蒲團上。小峰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心里猜測到,看來小林子跟這道長是舊識啊,難道這道長才是它真正的主人,那這道長是什么來歷?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小峰耳旁浮起了一個空洞的語聲。

    小峰趕緊伏低了身子,道:“回老爺,小的叫小峰,大小的小,山峰的峰!

    “你是此間林家的孩子?”

    “我…我也算是王家的孩子!”

    短暫的靜默。靜默之后浮空中出現一聲輕輕的嘆息:“你是林家的孩子,還是王家的孩子都不重要,重要的你是你自己!”

    小峰聞言一震,如醍醐灌頂,瞬間開悟!是啊,我只是我自己,王家也好,林家也罷,不過是別人給我的身份,而真正的我只屬于我自己,存在于這天地之間!

    “我觀你神魂海中有一道神光,那一卷雷云非此間所有,那可是上界之物!”

    “老爺你說什么?…”小峰一臉震驚。

    “不必驚訝!”道人靜默如初,如同雕塑。但洞府里卻飄蕩著他的語聲,“你今天來到這里,就是你與我的緣法。我觀你命格,演算神機,知道你所經歷過的所有不幸!”

    “老爺,你能看到我的過往?你是神仙嗎?這里是姑蘇城黃家的地界了,難道您是黃家的哪一個先祖?”

    林小峰再小心翼翼的道:“在南越郡,小子可沒有聽說過黃家先祖修真成仙的傳說!”

    道人待他把話說完,然后古井不波的道:“我是誰并不重要,但我并非姑蘇城黃家的先祖,只是奪舍過黃家的先祖!

    “!…”

    道人繼續道:“我不但知道你今生的所有過往,我還知道你有一命魄在其它維度空間里所受的磨難!

    小峰抬起頭,不敢置信的望著瓊臺上的葛衣道人。

    道人忽然睜開了眼,那是怎樣的一雙眼啊,古老、滄桑、憐憫、無欲!但雙目神光一閃,蘊含的靈力和威凜瞬間掃蕩了洞府的每一個角落,這,最少是神虛境的修為!

    道人緩緩道:“你的三魂七魄之中其實之前已少了一魄,那一魄在另一世界里早已破滅,被一口大鐘撞滅了!

    小峰的胸口間劇烈的起伏。

    “是不是你之前常常被一些離奇的夢驚擾?那是命魄里少了東西,才會這樣。你有一魄在他方世界里受苦,但它常?缭娇臻g給你提示,所以你才會常常做著同樣的夢而不明所以!

    小峰伏在瓊臺前,汗出如漿。

    “現在,你殘缺的那一魄早已回來了,隨著那一撞,他已完成了使命,回到了此界,回到了你的身上!

    “你的神魂海里有一道裂縫,那一道裂縫的存在就是因為你的七魄歸位后并沒有完全的彌合,F在,我來幫你!”

    道人眼里神光突然大盛,靈力境界迅速跨階上升到神虛境巔峰,不對,是半神境!神光瞬間籠罩了小峰的身體,穿透他的神魂海,照徹每一個小峰所看不到的角落…那一卷雷云懸掛在沉沉的神魂海上空,沒有任何預警,蓮花也沒有開放…

    5;煦珈`鼠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幾個世紀,也許是幾個呼吸之間,小峰醒來了,他醒來之后發現自己躺在白玉瓊臺的蒲團上,道長呢?道長去哪里了?瓊臺空無一人,除了自己。他用手捂了捂胸前,胸前一片溫熱,他的手滑過一片錦緞般的皮毛,是小林子,他的心里有了些許暖意。

    小峰翻身坐了起來。

    “小林子,老祖去哪了?”他無意識的問了一句。

    “他去了另一域界”,冷不防空寂虛無里一個聲音道。

    小峰嚇了一跳,環顧了四周,根本沒有一個人影。

    “別看了,本圣在你的神魂海里!

    小峰趕緊將神識沉到神魂海去,暗沉的神魂海里伸手不見五指,一卷雷云懸掛在高處,神光縈繞。它的下面,一顆碧綠的小樹苗,剛剛從土里長出來,一只金色短毛小鼠的虛影正躺在它的旁邊。

    虛影里小鼠睜開眼,沒精打采的道:“老家伙在幫你彌合神魂裂縫之時,強行讓本圣跟你簽了一份魂契,你現在見到的是本圣的一絲魂影!

    小峰還沒有從震驚里反應過來,問道:“魂影?什么叫魂契?”

    小鼠在神魂海里鄙視的瞅了他一眼,道“一種靈魂契約,神獸與自己所承認的靈魂共享者簽訂的賣身契!

    “賣身契?靈魂共享?”

    看著神魂海里小鼠厭惡的眼神,小峰有些心虛的道:“小林子,你的意思是,你以后只屬于我了,不能再認其他的主人了?”

    小鼠冷冷的翻了翻白眼,“媽個巴子,你以為老子愿意?”

    小峰額頭見汗,道:“這…這…”

    小鼠呲了呲牙,“那是你家祖墳冒了十輩子青煙,本圣天地之尊,怎么跟你這么個俗物、小爬蟲簽訂什么靈魂契約,這是本圣有生以來的奇恥大辱!”

    小峰小心翼翼的說道:“你叫我爬蟲?你不就是只老鼠嗎?記住,低調才能成為一只有前途的老鼠!”

    “放屁!老子的母親是混沌未開之時的先天靈鼠,本圣血脈高貴,豈是你所說的低級生物所能比的?”

    “靈鼠也是鼠!”

    “啊…啊…啊…氣死本圣了!”

    小峰不解的看著小林子咆哮的樣子,等它安靜下來才安慰道:“其實我也知道你的不凡!”小峰繼續道:“自從在西園外的小松林里見你第一次,我就很欣賞你玉樹臨風的樣子,你咬死那條小蛇的姿勢真是風流倜儻、威風八面!”

    小鼠本來已經很生氣了,但小峰一頓馬屁開路,小鼠馬上搖頭晃腦的暈菜了,千穿不穿,馬屁不穿,人獸通吃!

    小鼠插話道:“你以為那是一般的小蛇?這洞府的后山有一個隱秘的蛇窟,你見到的那條爬蟲是天蛇之后,是鎮壓在蛇窟里的天地異種,那一日它偷偷跑出來,老家伙怕它惹出大禍,讓我去捉它回來,才發生了你后面看到的那一切!

    小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后山有一個蛇窟?怎么從來沒有聽人講過呢?里面有很多蛇嗎?”

    小鼠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很多的事情不是你們這種爬蟲可以理解的,老家伙講了,你的神魂裂縫彌合了,可以修煉他留給你的功法了!

    小峰驚喜道:“什么功法?你到底跟老祖是什么關系?你對他真是大不敬啊,你怎么那樣叫他?你跟我講講老祖的來歷吧…”

    小鼠打斷他的話,以更加鄙夷的眼神看著他:“你怎么這么婆婆媽媽,你要不要功法?你不想修仙?老家伙說了,等你三個月之內達到混元境巔峰,再告訴你一些你應該知道的事情!

    “三個月?混元境巔峰?怎么可能?我小姑姑在宗族里修煉十來年了,也是姑蘇城里遠近聞名的修煉天才,現在不過才是煉氣境七重的修為?聽聞很多散修者窮其一生數十、上百年能達到混元境的修為就已經為人稱頌了,三個月,混元巔峰?你確定腦袋沒有抽風?”

    小峰一臉的不可思議,以為小鼠是在嘲弄他,逗他玩。

    小鼠一幅被打敗了的神情對著小峰嘲諷道:“神虛境以下,都是爬蟲,你現在連做爬蟲的資格都沒有,混元境之上還有天人境,這些只是你們人類修煉者所謂培元期的修為,往上,隔著丹元期、元嬰期、神修期、真仙期還有億億里之遙,你連三個月達成混元境巔峰這點追求都沒有,不知道老家伙是怎么看上你的!”

    小峰兩眼翻白,道“我可是什么基礎都沒有!”

    “什么基礎都沒有?你這只菜雞,你看看你丹田里面是什么,那一團混沌氣團怎么來的?那就是混元境初成的標志,虧本圣給了你一粒生命元果為你逆天改命,閥體劈脈,修神造海,如此天材地寶你居然只得了個混元境初期,你把鼠大爺的臉都丟盡了!”

    小峰見他那一道魂影唾沫橫飛,也不敢計較,只是道:“你說的生命元果是什么東東,我怎么沒見過?”

    小鼠朝天打了一個噴嚏,道:“你本來是個已死之人,魂魄剛要散去之時,老…老…老家伙演化天機說你不能死,讓我去救你,賜了你一粒生命元果。老家伙待你不薄,你看看本圣旁邊的這一株小樹苗,就是那元果所化,成了你的神魂種子!

    小峰正在無限懵逼中,小鼠道:“休要再啰嗦了,快接了功法!”說完神魂海外的那只小鼠張嘴吐出一道白光,小峰定睛看時,卻是一道玉簡。小峰伸手接過來,玉簡入手冰涼,他徐徐展開,看開篇寫著數行古字,小峰并不識得。正疑惑間那些字的字形恍若游魚一般輕輕游動,象是活物一般,最后慢慢幻化成了四個古篆字:“青蓮劍典!”

    下面有兩行小字,小峰一個字一個字讀來:

    歸藏五行,重開天地。

    水生木蓮,時有榮枯。

    …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三分彩官网开奖号码 王中王3肖6码免费公开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 真准网 基金配资平台 快乐10分口诀 阿里巴巴股票 加拿大快乐8开奖直播 吉林新十一选五五码走势 pk10计划手机版下载 快乐扑克三最大遗漏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