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此后修仙路(下)

章節字數:7290  更新時間:19-08-23 11:1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登仙臺上突破

    六百六十七步開始,石梯上的幻境又自不同。起步之時,眾人眼前的每一級石梯都幻化成了山峰,山峰巍峨,計數十里之遙,只一步跨出,便到了另一個山峰,讓人頓生飛天遁地之感。前十數步大家都還能守攝心神,已明白這不過是幻覺罷了,但一二十步后,自己的魂魄似要飛出體外,定力不穩的頓覺自己已成了陸地神仙,正叱咤于天地,這種念頭壓抑不住的時候心神就開始有了些許癲狂,有甚者已出現大聲嘯叫,狂笑高歌之狀。

    一人形跡崩亂就會影響到其他人的心境,蔡小娥、黃玉郎、黃茉莉等也險些出了岔子,其余諸人也多被影響。登仙臺上云烈長老正欲施小神通將陷入迷障中人驚醒,但宗門規矩在前:宗門長老不得施法干擾弟子的考核,所以正進退維谷,有所猶疑。

    這登仙梯上的動靜頗大,一時驚動了山門前和登仙臺上觀禮人群的注意,山下已有人議論道:“快看,那最先凌亂的不是華明城的弟子嗎?道心如此不堅是如何進入外門弟子人選的?莫非是有人收受了好處?”

    旁邊一人趕緊捂住他的嘴:“千萬不要亂說,這次華明城的內招可是外門排名第六十六的許明宗等三位師兄去負責的,你他娘的亂說,就不怕一覺睡到明天早上醒不來?”旁邊那人聽后面色如土,頓時收聲不語。

    山上登仙臺上的觀禮人群中有人低呼道:“南昭城的弟子中出現了道心不穩之人,那黃衣勁裝青年之前表現不錯,可惜了!”旁邊一人道:“你閉嘴吧,不要眼瞎,那黃衣帥哥可是我們陳飛魚師兄的堂弟陳一男,之前長嘯高歌一曲不過是抒發一下心中所感,試想如此良辰美景之時,隊伍中還有美女陪伴,誰還沒有個詩興大發,欲一抒胸臆的想法?”

    之前說話那人一愣,往旁邊打量了一眼,見一紫衣道服,氣宇軒昂的青年人佇立眼前,面無表情,正是內門排名第一百八十位的陳飛魚師兄。其身后一人正在努力給自己眨眼睛,心中恍然一悟,忙改口道:“我道那黃衣之人氣勢不凡,之前在華明城的隊伍里一直領先,原來是陳飛魚師兄的堂弟,果然…果然…”

    那陳飛魚師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是秦懷古師弟吧?有什么高見?你覺得果然什么?”先前說話的那叫秦懷古的師弟低頭拱了一禮,道:“陳師兄見笑了,師弟我哪能有什么高見,就不耽擱師兄您看風景了,師弟我告退”遂從觀禮的人群中退出去了。

    此時正是要緊時刻,半空中一陣鷹唳之聲傳來,眾人抬頭看時,見一只巨大的禿鷹從云層中探出頭來,一玄衣道袍的老道在鷹背上道:“云烈師弟,執法堂授意師兄我來監督此次考核,凡道心不穩、境界不穩、實力尚淺的弟子,你可以將他們收入雜役堂了,剩下的弟子繼續看他們的造化!

    其人立于鷹背,浮于云端,但語聲如濤傳遍了山間。

    “那是執法堂的副堂主唐黎長老,天人境五重的高人”登仙臺上有內門弟子說道。

    “唐長老的三千金是我們的唐小眉師妹,其如玉美顏,可惜太冷傲了,無法一親芳澤!

    旁邊一人奚落道:“聽說唐師妹已經被外門的豬拱了,你就不要妄想了!

    弟子們各自低聲議論,古松下的云烈長老早已飛身而起,御風飛到唐長老不遠處,拱手道:“見過唐師兄,既然執法堂已給出明確意見,那師弟我遵從便是”

    云烈長老語罷從半空中稍稍降下身形,袍袖中忽然飛出靈氣之手往登仙梯上點落,數息之間便將正艱難攀爬在登仙梯后面的雜役弟子們拿上了登仙臺,投入到雜役堂去了。

    雜役弟子隊伍里的林明知,還有修煉弟子隊伍里的幾個境界不穩的,包括那個華明城叫陳一男的修煉組的弟子也被剔除出來投入到了雜役堂。不過雜役堂也有一兩個天資出眾的黑馬靠個人實力進入了修煉弟子的隊伍,如此一來,余下在登仙梯的弟子共六十余人。

    騎鷹浮于云空的唐長老在一聲鷹唳聲中隱入了云端。登仙臺上和登仙臺下的人群有了小小的騷動,畢竟,剛剛出現的情況對部分人的利益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之前收受了賄賂的多少有了一些心虛,想到要如何去應對宗門的問訊,另有在宗門里背景更加深厚的,馬上想到了事后去如何運作,再求瞞天過海達到目的。

    剛剛出現的情況對登仙梯上剩下的人來說也產生了一點影響,畢竟那么大的動靜對于大家的心境來說也是更大的考驗。

    林琴音經過之前兩個階段的境界提升,心中已經篤定如山,每一步落下,雖然仍是飛越之感,心中卻不急不躁,三百步之后心竅里一動,又漸漸進入了若有若無的明悟狀態。心中不由想到,明明是一步一梯,何來飛越千山之感?千山飛過,仍有千山,這修真一途,何處是個頭?!心里猛的捉住一個感覺,隱隱明白到:原來這最后的三百多梯是要讓人悟得修真路上無捷徑,貴有恒,唯堅持!

    一通百通,心底更加空明無礙,閉上眼去,每一腳都踏踏實實,不再產生飛天遁地的虛幻之感,進而自己的心神之力釋放到腳下,去摩挲古舊石梯的安靜、滄桑、堅定…

    背脊上再次響起弓鳴之音,林琴音大踏步跨過每一級石梯,也不再刻意去壓抑周身氣脈的變化,登仙臺下、登仙臺上的驚訝目光也不去管,自是信步閑庭任那云卷云舒。

    之前登仙臺上已響起一些內門弟子的躁動聲音:“那最前面的身著紅衣的師妹氣宇不凡,人又長得貌美無雙,我想跟她成為道侶…”

    身邊不斷有人打斷這些意淫之聲,“撒泡尿照照去,排隊排隊…”

    最后幾步毫無滯礙,林琴音渾身竅穴弓鳴聲不絕,上得登仙臺來不及與云烈長老致意,趕緊找了一個人少的地方盤膝坐下來以待順勢突破。身旁早有兩位心生愛慕的內門師兄過來護法,但仍不及云烈長老的速度,云烈長老揮手間已為她結了一道靈氣屏障,以助力她順利突破…

    3。水底修煉

    碧水潭邊。

    此時正是中午時分,烈日當空,萬里無云。小峰感覺到肚子有一些餓了,便在水潭邊的石臺上將身上的衣物脫去,撿起昨日丟棄的那一條鐵木,跳入水中去獵游魚。

    今日入了水,有了昨日的經驗,很快就心神合一與那流水的去勢合到一處,水流里十數丈的距離里有什么浮游生物都清晰的入了小峰的感知。

    很快手中的鐵路就戳中了一條大魚,足夠自己一餐食用的了,但小峰并沒有就此停歇下來。吃食只是滿足一時口腹之欲,小峰想到了借水波里刺魚的方式來修煉自己對器物的運用,第七魄里有地星位面太極劍和西式擊劍方法的練習記憶,小峰就將兩種方法融入到了鐵木的使用中,偶爾還有八卦刀的意,為了增加修習的難度和避免刺傷水潭中的魚,小峰特的將力量控制在點到即止的力度上。

    剛開始的時候,這是很難的,既要有閃電般的速度才能確保刺中水中的魚,但速度快了力量又難掌握,反之力量不夠的話又破不了水勢,更無法做到一擊即中。好在小峰心性堅定,韌勁十足,反復琢磨了兩個時辰之久才漸漸練得得心應手起來,手上所發之力很少再傷到魚,鐵木刺出,也有十之六七都能中的。

    如此練習下去,之前一口氣可以在水中屏息數息,之后慢慢可以撐到半個時辰之久,小峰明白自己進境如此之快最主要還是得益于丹田內息里的水木之氣和神魂里的水生木蓮之意,使得人與水相互間的排斥越來越小之故。

    如此三個時辰之后,肚子里的饑餓感上來了,小峰方停歇下來,跳到石臺上再去享受他的烤魚。

    這修煉中有如此的樂趣,山谷之中又沒人來打攪,小峰便養成了習慣,早晚間把神魂浸入到水潭里或山林間去吸納水精木華之氣,助益神魂海長大,而白天之時便跳入水里反復練習刺魚之術。

    十日之后,小峰進步神速,水中屏息時長已可達一個時辰,刺魚之術越發精妙,速度越來越快,用力越來越巧妙,準確度也越來越高,往往十之八九發出必中。

    如此又過了三五日,這一日是小峰出了洞府的十五日了,中午飽食了一條烤魚之后,小峰才想到要回洞府里去看看小鼠的動靜,前幾日他偶爾還能感應到小鼠用神魂掃視到他,但近兩日小鼠卻奇怪的消除了神魂聯系。小林子在洞府里不吃不喝數日,莫不是懷孕了?但一想到對方也是公的,就不再做他想。

    小峰想到回洞府去時突然犯了困惑,那一日被老祖用神通拿入洞府,之后并沒有教自己回去的法門,此刻小林子裝死不理,自己如何是好?

    好在小峰現在已悟出一些靈力御使之法,便從水潭邊飛躍而起想要鉆入那瀑布里去尋找洞府的門戶,這一躍,也有三二十丈高下,躍到空中被瀑布迎頭一擊,便象一只螞蚱一般被垂天的激流打落潭中。

    所幸身體早已練得如鋼似鐵,沒有受傷。當下小峰從水潭中直接躍起,不過三五丈的高度又被瀑布之流的數萬斤重力打入水潭。只是小峰心里不肯認輸,仍是不斷去嘗試進入瀑布里。半個時辰之后終于精疲力盡,小峰便任由自己快要脫虛的身體漂浮在水潭的水面上,閉了雙眼一動不動,但心里第一次開始感覺到自身力量的渺小。

    小峰在心里尋思:小林子說三個月之后要達到混元境巔峰,如今自己只突破了一次,修為仍在混元境第一重,這往后要如何努力才能達成目標?以前聽小姑姑說,御氣境中期就可御風御劍,自己已經是混元境了,卻為何做不到?

    他自不知這御風、御劍不過是術法罷了,無人傳他靈力馭使之術,他如何能天生就能飛天御劍?胡思亂想一番之后,小峰也想不出頭緒,索性拋下念頭把身體緩緩往水潭里沉下去,一邊神魂下沉深入到水里。

    數息之后,不知不覺中他的神魂與瀑布、流水、靜流融入到了一起。進入這種奇妙境界之后心神里忽然勾動了之前關于內家拳樁功中的倒海式。這倒海式是小峰自創的功法,小峰畢竟對這一世的道家修真之術認識尚淺,還沒能創造出完善的修練功法,但他得到生命元果中的好處并集兩世的智慧,此刻沉入冥想之中,心中慢慢的就找到了另一把鑰匙。

    內家拳的意念之力就是觀想和體悟,這一世這種能力被放大到無數倍,修煉上的籓籬迅速就被打破,很多東西都可以無師自通了。

    小峰從水里翻身站立在水里,開始自己倒海式的修煉。因為神魂觀想之法他早已駕輕就熟,很快丹田中就有了熱力,丹田中的混沌氣團也開始循環旋轉,全身竅穴自動打開,潭中的水精之氣緩緩匯入體內游走周身,如此運行一個周天之后,小峰啟動意念以倒海之意勾動水潭中的水,觀想著將水潭里的水倒貫入瀑布中。

    半個時辰之后,小峰恍惚間感覺到了身邊的水與自己的肌膚發出了輕輕的顫栗之感,雖然很微小,甚至若有若無,但小峰的確是真實的感受到了,這種體感是倒海式功成的第一步,小峰內心開始活絡起來,繼續以水磨工夫去慢慢體悟印證。

    不知不覺中,夕陽西去,天開月明,星沉河漢,天上的月華星輝都緩緩沉降到水潭中來,使得水潭中的靈氣更加的充裕。小峰在水潭中慢慢調動體內靈息數個周天之后,又聽見了那熟悉的雷閥和弓鳴之聲在自己的背脊與身體里響起,一聲接一聲的響鳴之后,終于迎來了自己的第二次突破。

    小峰將身體從潭中升起,直接盤膝坐于水面之上,打開頭頂三陽百匯穴,引得天地靈力水精木華猛的貫入體內,不到一個周天,體內雷鳴聲震天而響,全身竅穴一起震動,百脈中傳來猛烈的靈氣沖刷之感,丹田中的那一個混沌氣團也在不斷的旋轉中沖散、重組,之后氣團越來越晶瑩透亮,逸散出濃郁的水木之精。

    行功正到最關鍵之時,小峰的靈魂中突然有了一種莫名的恐怖之意,這種感覺是上一次潛入水潭深處時被什么兇猛之物跟隨的同樣的感覺,非常真實,難道水潭中真的有什么兇猛的妖靈或水獸?

    小峰的神魂此刻正處于最脆弱的狀態,任何外力的干擾除了會讓他的突破前功盡棄之外,神魂肯定會受到非常嚴重的傷害。但小峰無力做出任何的防御準備,神魂唯有苦苦支撐,體外的靈氣導入一絲一毫也不敢放松。

    水潭深處水波開始蕩漾,危險更加近了!

    正生死關頭,山巔的瀑布突然無聲的分開,一道金毛小鼠的虛影流星般墜落而下。小峰與小鼠是魂魄相系的關系,他受到致命威脅,自然已驚動小鼠。小鼠降落到水潭邊的一株巨大的松枝上,蹲在樹丫上對著水潭中低聲的咆哮。

    小鼠的樣子不再是之前的小鼠,身軀恐怖的慢慢變大數倍,全身金毛豎立,雙眼之中環繞著無情的星核之焰。

    小峰與小鼠有魂契之盟,小鼠的滔天威凜自然對他的神魂產生不了影響,反倒是這一刻,小峰心中突然獲得安寧,心神不再有絲毫的波動,于是全力開始突破。

    小鼠嘴里的咆哮之聲漸漸變成了低吟,象是在用屬于另外一個物種的語言與潭中的什么東西在做著某種交流。水面慢慢的恢復了之前的形態,水潭里的危險感奇怪的消失了,小鼠飛身而起投入到瀑布里,這一來一去不過是數息之間,當真是神秘而詭異。小峰的突破在這一刻也已到了水到渠成之時,隨著體內竅穴的最后一聲鳴響,丹田歸藏,靈力匯入,一切終于緩緩歸于平靜…

    此時天地之間進入到一種神秘的空靈和恒靜里。瀑布、水潭、奔流之水、天上的明月、星辰相互輝映,構成了萬古長夜的一景。云山堆疊,荒林無邊,唯小峰一人在此刻感受此間的無限偉力。

    混元境第二重!

    小峰等到境界穩定之后,才開始回想之前的恐怖。此刻一切煙消云散,天地祥和。他勾動神魂,看到了自己的神魂海里一只小鼠的虛影躺在里面,小鼠也正看著他,眼神里流露出無限歡欣。是在為他的突破成功而高興嗎?但小峰卻恐懼的感受到它的魂力正在詭異的慢慢萎謝,如秋日的花朵…

    小鼠難道受傷了?小峰一驚,從水潭中躍起。

    這一次直接飛起七八丈之高,瀑布垂落的重力無改,但小峰的身體里已多了一種逆水而上的能量。雖然這種能量很微小,但他的雙手已可攀附在瀑布后的巖石之上并用肉身抵抗住瀑布之流的猛烈撞擊之力緩緩攀援而上。他知道突然間能做到這些,除了境界提升的原因之外,更多的是倒海式帶給他的對于水之密碼的理解和認識。

    到了瀑布高處百十丈之后,此處山石明顯凹入了一塊,小峰心中默念了一道口訣,山石凹陷處立刻現出了一道透著光的洞穴,小峰知道這是夜明珠和靈石的光芒,小峰輕輕飛身而入。

    小峰進入洞中,見小鼠躺在玉臺的蒲團上,眼中已完全失去了神彩。小峰也感受到了小鼠氣息的微弱,這是一種病入膏肓的彌留之態。小峰心里一緊,生出無限傷感的情緒來,他跪下去將小鼠輕輕抱在懷中,溫柔的撫摸它的皮毛,哀傷的道:“小林子,這是怎么回事?”

    小鼠的頭往他懷里無力的拱了拱,在小峰神魂海里的虛影縮成一團,輕輕喘息道:“本圣死不了…本圣是天地之尊,如果本圣自己不想死…天地之間,誰也不能讓本圣死!

    小峰啞然道:“你現在的樣子不是離死不遠了嗎?”

    小鼠喘息了片刻,在小峰的神魂海里輕聲說道:“本圣這個樣子可能真的不是天地之尊的樣子了…快,把本圣放到靈池液里!

    靈池里的靈液已積液成池,石鐘乳上的靈氣噴涌如泉。小峰急忙掠過去將小鼠放入靈液池里,小鼠尖尖的小嘴對著靈液池里輕輕一吸,那半池靈液瞬間就入了它的肚子。

    小峰目瞪口呆的打量著它盈尺的身軀,這半池的靈液少說也有數千斤,如果是這么多水,十頭水牛一天也難以喝完,就不明白靈液到底被小鼠吸到哪里去了。小鼠輕輕的打了一個飽嗝,說聲:“好點了!”果然,小峰看它說話間的神情間恢復了幾分生氣。

    小鼠氣息幽幽的道:“將神魂海打開,本圣要到你的神魂海里去溫養!

    小峰嚇了一跳,道:“我的神魂海里如何裝得活物?”

    小鼠鄙夷的望了他一眼,氣喘吁吁的道:“你的神魂海是被本圣改造過的,本圣說去得就去得,那里面可是天地間的奇妙之地。本圣之前沒想過在里面寄宿,一則是你的神魂海剛剛塑造,不夠廣大,空間也不穩,再則,本圣也沒有受傷,現在情況不同,本圣為了你神魂受損,只好去里面寄宿數日了!

    小峰見它如此說,只得答應了,輕輕放開眉心祖竅。眼前金光一閃,小鼠瞬間消失。小峰再展開神識內視,神魂海里那株碧綠的小樹苗旁,小鼠現出了本體,不再是之前的靈魂虛影了。

    小峰嘗試著神念一動,吶吶道:“小林子,你現在如何?”

    小林子在小樹苗旁邊翻身打了一個滾,嚷道:“本圣要睡了,有屁就放,沒事別哼哼!

    小鼠打滾的時候小峰的神魂海隨之一陣晃動,他不由驚恐的道:“你叫的如此大聲,是要震死我么?”

    小鼠翻了一個白眼,道:“不好意思,本尊的本體中帶有天地威凜,剛剛沒有收斂氣息,驚到你了!”

    小峰自不去理會,只道:“快告訴我你怎么突然間就受了傷,剛剛你的狀態看起來讓人好害怕!

    小鼠打了一個呵欠,精神萎頓的道:“你忘了水潭中的事罷?”

    小峰說道:“我隱隱覺得正是突破之時最緊要的關頭你出現了,我能猜到也許你再晚一點,我就已死在水潭里了,這之后的情形已不大記得!

    小鼠哼了一聲,道:“你自是不知,那潭底藏著一物與我來路相仿,本來在這潭底蟄伏數萬載之久了,說起來比我跟老家伙到來的時間更早!

    小峰聽得呆若木雞,“萬載之物?這小鼠到底是什么來頭?它這么小的身軀怎么可能是幾千上萬載的老怪物?那水潭中的怪物呢,又是何物?老祖呢?老祖是不是更厲害?”

    小鼠與他神魂相通,自然對他心中的念頭了如指掌。

    小鼠道:“老家伙在此間只是一道神念停留而已,數日前你見到他時,正是他神念消散回歸萬域之外的法身之時,所以他沒有時間指點你修煉之術,只是用此間的神魂余力幫你彌合了你的神魂裂痕!

    小鼠休憩片刻,然后道:“老家伙定是知道那物的跟腳,與那物互不交道,相互也不招惹,在此已相安無事了幾千載!

    “相安無事幾千載?一個神秘老祖在這姑蘇城外的瀑布洞府里,一個絕世大妖潛伏在這不知深淺的水潭里?如果這水潭中的那物真那么牛逼,豈不是姑蘇城里數萬人與大妖為鄰尚不知?”想想真是恐怖。

    小鼠在神魂海里咬牙切齒的道:“本圣這幾日封閉了神魂,本來正為打破神魂里的封印而閉關,神魂和咒力水火不容之時,不曾想你在這水潭中突破時震動了它的水府。它有感你修習的水系功法欺天,所以才動了要吃你的念頭!

    小峰聽到這時心神里一顫,回想起之前自己生死懸于一線之間的情景,不覺背心一寒生出無限的后怕來,汗水瞬間濕透了衣服。

    小鼠咳嗽了幾聲道:“本圣見你快要成為它的血食,無奈之下只得忍了咒力反噬之痛來救你,所以為此魂力損失大半!

    小鼠的氣息越來越弱下去,嘴里喘息著道:“本圣這一次必要休眠數載魂力才會恢復了!

    “要休眠數載?你不是說數天嗎?”小峰汗出如漿,隨后又好奇的問道“你的神魂里有封印嗎?誰給你下的封?”

    小鼠翻了翻白眼,道:“如果不是本圣的神魂里有封印,本圣也不用到此間來受罪了,這也算是你的造化”

    小鼠困倦之意更濃,道:“好在本圣已用血脈之力震懾住了它,也與它達成了協議,之后水潭中由你自由來去不得傷你分毫!

    小鼠不理會小峰將信將疑的樣子,威脅道:“本圣沒醒過來之前,千萬不要來打攪我老人家,不然本圣會吸食你魂力來作為懲罰…”

    小峰沒有聽得它講完,嚇得趕緊從神魂海里退出了自己的神識,恍恍惚惚中好象聽見小鼠斷斷續續的聲音從神魂海里傳來:“記得三月之期,三個月一定要達到混元境巔峰。另外,三月之內,你要去一趟潭底水府…這是我跟它的協議…”

    “什么鬼?什么協議?”

    “那水底的怪物要吃我,我還下去,不是自動送上門么?你怎么能這樣?…”

    …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100万炒股玩短线 股票分时图和k线图 淘宝天天红包赛步数越多奖金越高吗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上海十一选五一天几期 云南11远5开奖结果 手机模拟炒股app 体彩20选5奖金计算 广西快3走势 河南快三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