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初入宗門(下)

章節字數:6063  更新時間:19-08-25 08:03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4。林明知的恨

    林明知此刻正在膳房后的聯排房里,這里是雜役弟子的住宿區。聯排房每四人一間,里面空間狹小,家具也只是每人一張床,一個小小的儲物箱。如果要打坐修煉也只能在床上,不過碧云山上的靈氣比姑蘇城里濃郁太多,也算是不虛此行了。但就個人目標來說,林明知心中卻有著無限的失落和憋屈。自己在姑蘇城的年輕一代里也算是叱咤風云之輩了,之前的內招名額里自己可是外門修煉弟子的身份,如今成了雜役弟子,身份地位立刻有了天淵之別,一起從姑蘇城來的余下九人里,就自己出現了如此丟人的事情,以后宗門里抬不起頭來,家族里也無法面對!

    林明知心里忽然生出痛和恨意來,他在心頭喃喃道: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他想起流云峰,雞頭鎮那晚…

    時光倒流…

    “張師兄,我小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從林琴音的房間里出來,林明知跟在張師兄后面,輕輕問道。

    張師兄徑直回了他自己的房間,打開房門的那一刻冷冷拋出一句話:“你進來!”

    林明知小心翼翼的進了張師兄的房間。蠟燭的微光里,他看到張師兄陰晴不定的一雙眼,他很困惑。

    “張師兄,怎么了?”

    張師兄沒有直接回答,看了一眼低頭站在自己跟前的這個沒有什么交情的姑蘇城子弟,道:“明知,你想不想順利進入宗門成為正式的外門修煉弟子?”

    林明知突然被他這么一問,心里一愣,趕緊道:“一切尚需張師兄提點!”

    張師兄莫測高深的一笑,道:“但張師兄有求于你,不知明知師弟愿不愿意出手相助?”

    林明知如墜霧里云里,不知道這張師兄的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么藥,只好硬著頭皮道:“張師兄您請說,只要明知我能辦到的事,刀山火海里也愿意去!

    張師兄呵呵笑了一聲,表情忽然稍稍嚴肅了起來,目光直視著林明知道:“我也不跟你繞圈子,實話跟你說吧,師兄我看上了你的十九妹妹林琴音,想要跟她結為道侶!彼胍辞辶置髦谋砬樽兓,林明知卻一味低著頭。

    張道明語氣略略提高了一點,道:“能被在碧云宗外門排名前八十的師兄垂顧,明知,你說說,這是不是你們林家的榮幸呢?”

    林明知的頭低得更低了,嚅囁道:“秉張師兄,我們山野小城的人能被張師兄你這樣的宗門師兄看顧,那是我們林家榮幸,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張師兄的聲音有了一點冷。

    “只是不知道我林琴音妹妹的心意如何?”林明知微微抬了一下頭,道:“張師兄要我怎么做呢?”

    林明知心里似乎有了一些明白,看來今晚自家小妹房里發生的事恐怕不是鬧烏龍那么簡單了,但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卻不敢去想。

    張師兄聽他如此說,略微遲疑了一下,似有了一些猶豫,過了一會兒,臉上神情漸漸平和了起來,他緩緩道:“今晚已經太晚了,就不講了,我也知道了你的心意,放心,明知兄弟,以后在宗門里我會罩著你的!

    林明知突然一直高高在上的張師兄叫了一聲明知兄弟,不由背心微微發涼,他也不太聽得懂張師兄最后這句話里的真實意思,忙接過張師兄的話來,躬身道:“那張師兄您早點歇息吧,明知告退!”

    三日前碧云宗天香榭。

    張師兄在林明知的臨時住所里找到林明知,道:“林師弟,三日后宗門入門考核有沒有信心?”

    林明知施禮道:“明知感謝張師兄照拂,明知有信心能順利通過這次的宗門入門考核,正式取得修煉弟子的身份!

    張師兄笑了笑道:“我也看好林師弟你啊,畢竟你可是我親自從姑蘇城帶回來的人,你順利通過,師兄我的臉上也有光!”

    林明知低著頭道:“感謝張師兄垂顧!”

    張師兄沒有接他的話,只是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看得他背心發麻。

    張師兄雖然沒有很嚴肅,但他的氣場和氣勢很快就讓林明知額頭見汗。林明知突然響起一事,忙抖抖索索的從隨身的儲物袋里取出一個錦帕包著木盒,然后當著張師兄打開。木盒打開后,里面是一塊靈氣氤氳的三品靈石,林明知慎重道:“張師兄,我姑蘇城林家不比其它城勢力顯赫的門閥,這一塊三品靈石也是家族收藏之物,早就準備要孝敬張師兄的,請張師兄笑納!”

    張師兄望了望他手中的靈石,遲疑了一下道:“師弟太見外了,師兄沒有別的意思,只是過來跟師弟你打打氣,聊聊天,你的靈石,有一些貴重,日后修煉途中,你比我更需要它,師兄就不奪人之愛了!

    林明知不解張師兄為何不將靈石收下,畢竟一枚三品靈石對于一般的修真者來說,也算是奢侈之物。但在張師兄推讓了兩次之后他也不得不將靈石收了起來。

    張師兄沒有走,接下來對林明知說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張師兄道:“林師弟,你聽說了昨夜琴音師妹與我們外門號稱琴劍雙絕的楚大流師兄和琴一事了嗎?”

    林明知搖搖頭,道:“明知我不清楚!

    張師兄看了他一眼,道:“估計你也不十分知情”他接著道:“楚大流在外門中朋友極少,這個人持才傲物,眾師兄弟們都敬而遠之,而且他最近得罪了外門排名十六的謝飛猿師兄,琴音師妹跟這樣的人認識,對她以后在宗門里的發展估計不十分好啊…”看了一眼林明知后,滿漢深意的笑笑道:“我也是為了你們兩兄妹好,特意提醒一下!

    林明知的確對這些事情不知情,見張師兄如此“善意”提醒,只好躬身表達了對張師兄的謝意。

    張師兄聊到這里忽然話鋒一轉,對林明知道:“明知師弟,你還記得前幾日在流云峰那晚師兄我對你講過的事情么?”

    林明知一愣,響起之前流云峰雞頭館那晚張師兄對他所說欲染指十九妹的話來,他心知有禍躲不過,只好硬著頭皮問道:“張師兄指的是…與我十九妹的事情唄?”

    張師兄笑笑,道:“看來明知兄弟并不糊涂啊,你跟你十九妹是宗室兄妹關系,如果你去幫我說項,她會聽的嗎?”

    林明知嘆了口氣,搖搖頭道:“稟張師兄,我這十九妹從小個人修煉天賦十分出眾,深受家族嬌寵,她怎么會聽我的呢?”他苦笑道:“而且我只是她堂兄罷了,對她的影響是非常有限的!”

    張師兄默默點了點頭,不置可否,接著突然問道:“明知師弟,如果你個人受到了什么威脅,你的十九妹會不會拋下個人安危去救你?”

    林明知嚇了一跳,瞬間背心發涼,膽顫心驚的道:“張師兄,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莫不是這宗門里還有什么危險不成?”

    張師兄見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擔心,宗門里安全無比,怎么會有危險,我只是隨便問問,了解一下你們兄妹間的感情如何,明知師弟你不要誤會!

    林明知心里方悄悄松了一口氣。

    估計時間差不多了,張師兄似也有了告辭之意,但他離開之前有意無意的對林明知道:“師弟你要好好準備,宗門入門考核之事非同小可,尚有很多未知變數。師兄告訴你一個事,之前有一個御氣境初期的世家子弟在宗門入門考核的時候都不小心被登仙臺上的規則之力刷下來了,師弟你煉氣境八重,更要好好把握啊,大意不得!

    林明知一震,心里道:“這御氣境初期可比煉氣境八重高了兩個境界,居然都馬前失蹄了,這登仙梯上到底有什么玄機?”

    林明知心里正不知如何去回答張師兄的話,張師兄好象恍然記起一件事來,對林明知道:“哦,我想起來了,剛剛師兄來時擔心你三日后的考核會出現什么意外,特意準備了一個小小禮物,你看,我們只顧著說話,差點把這事忘了!

    說話間,張師兄從自己隨身的儲物袋里拿出了一粒碧瀅瀅的什么植物果實,上面靈氣縈繞,香氛撲鼻,一看就不是凡物。張師兄道:“這粒是固元草的果實,能固你境界,避免在登仙臺上出現意外!

    他見林明知眼神中有所猶豫,便道:“當然了,師兄我也不會白幫你,如果你順利進入宗門,記得有機會報答師兄一二才是!闭f完見林明知似仍有所顧慮,便笑道:“你還害怕師兄害你不成?”

    林明知臉色尷尬的道:“豈敢豈敢!明知怎么會懷疑師兄您的好意,只是想到平白得了您的好處,怕日后無以回報!”

    張師兄笑道,“明知你言重了,這粒固原草的果實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東西,你更不要擔心我是因為你十九妹的緣故才幫你的。之前我已經講了,你是我從姑蘇城帶過來的人,我自然是希望你順利度過宗門考核,所以你就不要推遲了,當著我的面將這一粒固原果服用了吧!”

    張師兄的好意,林明知自是無法再拒絕,他伸手從張師兄手里接了那一粒固原果過來,囫圇吞了下去,然后對張師兄躬身道:“感謝張師兄厚誼,明知沒齒不忘!”

    張師兄見他服下了,只冷冷笑笑,不再說一語,自出門去了。

    林明知心里忽然覺得有了什么不妥,卻也不明就里。張師兄剛走,那固元草果實的藥力才化開,一股濃郁的藥香味迅速充斥著胸腹,讓人覺得十分的舒爽。

    一會兒間尾脊上有一股熱力升上來,經脈中靈氣開始躥動。這是要突破嗎?這粒固原果竟如此厲害?林明知心頭大喜,趕緊盤膝坐下來用周天搬運之法導引體內氣血。

    但接下來,林明知的臉色逐漸開始變得慘白,因為體內氣息躥動之后,丹田里的氣息越來越不穩,他一邊壓制,但很快就感受到了自己的境界在不斷下跌,半個時辰之后,最后竟跌到了煉氣境四重。

    這固元草的果實是假的?這到底是什么果?

    之前自己就已懷疑張師兄不會平白無故送來好處的,都怪自己拒絕得不夠堅定,好處沒有得到竟然害得自己境界下跌得如此厲害,想到三日后的宗門入門考核,林明知頓時面色如土…

    聯排房里,林明知心火上升,五內俱焚。

    “呯!”的一聲,房門忽然開了,被人撞開的。林明知心情本就十分的不好,沒抬頭就斥道:“是誰這么粗怒?如此沒有教養!”

    “喲!喲!喲!是誰火氣這么大?不好意思,敲門的聲音大了一點!”一位白衣道服的年輕人佇立門口。其人吊眉、三角眼、面無余肉,正皮笑肉不笑的對著林明知抬起來的眼睛說道:“各位新來的師弟,本人是外門膳房主事徐有才!”

    房間里還有三個今天一起住進來的雜役弟子,一個來自南昭城的叫謝小虎的,一個來自華明城的叫文東的,還有一個是東峻城叫許大力的,三人與林明知一道是今天剛剛加入宗門的雜役弟子。三人見膳房的主事師兄過來了,忙從各自的床上跳下來爭相施禮道:“見過徐師兄!”

    林明知面上一紅,也站起來拱手道:“姑蘇城林明知見過徐師兄”

    徐有才也不進門,眼角微微掃過其余三人,對著林明知道:“姑蘇城的林明知林師弟啊,久仰!”

    其余三人面面相覷,心里嘀咕道:“這姓林的怎么如此牛逼,這么快就得到膳堂主事的禮遇?”

    林明知也不知對方對自己有何久仰的,只能賠笑道:“徐師兄客氣了,林明知初來咋到,還望徐師兄關照!”

    那徐有才打了個哈哈道:“好說好說!”側目對著其余三人,道:“把你們的腰牌拿過來給本師兄看看!”

    那三人不知何意,忙將自己腰牌掏出來欲遞過去。徐有才眉眼抬了一下,居高臨下的道:“各自報給我聽,本師兄哪里有時間看你們的牌子!

    那站在前面的東峻城的許大力看了一眼旁邊兩人,清了清嗓子,爭先報道:“三八八一七…東峻城許大力”

    旁邊一人正要保號,徐有才伸手一阻,道:“好了,就你,三八八一七,以后你負責照顧林明知師弟的飲食起居!

    房里四個人一起傻了眼,不知道出現了什么情況。徐有才要的正是這個效果,他臉堆諂媚之色對林明知道:“林師弟,張道明師兄打過招呼了,要我關照你,看來張師兄跟你關系不錯?”語氣一轉,再對著其余兩人道:“你兩個,以后做事要有眼色一點,多尊重林明知師兄!

    徐有才對其他人說話的時候,居高臨下的氣勢立刻顯露無疑,他傲氣凌人的道:“林師兄不是你們能比的,他的妹妹林琴音師姐是今天修煉組考核的第一名,也是張道明師兄將來的道侶,你們能跟他住一屋那是你們的榮幸!”

    另外三人恍然一悟,立刻在狹小的空間里爭先對著林明知施禮,紛紛道:“請林師兄以后多關照!”

    林明知面上漲得通紅,這徐有才不提張師兄還好,一提心里的火就騰騰騰的不知道怎么發,心道:“這張道明真是太卑鄙了,害我不說,還胡亂對外講十九妹是他的道侶,這不是敗壞十九妹的名聲么?這外門里他呆得年深日久,人脈早已根深葉茂,信他的人肯定是多了去,看來此人對十九妹動的心思的確很深!”

    林明知正尋思著該如何應對,卻聽屋外一個聲音道:“剛剛誰說我是張道明師兄的道侶了?”抬頭一看,真是奇了巧了,來人不是自己的十九妹是誰?

    林琴音帶著蔡小娥、黃茉莉正款款走到房子近前。三人本來容貌非凡,更因林琴音在今天入門考核里奪得魁首,早已名震外門,這聯排區平常哪里會有外門的師姐過來拜訪的,三人的到來迅速成為了關注熱點,馬上就聚集了幾十個膳堂的雜役弟子在一旁觀望。

    徐有才見狀慌忙出了房間,拱手道:“來的可是林琴音師姐?膳堂主事徐有才有禮了!”

    林琴音虛虛回了一禮,道聲:“徐主事客氣了,我家林明知哥哥入了膳堂,以后屬你管束,少不了要討你麻煩,還望關照一二!”

    那徐有才聽她如此講話,正有拍馬逢迎之辭欲說,林琴音玉容一整,道:“但徐主事應明白我林琴音剛來碧云宗不久,并非是誰的道侶,今天正好借師兄你的金口傳一下話,避免我林琴音以后真跟哪位師兄產生了讓人誤會的地方!”

    那徐有才眼巴巴望著三位貌美如花的小師姐一雙三角眼正泛著桃花,滿面諂媚的笑著,他本以為自己聽從張道明的安排照顧了林明知,此刻逢著正主,定會對他溫言有加,不曾想自己如此用心的安排非但沒有拍到馬的屁股上,那馬蹄子已到了他的腦門,一時懵逼與暈菜齊來,眼中星星與額頭汗水其飛。

    徐有才半響才緩過神來,然后吞吞吐吐的道:“林師姐這話這么說,只怕張師兄那里…不好交待吧?…”

    林琴音不冷不熱的道:“張道明師兄儀表不凡,又是外門中的御氣境高手,外門中喜歡他的師姐師妹定然不少,以他的風度如何會跟我一個剛入宗門的小師妹計較?再說了,我也沒得罪過他,張師兄也無從計較啊,反倒是徐主事是不是有一些多慮了?”

    徐有才見她如此說,知道多說無益了,不得不打了個哈哈,道聲:“師弟我還有事,師姐你請自便”說完便向林琴音等三人拱了拱手,自去了。

    林琴音也沒有進林明知的房間,一是房里有其他人,說話并不方便,二是擔心林明知因為今天的入門考核結果引起的心里落差還沒有平復,貿然進去只會增加他的尷尬,遂在門外道:“明知哥哥,請借一步說話!”

    那林明知這一刻的確是思緒紛亂,之前已在心里覺得自己的堂妹拖累了自己,讓自己無緣無故遭受了池魚之殃,入門考核出現意外,剛剛她的一番話又把把張道明和這徐有才一齊得罪了,估計自己這以后的宗門歷練之路將更是難走,心里不免愈加沮喪,一時怨氣上來,只是在屋里道:“十九妹你走吧,我今天有一些累,不想說話!

    林琴音心里無奈的一嘆,在門外道:“明知哥哥,你之前是煉氣境七重,比我還高兩個境界,妹妹不知你這兩日經歷了什么,但希望你很快振作起來,還會有機會成為修煉弟子的!

    林琴音實在不知道林明知到底經歷了什么,但林明知一聽這話,心頭更是火上澆油,手一揮,略施靈力,將門蕩起,“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不再理會林琴音等。即使蔡小娥、黃茉莉想要搭話來緩和氣氛也一齊吃了閉門羹,一時屋里屋外的外人都尷尬不已。

    蔡小娥見狀只好對林琴音勸道:“林師姐,今天入門考核大家都累了,明知哥哥也一樣需要休息,明晨一早我們尚要參加武煉場點名,回去還要做功課,我們改日再來看望明知哥哥吧?”

    林琴音也心知呆下去沒有意義,于是點了點頭,與蔡小娥、黃茉莉一起回精舍去了。

    回去的路上,林琴音不說一語,但她一直在心中自責:也許自己剛剛對那善堂的徐主事說話過于直接,傷了別人臉面,以后明知哥哥在他手下干活,定然不好相處,日后自己得想辦法幫他彌補才是。

    只是憑她一顆玲瓏心,如何猜得林明知為她承受的一切?如果不是她,如果不是她拒絕了張道明,林明知必不會被算計失去外門修煉弟子的名額,自此修真一途原本將試冀藍天,轉瞬卻墮入凡塵。

    世間事,與其說造化弄人,不如說小人無良!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平安银行股票行情 快乐十分必赢买法 天津十一选五今天第4五 快乐10分口诀前三直 体彩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模拟炒股大赛平台 1分快3规律怎么计算 山东群英会任二绝招 北京pk10技巧规律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