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天地造化(上)

章節字數:6631  更新時間:19-08-26 18:5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林家舊人

    一連數日,小峰都沒有再到水潭中去,一是不放心小鼠所說,另外,這洞府里先天靈氣充足,比水潭邊修煉的好處優勝數倍,遂閉了一個死關,去煉丹田里的混元之氣。本來想能近期可以突破一重,哪想因為神魂海里之前受了生命元果的好處,又得洞府靈氣之助,在二十八天之時,體內靈氣直接突破了兩個境界,達到了混元境四重。

    前幾日也曾去吸得一滴石鐘乳上滴下的靈液,剛剛才消化殆盡,小峰自覺再不能在短時間內求得突破了,便有了到洞府外去透透氣的意思。遂走到洞府水門前,仍舊念一道咒,雙手把那白茫茫的水門一分,跌入到瀑布流里。

    如今水木之意領悟日深,心隨意動之間小峰的身子就如同一片水中的蓮葉,輕飄飄的順著水流而下,落入水潭中時也不沉落。

    深谷里仍然水汽磅礴,瀑布響聲如雷。其時午后時分,多云的天氣,山谷里更顯得山嵐厚重。

    自上一次林家一眾人被老祖降威震懾,這山谷里再也沒有人來過,所以空山幽谷,偶有虎形豹影之外,鮮有什么外來生物出現。

    小峰在石臺上打了一會太極拳,忽然想到去林家西園附近看看,順便去看看吳媽,畢竟被她侍候了幾年,多少也有了一些感情。自己一月前在西園的房里吐血昏迷之后,就沒有了后面的記憶,當時彌留之際覺得自己是要死去了,直至前面那山崗上醒來后已脫胎換骨成另一個樣子,這其間不知道發生了多少事,也不知這吳媽現今如何了。這個孤苦一生被林家的下人們都嫌棄的老婦人會不會因為自己的變故而遭遇了什么不幸的牽連?

    小峰飛身向林家西園方向掠去。這混元境四重的靈力修為一施展開來身形展動比狼奔豹突快了十倍,即使沒有身法技巧,單單是體內靈力支撐帶來的奔跑之力那也足以驚世駭俗。他越壑過丘越跑越快,最后竟躍上高樹在樹丫間跳躍飛奔,如履平地。

    畢竟是十三歲的大孩子,雖然身高已及成人但心中仍未脫頑皮稚意,林間飛鳥驚起之時他突發奇想伸手去擒捉飛鳥,竟然百出無虛,驚嚇得那些小母鳥菊花顫栗驚叫連連。

    前面一片茂林樹冠高闊突兀,分外顯眼,正是一月前小峰醒來的那一處山崗。記得當時自己身上裹著一張卷席,身下是一坯新土,分明是死后葬身之地的模樣。估計是林家的人以為自己死了,把自己葬在此處了吧!但此后發生的事,自己無從知道,幸好大難不死。

    因為在樹枝高處,視線很遠,小峰見了幾顆松樹間的雜草堆里又壘起了一個小小的墳堆,墳堆的土仍是新的,難道此間又埋了新死的冤屈鬼?讓小峰覺得奇怪的是新那個新砌的墳堆的位置不正是之前自己的墳位嗎?難道這里的風水如此好,竟然被人排位占了?

    尋思之間,小峰不覺停下飛飏的腳步,正仔細看時,竟看到墳前的草堆里斜躺著一個人。小峰從遠處的樹上跳下去,拔開齊人的長草慢慢走過去,近前了一看這不是吳媽是誰?

    只見一個面目頹喪的老婦人,身著一件破舊的薄衣,頭發花白蒿草似的亂蓬著,正在地上蜷縮著微閉著眼。小峰拔草走動的聲音驚起了她,但婦人翻了一下無神的雙眼,繼續她的昏睡。小峰望了一眼,尋思道:新墳的墳堆前沒有墓碑或墓排,也不知是誰葬身于此地,吳媽為什么會在這里?

    小峰早已不是之前的面目,不擔心自己突然的出現會驚嚇到吳媽。他走上前去蹲下身,輕聲問道:“老人家,荒山野外,你怎么一個人在此?這墳里葬的是你家里人嗎?”

    吳媽見生人來問,抖抖索索的支身坐起來,一雙神昏的眼努力望著小峰道:“你是誰家的公子?為什么要來打攪我一個將死的老婦人?”

    小峰怔怔的望著她,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她,遲疑了一下,說道:“我只是一個過路的人,見你躺在野外容易招來野獸,于是就走過來看看,您放心,我沒有惡意!”

    吳媽的眼里有一絲懷疑的光,暗啞著聲音吃力的說道:“少年人,多謝你的好意,我已是一個行將朽木不中用的人,不怕什么野獸來,野獸來了到好…我就可以繼續侍候我家少爺了…”

    小峰動容道:“少爺?老人家,你的少爺是誰?你的少爺…不在了嗎?”

    日光西斜,這是九月初的秋陽。日光透過高樹的枝椏照到此處時,斑駁了墳頭,也有幾絲落在了面容枯槁的婦人身上。吳媽的眼中流露出慈愛和追思之意,她喘息著道:“是我林家的少爺,他叫小峰!”她指著旁邊的新墳堆道:“你看,他就在這里等著我,等我去侍候他,我…知道,他一個人…怪可憐的…”

    瞬間有一種霧濕浮上了小峰的眼眸,這一世,人間給他的溫暖不多,但眼前這個吳媽多象第七魄的回憶里那地星上“外婆”的樣子,宇宙的每一位面的我們都在承受相同的不幸么?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他的心里閃過這句話,但接著被吳媽的自言自語打斷,“我知道他是一個可憐的孩子…生來是一個不被待見的孩子,可惜十九姑娘不在了…要不他怎么能被人欺負死…”

    小峰有一點好奇,他問道:“這墳里埋的是你的小峰少爺?”

    他的話打斷了老人的絮絮叨叨,吳媽忽然露出驚恐的表情來:“你…你到底是誰?你怎么知道這里埋的是小峰少爺?你跟他們一樣都是壞人嗎?你們把我是小峰少爺弄到哪去了?”

    小峰心里納悶道:不是你告訴我的么?

    他心里大概猜測到,吳媽有一些神志不清了。

    吳媽大聲的喘著氣,胸中迸出了嚎啕之哭:“他只是個孩子,都死了,為什么你們對他的尸體還不放過?你們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她伸出雙手十指,小峰看到她的手指受傷了,指甲有的反轉,有的已經斷裂,指頭上是干涸的血和泥土,吳媽憎恨的望著他,嘶聲道:“你們把他喂狼了嗎?你看,他的墳堆沒有了,尸骨沒有了,我老婆子用手又給他砌了一個衣冠!銈儭銈儾灰賮碚垓v他了…”

    吳媽一邊哭,一邊大聲的喊叫。

    小峰心里被震撼著,他沒有想到,吳媽對曾經的自己報有如此的善念和愛護。之前聽得人說起吳媽曾經老來得子,好象是說小孩子難養活,多病,兩三歲時被丈夫送到哪個廟里去了。也許她是把自己當成兒子來看待了吧,小峰心里涌起無數的唏噓。

    正尋思著應該如何去安慰吳媽,西邊山野間的林梢處傳來一陣響動,雖然很輕忽,但早已入了小峰的耳中。畢竟混元境四重的五感六識可不是凡人可以比擬的,一里內的風吹草動都逃不過這一境界的神魂感知。

    林家來人了,小峰放目望去,見西邊山林上有四五個人縱躍于林梢,如履平地而來。

    當先一人顴骨高聳,雙眼陰鷙,錦服長刀,正是赤練刀林二爺。他身后三人一人是其三子林群岳,一身藍白相間的勁服,腰懸長刀,氣勢迫人。另有兩人皆勁裝玄服,一看是林家的客卿。

    四人如云飛渡,那林群岳遠遠見了林小峰已嚷道:“巧了,一月前水潭邊的那小子居然出現了!”

    四人身形瞬間落地,林家二長老一邊向這邊走過來一邊陰惻惻的道:“皇天不負有心人,果然是這小子!

    他說話時,身后兩位林家的客卿已成圍獵之勢站到了林小峰身后。

    吳媽睜大眼睛端詳良久,對著林二長老和林群岳跪下哀聲道:“下人吳氏見過二長老,見過群岳少爺!”

    林二長老目光森森盯住林小峰,哪里去理會吳媽這樣一個下人,林群岳道聲“晦氣!”然后對吳媽罵道:“滾一邊去”

    那吳媽哭了一聲,又磕下頭去,嘶聲述道:“林二爺,小峰少爺也是林家的骨血,如今只剩下這一處衣冠冢了,您要為他做主啊,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林群岳不耐煩道:“你耳聾啊,叫你滾開去,怎么如此沒眼色?”話剛落上前一腳將吳媽踢飛。

    林小峰沒想到他如此狠毒,來不及阻攔只見吳媽弱如風絮的身子已飛到旁邊的蒿草叢里。他急忙過去扶住,見吳媽面若金紙,氣息悠悠,嘴邊掛著血絲,看似已傷得不輕。

    林小峰起身看著林群岳道:“林家的少爺果然是心狠手辣,對自己的下人下手也如此狠!”

    林家的兩個客卿一旁喝道:“放肆!你是何人?我林家少爺教訓下人哪輪到你一個外人說話!”

    林家二長老一旁冷笑看著。

    林群岳傲然道:“那小子,那一日在水潭邊被你僥幸走脫,今日你不長眼竟自動送上門來,別說是一個下人打罵了兩下,我殺了她也是我林家自家的事。我林家的地方何時輪到你這個無名無姓的小子來撒野了?”

    林小峰冷冷道:“天下人管天下事,我不許你再傷她半分!”

    林群岳仰天打了個哈哈,好象是聽到了生平最大的笑話一般,傲然道:“大言不慚,你今日能離開此地都難,你還有膽量管去別人的事?”

    林小峰生來對林家的人沒有好感,之前自己被害身死并不想做追究,但如果如今還有人威脅自己,那就另當別論了。

    他不慌不忙的道:“本人要走,又有誰可以攔我?既然你講到上一次水潭邊的事,我倒要聽聽,你林家想要如何?”

    林二長老一旁插話道:“上一次黃家的客卿張長久講到你身上有我林家想知道的秘密,他也為這事身死碧波潭邊,看來他所說定然不差,你身上藏有秘密!”他雙眼中兇光一閃,狠狠的道:“懷璧其罪!在那水潭邊有人保你,此地卻是我林家的地方,你就放聰明點,把身上所藏之物主動拿出來,也許我林二爺發發慈悲,可以留你一條小命!

    林小峰面對著以前的林家二叔,不卑不亢的回敬道:“林二爺口中所謂的放聰明點,在下不懂得如何才叫聰明,林二爺你不妨教教我!”

    林小峰身后一位林家的客卿狠聲道:“何用林二爺教你,某家先教你如何做人!”

    林小峰聽得身后掌風雷動,正往自己右肩擊來。如今不比以前,混元境四重的靈氣修為即使是林家二長老也不一定能吃得消,即使沒有臨陣的技法,但水潭中刺魚術的修煉稍加運用,也不是眼前這些人可以比擬的。

    林小峰將身形稍稍一轉,看似徐徐一動,實則妙到毫巔,那掌風掃過,連他的衣襟也沒能碰到一下。

    身后襲擊那人正自驚訝,忽覺喉間一痛,卻是林小峰側身投懷,并了右手食中兩指輕輕點在他的喉嚨上。轉眼指力透入,擊碎喉結,眼見是生機斷絕了。

    那倒地而斃之人也是御氣境中期的高手了,無聲無息之間就被滅殺,身前身后三人一時都被震懾了。這是林小峰這一世獲得靈力后的第一次殺人,殺伐如此果斷也得益于第七魄記憶里關于近身搏擊的經驗和他在水潭中練就的刺魚術。

    身旁那另外一人反應迅速,已一個凌空鷹爪力向林小峰頭上抓落,仍然是御氣境初期的境界,但見蓄力凝形,憑空一個靈氣爪印撕風破氣從三丈外落下。林小峰雖然是混元境的煉氣高手,但靈力外放傷敵的手段反而不如一個御氣境的,畢竟他所擅長的還只是近身之術。當下他借著自己速度奇快的優勢,在鷹爪力還沒及身之時,已滑躍至那人近前,仍舊是那一招刺魚術的變種,兩指一并,無聲無息刺中了那人的心脈。

    身后林二長老、林群岳相繼出刀,刀聲響起時被林小峰手指刺中心脈的人已倒地氣絕。

    林二爺年輕時赤練刀的威名就已威震南越郡,如今御氣境巔峰實力,赤練刀刀光如雪在掌中飛出,瞬間來回發出五刀攻勢。其子林群岳不過煉氣境三重,手中有刀卻無法御氣飛斬,所以只能在一旁掠陣,并不能向前。吳媽一個日常閉門不出的下人哪里見過這種陣仗,而且此刻氣息欲斷,倒在蒿草中嚇得一聲不語。

    林小峰跟御氣境高手對敵方是第一次,雖然自己煉氣修為遠遠高過對方,但并無靈力外發之術,也無兵器可用,只得仗了自己的速度優勢和水潭中練就的刺魚身法躲避林二長老的飛刀劈殺之術。

    林二長老刀光吞吐數丈,勢如匹練,夭矯飛騰殺氣凜凜,把周圍的蒿草、樹枝斬得漫空橫飛。剛開始時小峰屢屢險象環生,斗得久了,心中越發清明,雖不能攻到林二長老近前,但完全躲開林二爺的刀勢已是游刃有余。斗在后來,隨著自己閃展騰挪身隨意到,不覺心中越發自信,想到之前所無限仰望的不可一世的煉氣高手原來也并非是不可匹敵的神一般的人物,心中興發,不覺在刀光浪潮里大聲吟嘯,聲震長空,讓林二長老都漸漸露出怯意來。

    一時半刻爭斗不下,天色已漸漸晚了下來,那林二長老心中越發焦躁,手上使力將生平所學一一展開,雖然表面上看攻勢兇猛了幾分,實際上自己已成強弩之末。小峰不急不躁,來去飛騰如意,上下翻飛隨心,逐漸已反守為攻,偶有一招兩式能攻到林二爺近前。

    一旁林群岳見自己父親陷入被動,立即加入近戰,刀光霍霍也略有助力。林小峰貼身近前,林二爺手中之刀已不能隔空放出,方握刀御阻,手中刀芒吞吐仍是刀氣如霜,不過眼看就到了頹勢。林二爺心中震駭不已,心想這小子如此恐怖的身手,就算從娘胎里開始修煉也不應該如此厲害,越是相信林小峰身上有什么天地大秘,雖自忖越來越不可戰勝,但心中貪婪之心更甚。

    林小峰在他父子圍攻之下漸漸得心應手,一個時辰之后就占了絕對上峰。此時他在心中想到:這吳媽還在林家,如果自己跟林家結下深仇大恨,這吳媽可能就沒有終老之處了。遂在林二爺露出破綻之后,迅速脫離圈子,行動中仍如穿花蝴蝶一般掠過林群岳身旁,并伸指在林群岳的手腕上彈下,一舉將他手中鋼刀擊落。

    這一切都在兔起鵑落間完成。

    林小峰站在圈子外,口中道:“在下與林家并無怨仇,今天點到即止。我看這個老婆子可憐,還望林二長老能善待她終老!”

    林小峰說完這話,雙目冷冷盯著林二爺,靜靜待他回復。

    對面林群岳雖心中不忿,但一手捂住劇痛的手腕,卻再也不敢多言。林二長老心仍不甘,但自忖畢竟技不如人,也心知對方手下留情了,口中也不再用強,只是冷冷道:“我林家的家事閣下休管,我林家的下人我自有分寸,定會善待于她!

    他目光閃爍,猶豫了一下后道:“只是閣下從我林家的地界上得到了莫大好處,如絲毫不想分潤與我林家,以后凡事皆要小心一些!”

    林小峰心道,如此說來還是在威脅我,果然是欲壑無窮!但既然他似已答應照顧好吳媽,當下也不必再做其它計較,遂冷聲道:“希望林二長老不要食言,不要再欺負這可憐的婦人,如林家繼續恃強凌弱…”林小峰看了一眼地上倒斃的林家兩位客卿,再看向林二長老時,眼中警告之意十分明顯,他一字字道:“到時候我自會去林家為她討一個公道!”

    語罷林小峰轉身揚長而去,那林二長老、林群岳自是眼睜睜看他離開。

    林小峰回到水潭邊正是暮鴉回巢之時,天上殘陽如血,山間暮色蒼茫。

    小峰坐在石臺之上默默回想剛剛對敵之時靈氣在竅穴里跳躍延綿之意,又舉一反三去觀想林家二長老飛刀掠空縱橫之勢,心中忽有一種明悟將來不來,直似小雞脫殼蠢蠢欲動之感。他心中一動,下一刻緊緊守攝心神,反復導引全身靈力往手臂上運使。在他默默守觀半個時辰之后,掌心勞宮穴突然有靈氣燒灼之感,直至手少陽、太陽、少陰、太陰諸脈一起發燙,手臂上似有一股靈力要破閘而出一般,十分難受。

    林小峰睜眼望天,見一只烏鴉正鳴叫著正從頭頂飛過,不知不覺中將自己右手隨手揮出,神念亦鎖定了那烏鴉的胸腹。忽見一縷如煙白氣自指尖彈出,如星月飛芒,劍氣破空。

    那烏鴉應聲而墜,不及叫喚一聲,已掉落水流之中。

    小峰怔怔半響,忽驚喜如狂,原來這就是靈力運使之法?他立刻追隨手臂間玄之又玄的氣感,再將神念鎖定譚中浮出的一條游魚上,心隨念到,氣隨意至,一揮手一指白氣再將那水中游魚擊昏。

    林小峰體內靈氣充沛無比,當下揮手間指落紛飛,御氣如劍向山野間或靜或動之物一遍連珠飛射,很快越發得心應手。指尖白氣也從五丈、十丈、直至射出十五丈遠近;白氣的殺傷力也愈發恐怖,十丈內洞金裂石能殺人于無形。

    獲得了此種能力之后,小峰躍入水潭之中,仍是借鑒之前練就的鐵木刺魚之術,如今不用鐵木,改用指尖靈氣外發去擊殺游魚。只是雖有鐵木刺魚的經驗,但如今難度更增百倍,直到天色完全黑下來,潭水中沉黒如墨,小峰一邊觀想水木之意,一邊自水中發射指力破水去擊魚,兩個時辰之后才稍稍悟得要領,終于擊中一條。至此小峰方覺得神識和心力上的疲倦之意襲上來,遂抓了魚上了岸,大快朵頤。

    自此后,小峰皆用此法在水波之中練習指力穿透之術,日日勤加練習。靈魂觀想之法也隨日精深,數日之后,自己靈魂感應之力可達五里,五里內任何風吹草動,獸走鳥飛都能探知。

    又一日,小峰修煉之余,在水潭邊的石臺上休憩時無意將魂念探到水潭中,竟忘了水潭中有他惹不起的驚天之物。水中神念下降,一直無底,便想探個究竟。隨著神魂愈發深入,直到了潭底五十丈…八十丈…一百丈…直到兩百丈時,神魂穿透黑沉沉的潭水隱隱看到到黑暗的更深處似有什么東西在微微放光。此時潭水中安靜得如同恒古不變的黑暗世界,小峰除了感受到潭水中如冰刺骨的凍意外,仿佛自己的靈魂已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似星際暗黑,也如地獄幽深。

    小峰覺得潭水再往深處就是無盡的冰河,魂力再向下延伸一寸靈魂都有被凝結成冰的危險。小峰忙將魂力收回來,但還是已經慢了,下間光明忽然大盛,刺得他的靈魂生痛,只見萬千毫光里出現了層層疊疊的紫藍色冰焰,冰焰盛開如花,托著一座巨大的宮殿。

    小峰的神魂都被定住了,掙扎不得,就在這時,白色圣光普照的宮殿上空忽然浮現了兩只眼睛,那兩只眼睛安安靜靜的看著他,無情無欲,卻有著穿越天地的意志。一種來自未知世界的恐懼感瞬間擊中了小峰的靈魂,他的靈魂痛苦的顫栗起來。

    小峰的神魂海里,小鼠仍然在無盡的休眠中,但金色的短毛已根根豎立,難道它也覺察到了危險?

    神魂海上空的那一朵懸掛的紫黑色雷云忽然在此刻射出萬道毫光,一朵凈世白蓮緩緩打開,白蓮的中央浮現出一座巍峨無匹的白色宮殿,比水潭中的宮殿更加光明大盛…

    小峰瞬間昏了過去…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福建22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天津11选五走势图历史 江西快3基本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最高遗 秒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 贵州11选5直三遗漏数据 北京极速赛车网站开奖 上证指数走势图东方财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