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天地造化(下)

章節字數:9941  更新時間:19-08-28 08:0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平臺上十分寬拓,星月朗照,葡萄架外面也有長木凳,隨坐隨站,方便觀看。

    早有人上了山果,茶水等,大家很快就圍聚了起來。

    因為有謝飛猿在的緣故,機會難得,有幾個外門弟子就踴躍上場,畢竟能得到外門排位前十的師兄指點近戰技法,可是十分難得的。為了不吵到其他閣樓的食客,大家約定封閉靈力,只做近身比斗,一時刀劍爭鳴,月光下寒光飛騰。

    張道明的站位是林琴音左邊,林琴音右邊是黃茉莉、林明知。蔡小娥與謝飛猿等聚在一處。大家看到精彩處,不覺大聲喝彩。謝飛猿也對爭斗雙方進退的時機、角度、用力巧拙進行細致點評,一時讓大家獲益匪淺。

    林琴音本來心思重重,心不在焉,不過聽了謝飛猿對近戰之術精要的解析,很快就被吸引住了。當她正于神思凝聚之時,鼻翼間忽然聞到了一絲奇異的香,不覺腦袋昏昏沉沉起來,身子微微發軟,想要找到一個依憑,旁邊的張道明順勢把她輕輕攬在懷里,她也忘了拒絕。

    張道明輕聲對身后林明知和黃茉莉道:“這閣樓后面靠山處有休憩的精舍,報我的名字,有安排好的房間,你們暫時扶琴音去休息一會,估計她飲酒過量了一些,這邊切磋完了,我們再去叫她!

    黃茉莉心頭砰砰跳躍,覺得有什么不對,但林明知已過來輕輕托了林琴音的一只胳膊,黃茉莉只好扶住另一只胳膊,一起扶了林琴音穿過閣樓從另一個門出去。因為兩人動作輕巧,并沒有驚動其他人。

    一路上林明知好象知道了地方一樣,扶著自己的妹妹跨過兩棟偏院,走過一段水榭,顯得輕車熟路。黃茉莉糊糊涂涂的跟著,與他一起將林琴音送到一間靠山的獨門獨院的房子里。房間里布置富麗,安靜優雅。黃茉莉胡亂侍候著林琴音躺到了一張溫軟的大床上,很快被林明知催著一起回到閣樓來。

    人群里見已換了黃玉郎在圈子里與人相斗。張道明與眾人一邊喝彩一邊看向閣樓,見他們回來了,忙招呼他們過去繼續觀看比斗,聽謝飛猿師兄的精彩點評。等黃茉莉回過神來時,張師兄已不在身旁了,但她也沒有多想,畢竟,謝飛猿師兄就在近處啊,看著他玉樹臨風的身影,聽著他讓人迷幻的琴簫一般的嗓音,他說的什么,哪里還聽得清?至于其他人,也完全在視線里模糊了。

    如果人生里有這樣一個即使不相熟的男人讓你如此著迷,你會不會不小心為他犯了花癡,忘了世界?

    天香榭靠山的小院其實是五大莊園的秘密,這些僻靜院落都是為外門里身份顯赫而錢資又十分富裕的精英弟子準備的。這些精英弟子沒有正式道侶之前,如果宗門中有中意的師姐師妹,只要你情我愿,可以約到此處來偷歡。山莊的經營者都是深諳此中規矩,絕對不予打擾房里的人,事后也會為來客守口如瓶,絕不會有什么花邊新聞從這里傳出去。

    從月牙居到后面的獨門小院有一里路左右的距離,張道明疾疾的行在一條暗路上,心中有一頭野獸狂吼咆哮。

    “琴音師妹,你別怪我用這卑鄙手段,誰讓你如此迷人讓人心動,卻又無情的拒絕師兄我?”

    “本來我們也可體體面面的,成為讓別人羨慕的一對宗門鴛侶,可是你為什么不給我機會?外門里那么多貌美的小師妹跪著求我跟她們結成道侶我都看不上,你難道不懂得師兄我的癡情?”

    “得不到你我會瘋掉的!”

    “上一次你當著徐有才和一幫雜役弟子的面澄清跟我的關系,說你不是誰的道侶,我生氣了,這都是你逼我的!”

    “你太優秀了,天姿縱橫,才情驚艷,又有傾國之色,你的無雙表現已經開始讓內門的一些師兄們惦記了,無論如何,你只能是我的,我一定要占有你,不管用什么手段!”

    “林明知明天就成為修煉弟子了,我不知道你是否會為他感到高興,這件事我只是要告訴你一個道理,我能為你做任何事,我也能改變很多事!

    “當然,這件事我也付出了代價,朱富那個老烏龜,得了我多少的好處啊,但是我愿意。因為我很早就知道了,這世間的任何事想要獲取就要付出代價!

    “林琴音,今晚這一切,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峰兒,你怎么了?是誰欺負你了?”

    “峰兒,你怎么了,你怎么滿身是血,快,到姑姑懷里來…”夢里林琴音嘶聲愛憐的道。

    “小峰,有姑姑在,姑姑不會再讓你受到傷害…”

    很久沒有見到林小峰了,時光好象過了一萬年,F在他終于又出現了。破碎山河里他站在虛空的廢墟上,旁邊是尸山血海,如同地獄的盡頭。

    他的眼神永遠那么孤獨、憂傷、無助!

    他痛楚的雙眼穿過洪荒歲月,穿越無數宇宙空間,擊在她的心上。

    唯有她能讀懂他雙眼中的心碎,她向他展開懷抱…

    除了他的母親,唯有她能給予他溫柔!

    “姑姑!”他匍匐在她的腳下…

    他背后的風雷之冀都已折斷,他的肋骨刺破體外,他靈魂虛影中的十二道黑色光鐮都在發抖,那是他的本命魂器。

    他背負太多了…

    終于她把他的頭顱摟在自己的胸膛,這一刻,他是她的親人,如同她的孩子!

    突然,他狠狠推開她。

    瞬間他變得陌生和恐怖!他雙眼中忽然燃燒著獸性和背叛,他露出森森的牙齒來,他咆哮著撕扯她的身體,血肉…

    “峰兒,你怎么了?你要對姑姑做什么?…”

    林琴音在無限的恐懼里猛的推開他。

    她睜開了眼…

    “!張師兄,怎么是你?”

    一張猙獰的臉孔侵入眼簾,張師兄,張道明!

    她一腳踢向他,腳卻被他抓在手里。

    她發現自己竟幾乎全身赤裸,她嘶吼道:“這是在哪里?你要做什么?”

    “張師兄,你怎么可以做出這人面獸心的事?”

    “!…”

    林琴音心中怒火盈天,她要殺了他,這個惡心的人!

    但她渾身乏力,她記起月牙居外的那一抹香,那一定是張道明對她用了什么迷香。

    寬大的床上她是如此弱!

    馬上就要得手了。

    張道明開心的看著面前的玉人,衣衫破碎,梨花帶雨,那朦朧的淚眼里竄動著一絲不屈的火焰。

    這正是他喜歡的!

    “琴音師妹,你就不要掙扎了,很快你就知道師兄的好了,經過今晚之后,你就是師兄的道侶了,你放心,師兄永遠不會拋棄你的!…”

    林琴音幾乎絕望了,她的喉嚨里迸出了最后一聲痛徹心扉的嘶喊“小峰…”

    4。造化神雷

    萬里之外!

    姑蘇城、碧波潭。

    林小峰忽然從蒲團上驚醒。很久沒有這樣昏睡過了,剛剛他居然做夢了,他夢見了小姑姑,小姑姑滿臉淚痕的望著他,她想對他說話,但她張開嘴林小峰卻什么都聽不到。

    “小姑姑!…”小峰翻身而起,心中怔然。

    難道是小姑姑受了什么委屈?小姑姑在碧云宗修仙啊,難道仙宗里面有人欺負她?”

    小峰又尋思道“碧云宗乃名門仙宗,姑姑應當無恙…”但心里隨即還是想到要去找到小姑姑,畢竟自己現在已有了靈力,已經是混元境四重了,作為男人,自己應該反過來保護她了。

    他用神識在神魂海里掃視了一下,小林子仍然在安睡。他想起小林子說的三個月之期,要達到混元境巔峰,如今過去一月余了,自己還只是混元境四重,看來是不能完成了。

    他又想起小林子沉睡之前對他說的,三個月之內要到水潭下面去,說這是它跟水中那個怪物的協議。自己去還不是不去?管它呢,水潭中那家伙長什么樣也不知道,還差一點吃了他,那么恐怖的東西他怎么能去送死?這是小林子跟它的約定,又不是自己跟它的約定,犯不著去犯傻。

    主意定了之后他就開始做遠行的準備。碧云宗萬里之外,以自己混元境四重的修為既不懂得御劍飛行,也沒有飛行法術,更沒有靈獸飛禽代步,怎么去?自己如今的修為一個騰躍間御風飛過百十丈兩百丈是沒有問題的,但自己不能長時間滯空,且陸地一萬里啊,靠兩只腳什么時候才能到?

    買匹馬?買頭代步靈獸?這得有錢,有銀票、黃金,當然了,有靈石更好。

    他開始仔細打量起這個洞府,看看有什么油水可以收刮。找了一圈之后,他失望了,他想起一個詞:家徒四壁。正泄氣時,他看到了穹頂上那一串碩大的夜明珠,心里暗喜,尋思道:這可以換好些黃金或靈石了吧?他飛身上去毫不客氣的把夜明珠取下來,卻苦于自己沒有儲物袋,一番思索之后,他想道:既然小林子可以躲到我的神魂海里,活物尚且可以儲藏,那夜明珠之類的死物應當更沒有問題才是。他遂將眉心竅穴打開,把夜明珠往額前一晃,那十幾顆鵝蛋大的夜明珠倏忽就不見了。

    林小峰嚇了一跳,將神識往神魂海里一探,珠子果然是進去了,明晃晃的在神魂海里飄著呢。小峰大喜,正樂不可支之時,突然就看到了一個讓他目瞪口呆的畫面:只見懸在上空的那卷雷云突然放出一道光明,一大串夜明珠轉眼被吸到了雷云里,瞬間了無蹤影。小峰正在發愣,卻見那卷雷云一抖,云中滴下幾滴雨來。隨著雨滴落下,小峰的靈魂里猛的一抖,這哪里是什么雨滴啊,是靈液,靈液冰冷,竟隱伏著一絲割體的劍氣。

    靈液滴落向雷云下的小樹苗上,一滴、兩滴、三滴…

    小峰用神魂審視著這棵小樹苗,發現小樹苗突然生機旺盛了起來,翡翠碧綠的九片葉子象在呼吸一般。

    小峰怔怔的看著這一切,以他的見識完全看不懂神魂海里究竟發生了什么,只是心里已經知道,那卷雷云是能夠吃寶物的,寶物被雷云消化了之后又轉化成了靈液。你說神奇不神奇?驚喜不驚喜?

    最讓林小峰懵逼的是靈液里面居然藏有一絲劍氣,這就就無法理解了,劍氣那里來的?

    小峰再把神識凝聚到丹田,意外發現丹田內的氣團里隱隱約約有了一兩根銀絲交纏,混沌氣團也鼓脹了一絲。

    自己的丹田氣團長大了?

    意外的發現讓小峰欣喜若狂,他開始迅速掃蕩洞府里的其他寶物。先是兩棵翡翠樹被拆了丟到神魂海里。這三棵樹體量不小,也不知道什么什么來頭的寶樹,在神魂海里被雷云一卷,一會兒就下了淅瀝瀝的雨來。小峰的神魂海瞬間靈氣彌漫,瞬間更有數道劍氣縱橫,讓人感受到劍氣割裂空間的恐懼感。神魂海里的小樹苗承接了雨滴后,開始了瘋狂長高模式,小峰的神識幾乎能看見它枝葉生發,一絲絲拔高。

    沉睡中的小鼠被驚醒了,它瞇著兩只眼靠過來張開小嘴大口的吞咽著雷云中滴落的靈液,之前晦暗的毛發瞬間變得油光發亮。

    丹田中混沌氣旋開始瘋狂旋轉,一發不可收拾。一縷劍氣匯入水木之氣里,有江河倒卷之勢。小峰趕緊趺坐在洞府里的蒲團上,守攝心神,生怕體內靈氣暴動引發走火入魔。

    數息之后,從尾竅開始延脊柱上行,體內弓鳴之聲不絕于耳,小峰感受到體內的靈氣積累很快就要到達頂峰,混元境五重正在向自己招手。小峰不知道混元境之前的煉氣境、御氣境只是培元期的低級階段,而入了混元境之后才能勉強叫作修真,逆天而行萬里之遙的路途才剛剛開始。

    他更不知道凡人修真入了混元境,每一個大突破都會迎來天罰,即為雷劫;煸辰鐑染、五為極,第五重第九重突破都要各遭遇一次雷劫。修士進入天人境之后就更恐怖,每一重突破都會有一個天劫。金丹以下,很多的修真者就是扛不住越來越厲害的天劫而與金丹無緣,不能修成真人。

    小峰因為自小不能修煉,自然不懂得雷劫的厲害,對修士應劫之事基本沒有了解,此時在這洞中突然將突破到混元境五重,渾然不知天象有異,自己竟然牽動了九天之上的雷霆。

    洞府外,萬里晴空之中突然烏云密布,烏云翻滾仿佛妖氛蔽日一般,這一方天地很快陷入了詭異的黑暗之中。

    烏云越積越厚,越積越重,象一座云山逐漸壓到了瀑布之上。附近山林里的野獸開始在洞穴里簌簌發抖。

    姑蘇城里四大家族的大能們都被驚動了,因為很多年了,姑蘇城還沒有出現過如此恐怖的天劫。這時,那蔡、黃、林、李四大家族底蘊深厚,各有一兩位兩百多年的老怪物從密室中探出了神念,這里面修為最高的是天人境九重,最差的是天人境五重。

    四大家族的家主與姑蘇城的城主歐陽雄紛紛升空觀望,所有人將目光投向瀑布方向,以為瀑布里有什么大型妖獸正在應劫。眾人猜測,如果情況真是這樣,姑蘇城很快就將生靈涂炭,滿城遭殃。

    于是各大家族的修煉高手,客卿開始行動起來,提前做了應急準備。姑蘇城一時風聲鶴唳,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

    林家的一位老祖宗勾動神念,向黃家的一位老家伙道:“黃老邪,城外瀑布里不是有一位你黃家的老祖宗嗎?難道是他要突破了?”

    黃家那一位老祖道:“林家小子,實話跟你說吧…我們那一位老祖一百年前就被一位大能奪舍了,我們懾于他的淫威,沒敢聲張!

    “我靠,我們這幾家都以為你們家族出了不世出的高手呢,后面的幾次家族爭鋒都不敢跟你們斗,原來如此,你這個老狐貍,騙得我們好苦!”

    “額!…額!…額!…”

    洞府內林小峰還沒有將兩棵翡翠寶樹的能量吸收完,體內經脈竅穴正在不斷膨脹,不斷沖刷,反復的撕裂和修復中。丹田內的混沌氣團越來越顯得飽滿充盈,水木靈氣大漲,劍氣白絲在里面縱橫穿梭積累得越來越多。

    神魂海里,小鼠吃飽喝足之后倒在樹下繼續打它的瞌睡。雷云中的劍氣靈液滴滴答答還在滴落,經過這一番喂養,小樹苗足足長高了五寸,葉子也從九片長成了十二片,整個葉片都變得碧瑩瀅的,閃動著璀璨的光芒。

    瀑布上方天空中的烏云很快集成了一個巨大的雷云漩渦,漩渦里雷光閃閃,光電縱橫,仿佛隱伏著一只巨大的雷獸。烏云的顏色也漸漸堆積成墨色,越發的恐怖起來。

    王家的一個老祖勾動神念道:“李家的老家伙,看來不妙啊,這是什么雷劫?怎么沒有見過?”

    李家的一個先人魂力都快進入油盡燈枯的地步了,發動了一絲若有若無的魂念道:“王家老王八,你意下如何呢?”

    林家的老祖插話進來:“如果是妖獸應劫,我們一定要在它應劫之時合力消滅掉它,哪怕是玉石俱焚打滅了我們幾個老家伙的神魂也要阻止它的進階!

    黃家老祖神魂閃動道:“瀑布的上游有一個萬蛇窟,老邪我剛剛用神念掃過了,那幾條小蛇沒有異動,莫非…莫非…”

    林家老祖用神念調侃道:“莫非真是你家老祖要突破了?”

    黃家老祖恨恨道:“林家小子,不要嘲笑老夫,老夫提醒你我黃家老祖雖然當年被奪舍了,但一百年來這具宿體沒有再出現過,我們也從來不敢靠近瀑布去查探,這么多年沒有動靜,說不定那老怪物已經厭倦了這具宿體,正準備找上你們幾個老鬼呢?”

    半空中幾具神魂暗影面面相覷,王家老祖咳了一下嗓子道:“看來不管他是人是妖對我姑蘇城都是一大害,林家老祖說得不錯,我們幾個僅存的老鬼今天定要齊心合力趁那妖物應劫之時滅掉它!

    另外幾位潛伏在暗處沒有發言的老怪物也都用魂力相互勾動了一番,表示了同意。

    洞府內小峰的體內靈氣再也無法吸入丹田了,丹田內的混沌氣團也停止了轉動,但劍氣白絲卻引領水木二氣穿梭無礙,不斷的分裂著混沌氣團,氣團內的靈氣雜質也隨著丹田呼吸不斷排出體外。終于混沌氣團被劈斬而開,隨全身經脈倒灌而出,過黃庭,出氣海,上神橋,直沖出頭頂三陽百匯穴與洞府內漂浮的靈氣在林小峰的頭頂生成一朵靈氣云。

    只是這靈氣云牽動天地之機立刻被洞府上空的雷云感應到了,只聽得雷云中雷電激蕩,“咣咣!…”數聲震蕩過后,雷云中一道黑色雷霆纏繞著一道白色的電蛇成首尾相交之勢擊入瀑布之中。

    雷云之外,所有在半空中窺視的神念都躲得遠遠的,生怕被殃及了池魚,傷到自己的神魂。四大家族的家主、姑蘇城的歐陽城主也早已將身形降落在別處山頭以躲避雷罰之力。

    李家的老祖宗的魂念駭然道:“這是什么雷?黑白同體…造化神雷?聽說這可是元嬰期才會有的雷罰怎么在姑蘇城出現了?”

    天空中雷電之力須臾落下,咆哮壯闊的瀑布之流突然被擊斷,山巔的水流翻卷而上,沖天形成江河倒掛之勢,蔚為壯觀。只是那一道雷電之力擊中洞府外的水門時,山體雖然猛的震蕩了一下,但那水門畢竟是被遠古大能的法力加持過的,所以護門法陣并沒有一下子松動。

    黑白雷電回到半空中的雷電漩渦中時,一息之后,再有一對雷電猛的擊落。復流的瀑布再次飛揚翻卷,潑天的水勢被震蕩到數里之外。這一次黑白雷霆擊中水門之時,水門上迅速出現了一道陣法裂縫,陣門岌岌可危。

    小峰體內的靈氣正緩緩抽取到頭頂,此刻他脆弱得如同嬰兒,任何外力干擾都會導致他神魂錯亂,走火入魔。他在靈魂里深深感受到了雷霆之力的恐懼,但唯有靜思攝神,全力以赴去抵御雷霆之怒。

    隨著這第二道雷霆引起的震蕩,整個姑蘇城都開始亂套了,各家家主包括歐陽城主都迅速回到城里開始組織人員撤離姑蘇城,大家或躲到遠處的山脈上或向就近的南昭城遷徙,只剩下四大家族的幾個碩果僅存的老家伙鎮守這一片空域,相機而動。

    “咣!”一聲爆響,黑沉沉的雷云漩渦里再次發出一對雷電,這一次雷電之形又增大了數倍,直似要將這數里的山頭劈開。

    終于黑白雷電如同兩條首尾相銜的蛟龍竄入了巨大的水門,雷電席卷了靈液池里的靈液瞬間擊中了瓊臺蒲團上林小峰頭頂上聚集的靈氣云。

    雷電擊中靈氣云之后立刻成了爆出了雷火燃燒的恐怖聲音,靈氣云和雷電在林小峰的頭頂盤旋纏繞,雷火與水木之氣相互吞噬,數道白色劍氣在里面放出耀眼的光亮。

    小峰幾乎能聽到頭頂頭皮發出吱吱的響聲,那是雷電之火在燃燒他的頭骨。

    這一道雷電還沒有散掉,天上的雷電漩渦里又接連發出了三對黑白雷電,一道猛過一道,三道雷電穿過水門一起加持在小峰頭頂,小峰痛苦的嚎叫了起來,他在神魂里也看到了自己渾身的骨肉都開始燃燒了起來。

    下一刻,天空中的雷云漩渦里再次發出三對黑白雷電。

    小峰感覺到神魂海都被點燃了,他的皮肉已燒成灰燼,雷電之火正在骨髓里躥動、燃燒…除了頭頂的數道白色劍氣外,水木之氣快燃燒殆盡。他看到了那一棵小樹苗已經耷拉了枝葉,很快就將失去生機,他也看到了小鼠,小鼠因為之前神魂受到重創,這一刻也無能為力,眼里正流出淚來,它的皮骨也已開始燃燒。

    難道我要死了?

    我死了我的修真夢呢?

    我的小姑姑怎么辦呢?

    “!…”正在小峰的神魂海將要全被全部點燃的時候,神魂海里高懸的那一卷紫黑色雷云被侵入的雷電之火勾動突然放出萬道光芒。這一刻白色的蓮花輕輕打開花瓣,一座曠古無匹的白色仙宮浮了出來;\罩在林小峰神魂海里的九對雷電之火和漂浮于他頭頂的混沌靈力、白色劍氣被這仙宮一吸,所有的火焰、靈氣、劍氣立刻被吸得無影無蹤。

    洞府里瞬間安靜下來。洞府外的瀑布之流開始繼續降落,天上旋轉的黑色雷云慢慢停止了旋轉,雷云慢慢變淡,最終在一刻鐘后緩緩消失于天空中。

    天際依然白云悠悠,白云之下是瀑布斷流之后浩蕩的水流沖斷了了山嶺、松崗。到處可見巖石外露,樹木斷裂之狀。

    小峰的身體此刻只剩下一具躥動著雷火之力的白色骨架,骨架仍保持趺坐的姿勢在瓊臺的蒲團上。洞府里浩瀚的靈氣全沒有了,四周的石壁上不斷迸射著雷電之火燃燒后的火星,瓊臺也被燒滅了靈息。唯有那一個看不出任何材質的蒲團依然安然無恙,仙古大能的飛身之物,億萬年之后仍有克制雷霆之火的神力?

    小峰的魂念還在,還藏在自己頭頂的骨竅里。頭頂的白色蓮花慢慢關閉,又緩緩打開,開合九次之后,一股沖天的靈息在洞府里彌散開來。蓮花盛開,蓮花的花瓣上滴落下紫金色的液體,一滴…兩滴…三滴…一共九滴。九滴液體緩緩流入他的骨骼里,小峰的知覺在慢慢恢復,液體里流動著雷電之力、水木之氣和一絲他無法觸感的奇怪的東西。白色的劍氣洗涮著每一滴骨髓,穿過骨骼里每一個肉眼看不到的細密的孔洞。

    小峰的神識被點亮,他看到骨骼之外的血肉、皮膚在慢慢長出,血肉就像高山大岳,血脈就像汪洋大河,丹田就像星際混沌。神魂海被慢慢照亮,小鼠正在安睡,碧綠的樹苗開始恢復生機,并在不斷生長,不知不覺間已長到了三尺高,樹干是紫色的,闊大的十二片樹葉碧意盎然。神魂海之前如同一個十數丈的洞穴般的空間,現在已變成千丈大小的小天地。

    瀑布上空,四大家族的七個老怪物開始顯出身形,魂念探到瀑布水流里,之前雷電之力洞穿了洞府的水門,現在這幾縷神念輕易的傳了進來。洞府里雖然是黑沉沉的,但混元境的魂力照射之下,洞府仍如同白晝里觀物。

    幾個老家伙很快看到眼前的一切,目光在那一縷魂念里變得貪婪起來,相互用神念交流著,“原來是一個小子,看他冰肌玉骨、豐神如玉,渾身靈力纏繞,不像是凡物”

    “放屁!這一次的雷劫是元嬰期的造化神雷,怎么可能是凡物?一大把年紀了,說的不是廢話嗎?”

    “好象還有氣息,應該是應劫成功,老朽老眼昏花,居然看不出他的境界,但此子剛剛應劫成功,境界應該不穩,如果我們聯手,定能將這肉身分食了,也許能動搖老朽上百年的修煉瓶頸,再突破兩個境界!

    另一個神念點頭道:“老夫卡在天人境三重已九十九年了,如再不突破,壽元將盡就要隕落了,今日若能享得此等血食,不啻于天才地寶,直上三個境界又有何難?過了天人境五重這個逆天關隘,也許可以悟得造化神機,再延壽五十年也有可能!

    幾個老家伙聊到高興處不覺食指大動起來,神魂搬動肉身,御風進得洞來,就要開始食人。

    當下七人爭先恐后進得洞來,生怕落后一步少吃了一口,便宜了別人。等一齊走到近前站穩了,見蒲團上坐著那光身披發之人肉香盈鼻,身上靈息入了各人肺腑,不禁紛紛露出流涎之相。幾個老鬼正欲下手之時,那光身之人忽睜開了雙眸,其眼眸中神光亂晃,突有兩道雷霆電光御著無量劍光沖刷而出。面前的七個人雖身體完全無恙,但靈魂一時都被打成萬千洞孔,無聲無息的全部倒在了地上。

    林小峰從蒲團上站起來也是猛然被嚇了一跳。無端端七個鶴發雞皮的老叟死在跟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他百思不得其解,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眼光剛剛殺人了,而且還是瞬間殺滅神魂。

    氣感發出去探查了一番,的確是沒有氣息了。

    “看來這里也是不能呆了,洞府里的靈氣也消失了,還無端多了七個死人,晦氣,趕緊離開吧!绷中》鍖に嫉。

    打量著自己光潔如銀的身體,此次用雷電之靈和水木之氣塑造出來的身體如此的完美。身量八尺有余,狼腰虎背,肌肉虬實,渾身都蘊藏著可怖的力量。估計這雙臂之間也有幾萬斤的力量了吧,神識內視丹田內府之后,猛的發現境界竟然上升了三個層次,達到了混元境七重。

    “這突破得也太猛了吧?”林小峰不禁暗自乍舌。

    “趕緊得離開這里,找小姑姑去!绷中》逶谛睦镟止局。

    這洞里還有什么寶貝可以帶走的,掃視了一圈之后,失望之余看見了身下的蒲團,這是什么東東煉就的,居然不怕雷火電燒?管他呢,先收起來。于是隨手將蒲團扔進了神魂海里。

    扯開蒲團以后,林小峰發現了之前擺放蒲團的位置有三道荒古文字,蛇形蝎體。仔細一端詳后,實在看不出文字的意思,下意識伸手去觸摸了一下,竟發現凡指尖掃過之后,石頭上的文字忽然消失了,心里正覺奇怪,忙用手指又摩挲了一遍,隨著手指滑過地上的字跡已全然看不見了。林小峰不由怔在那里,以為剛剛是自己看花眼了。

    下一刻無意中一凝神,竟發現神魂海中浮現出三道青光瑩瑩的咒語。仔細一看,那荒古文字如空間扭曲一般產生了變異,自己雖然仍然不識得那些字,但心里竟好象瞬間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原來是周天星陣聚靈咒語一道,默默在心中念誦了一遍后,忽然神魂海里的蒲團就飛出來落在了地上。

    林小峰不明所以,翻弄了半天,最后無意中踏在蒲團上,忽然發現自己竟突然站到了星海之間,一處高山之上,此際如同到了另外一個空間,這里靈氣充溢無比,彌散著一種遙遠而荒古的星力。林小峰心里一跳,恍然明白了這蒲團上一定是用上古神紋鐫刻了聚靈陣,在這個蒲團上念動聚靈的咒語,就可以開啟這個蒲團上的周天星力聚靈陣。

    “哇!真是發達了!”他欣喜若狂的吼道,再看向第二道咒語。這一道費時長一點,過了半個時辰才明白是一道飛行咒語。這是御風還是駕云的道術?小峰念動咒語時配合著跳了幾下,沒反應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這也是要在蒲團上才可以用?于是踩到蒲團上,他再念動了一遍咒語,沒反應?一二三四,換個姿勢?,還是沒有反應。

    小峰稍微有了一絲沮喪。然后看取第三道咒語,半個時辰之后卻只看懂了大概的意思,卻是一道天衍地極十方防御大陣的咒語,一聽這個名字好牛叉啊,但口訣完全連接不起來,不知道怎么念誦,自然也不能使用。

    小峰看著神魂海里三道青光瑩瑩如同實物般不斷演化的荒古咒語,也不再去糾結,隨手把蒲團丟進了神魂海。

    “自己還光著身啊,得找幾件衣服,黃金靈石之類的!毙》遄炖镟止局肟纯催@幾個老家伙身上是否有什么油水,遂將手往幾個老鬼的懷里探去。一探之下居然很失望,空無一物。他尋思道:不可能啊,難道這些老家伙都是守財奴,隨時出來蹭吃蹭喝,一毛不拔?既然連二兩銀子也不帶,上廁所收費怎么辦?他隨即醒悟過來那是第七魄在地星上的經驗。在這一位面,哪里需要什么公共廁所啊,要么是私家恭房,要么有尿壺之內的救急,如果出門在外,天地之大盡可以隨地豪放宣泄,不必講什么低碳環保。

    心有不甘,林小峰再仔細看時,卻見幾個老家伙纖長枯槁的手指上都帶有戒指,空間戒指?他拔了兩個戒指下來用神識一掃,果真如此。只見里面玲瑯滿目,吃喝之物雖少,但靈石如山,都是三品四品的高級靈石,還有修煉秘籍,刀劍槍棍之類的靈兵。

    奇葩的是,有一個老鬼的空間戒指里居然有一本叫《少女之心》的書,還是手抄本,隨便翻看了一眼,還有女生生理衛生的插圖。哇,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原來老年人也是有如此的藝術修養!

    所有的發現最讓林小峰滿意的是一件紫色的法衣和一雙黑色的飛行厚履。法衣材質看起來并不十分的高級,但可以隨身變換大小,還有防火防水防刀砍斧劈的功能,也算是三防了,并且具備冬暖夏涼的優點。飛行履是云紗覆面,做工也算講究,有一道飛行咒語輔助使用。

    小峰迅速將咒語念得滾瓜爛熟。

    收刮利落之后,將法衣、飛行履穿戴停當,找了一根頭巾戴上,小峰想到這里之前也是仙古大能的洞府,如今拍屁股走人前也得打掃一下洞內衛生,留下幾具尸身怎么都是不敬。雖然仙古大能早已不在了,但精神上也得保持敬仰。畢竟,受了別人那么多好處不是?反正有七個空間戒指,遂把尸身往其中一個戒指里面一扔。到了洞府門前,這水門陣法在之前早已被雷電攻破,自然不用念動咒語了。林小峰推開瀑布水流,遂飛身而下。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福彩3d综合走势图 云南11选5口诀 湖北30选5开奖记录 广西快三开奖网站 锦盈多配资 高手论坛精准三头中特 黑龙江p62中奖规则及金额图 北方期货配资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前三 手机上炸金花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