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驚魂劫(上)

章節字數:4831  更新時間:19-08-29 08:0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如玉謝公子

    “呯!”的一聲,房門洞開。

    謝飛猿當先而入,身后正是黃茉莉。

    張道明驚回頭,忘了手中正握著一只秀腳。

    “謝師兄!…”

    “張師弟…張道明,你竟然向林師妹做出如此齷蹉之事,快放開林師妹!”謝飛猿星眸怒瞪,大聲喝道。

    林琴音羞怒交加,急火一時攻心,昏了過去。

    黃茉莉嚇得傻傻站立一旁。謝飛猿微叱道:“茉莉,快給林師姐蓋上被子!

    張道明抖索著放下林琴音的那一只秀腳,原本有幾分酒意,也醒了大半。他轉身望著謝飛猿,試探著道:“謝師兄,師弟一向孝敬師兄鞍前馬后,今晚是否可以玉成一下師弟的美事?”

    “放肆!張道明,以前我稱你一聲張師弟,以后我眼中已經沒有這個師弟了”謝飛猿動怒道。

    張道明怔怔的站立當場,心中在思量謝飛猿話語中的份量。

    謝飛猿冷冷道:“你千不該萬不該今晚用如此齷蹉手段去羞辱林師妹,我念在我們往日交情,自是不會將這件事說出去,你走,好自為之吧!”

    張道明面上不甘,突然對著謝飛猿跪下來,低頭道:“望謝師兄成全!”

    黃茉莉一旁自是不敢插話,只得偎在林琴音身旁,將林琴音師姐發抖的身子緊緊摟在懷里。

    謝飛猿目中露出凜冽之意,雙眼直視著張道明發紅的眼睛,一字字道:“張道明,你是要我趕你出去嗎?”

    張道明猛然被謝飛猿眼眸中的一絲殺意震醒,嘴里哆嗦著,磕頭道:“感謝謝師兄及時趕到,避免了師弟對林琴音師妹犯下大錯。師弟今晚多飲了幾杯,真是愧對宗門栽培,愧對師兄您的提點和眷顧!”

    張道明面色蒼白,轉身對著被褥里尚在昏昧中的林琴音深深施了一禮,道:“琴音師妹,師兄今晚糊涂,做了豬狗不如的事,師兄定會閉門思過數月,懺悔今日所作所為,日后希望有機會將功補過!”

    張道明說完這話,又轉過頭來對著黃茉莉囑咐道:“黃師妹,林琴音師妹尚未清醒,懇請你將我剛才說的話在林師妹醒來之后后對她轉述!

    對黃茉莉叮囑完,又在謝飛猿跟前磕了頭,然后慌慌張張的出去了。

    謝飛猿不說一語,待張道明出了房間,才對黃茉莉說道:“茉莉師妹,今晚多虧了你,要不就壞大事了!

    黃茉莉慌忙站起身道:“謝師兄,您千萬不要夸茉莉,茉莉之前也是糊涂了,幸虧你后來追問林師姐去向,才…才…”

    謝飛猿嘆息了一聲,道:“人心叵測,誰能想到張師弟會做出如此糊涂之事,幸虧沒有釀成大錯,要不今晚師兄我也難辭其咎了!”

    黃茉莉難得見到謝飛猿在如此近的距離,不覺玉面緋紅,低頭嚅囁道:“謝師兄,您不要再自責了,今晚若不是您,琴音師姐也許就在劫難逃了,琴音師姐醒來一定會感激于您的!”

    謝飛猿微微笑道:“茉莉師妹言重了,這是師兄份內的事,有師兄在,定當護得你們周全!”

    黃茉莉聽他說“護得你們周全”六個字,不經莫名的心跳加速,暗暗猜測道:他說不是你,而是那你們,難道這謝師兄竟然對我有關懷愛護之意?如此想來,黃茉莉心中忽然滋生出了一種淡淡的甜蜜感覺。

    謝飛猿不知道她心里竟然有了奇怪的想法,見她低頭不語,便提醒道:“黃茉莉師妹,你隨身儲物袋內可有多余的衣物借你林師姐此時救急?”

    “!”黃茉莉方從想入非非中醒悟過來,臉色更是緋紅,她忙道:“謝師兄,我隨身帶的有,就不知道林師姐合身不合身?”

    謝飛猿輕聲道:“此時不過權宜之計,哪里還管它合身不合身,能將就就成!敝x飛猿又道:“茉莉師妹,我出門去守著,你先為你琴音師姐換了衣服”遂出門掩上了房門。

    黃茉莉見謝飛猿出門去,心頭微微惆悵,心里嘆息道:“謝師兄真是人中之龍,如此英風俠氣,又知書識禮,可惜對林琴音師姐的好多過我…”

    黃茉莉轉頭看向房中大床上,正見林琴音雙目緊閉,腮邊卻緩緩垂落一滴珠淚,她口中忙道:“琴音師姐,你醒啦!”

    林琴音長長吸了一口氣,緩緩睜開眼眸,對著黃茉莉道:“茉莉師妹,多謝你的相助!”

    黃茉莉忙道:“琴音師姐你也不必太過難過,畢竟…畢竟…謝師兄及時過來阻止,沒有發生不可挽回的事,今晚不用謝我,一切多虧了謝飛猿師兄能及時趕到!

    林琴音用玉手擦干臉頰之上的淚痕,輕輕對黃茉莉說道:“茉莉,麻煩你幫我守住門口,讓我先把衣服換上!

    黃茉莉道:“琴音師姐你隨身可帶有衣服?”

    林琴音點點頭。

    黃茉莉方悄悄的退到門口去,垂首守到一旁,也不去看她,以避免尷尬。

    林琴音從隨身儲物袋內拿出一套衣服換上,起身叫黃茉莉打開房門,慢慢走了出去。

    門外的小院秋月如鉤,冷輝匝地,一天星光微明。

    謝師兄站在門前的小徑上,回頭來看了林琴音一眼,低聲道:“林琴音師妹,你受驚了!”

    林琴音靜若幽蘭,潔如素月,低頭深深施了一禮,道:“多謝師兄仗義來救,師兄恩同再造,林琴音銘感五內!”

    謝飛猿星眸沉沉,感覺到林琴音經此一變,瞬間心性更加沉斂幽冷,不覺流露出一絲淺淺憐愛之意,道:“林師妹言重了,師兄我生平最是憎惡此等丑惡之事,今晚遇上也是舉手之勞,只是心痛張道明師弟何以會如此糊涂,我真是看走眼了!”

    見林琴音低頭不語,謝飛猿忙岔開話道:“不如我們再回到月牙居去吧,其他師弟們估計還沒有散,我們此刻回去,免得他們…有所猜疑!

    林琴音沒有回答,只抬起眼眸來,目光直直的望著謝飛猿道:“謝師兄,師妹冒昧請教,宗門之內會對今晚張道明惡意侵犯我之事作何處理?”

    謝飛猿一向言行篤定,聞之也不覺微微一怔,道:“林師妹的意思是?…”

    林琴音眼眼泛淚光,冷冷道:“我林琴音一向潔身自好,自認玉潔冰清,今晚發生這樣的事,難道宗門不會為我主持公道嗎?”

    “這…”謝飛猿沉吟道:“林師妹要宗門如何主持公道?師兄我認為,此事最終沒有釀成大錯,林琴音師妹還是不宜聲張為好!

    謝飛猿見林琴音眼中淚光閃爍,面上慢慢有了冷意,忙伸手道:“林琴音師妹不要誤會,師兄我是擔心事情傳出去,多少對師妹的名聲會帶來負面影響,畢竟這世俗悠悠之口不見得都在林師妹一方!

    林琴音抬頭凄然問道:“難道宗門之內就沒有一個說理的地方嗎?”

    謝飛猿輕輕嘆了一口氣,道:“此事若公開,張道明作為外門精英弟子,只會受到小小懲戒,但經好事者眾口一傳,師妹未必能落下什么好。師兄今天的話雖不中聽,但說的都是理,相信師妹能夠明辨!”

    林琴音眼中落下淚來,道聲:“原來宗門只會維護作惡者!”聲音里愈加冰冷。

    黃茉莉在一旁插不上話,心中也暗自為林琴音難過。

    林琴音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后,然后對著謝飛猿平靜的道:“如此的話,就由林琴音日后自行與他了斷吧!”說罷她再次對謝飛猿施了一禮,誠摯說道:“謝飛猿師兄,師妹今夜感您援手,大恩不敢言謝,日后師妹定有報答機會!”

    一句話畢,林琴音自騰躍飛奔,往宗門而去。

    謝飛猿原本正欲道:“林師妹你千萬不要犯傻,以你的實力還遠遠不是張道明的對手…”話沒出口,林琴音已絕塵而去。

    謝飛猿看著低頭失措的黃茉莉,輕聲叮囑道:“黃茉莉師妹,你回去對林琴音師妹說說,讓她凡事三思,但若真闖出什么禍事來,外門之內,師兄我定當護她周全,決不食言!”

    黃茉莉點點頭,道:“謝師兄請保重,我會把謝師兄的話轉達給林琴音師姐的!

    謝飛猿道聲好,說道:“你去吧,我會給今晚其他人做好解釋,不會有半點對林琴音師妹不利的話傳出去!

    黃茉莉“嗯!”了一聲,心中微微不舍之意,卻不敢表達出來,忙追隨林琴音的方向去了。

    2。水底宮殿

    林小峰飛身出了洞府,破開瀑布飛流的重重水幕,念動飛履的咒語,果然瞬間浮在了空中。這自不比御劍飛行可以斬破罡風那么神速,但畢竟有了御空法寶,飛數百丈之高亦是可以馭使的。

    林小峰如今六識重開,并承接了天地造化之功,雙眼能看到黑夜里一千丈內飛蠅的公母,耳里能聽水深處兩百丈里河蚌吐珠,神識能感知十里以內的風吹草動。林小峰心頭明悟之后,不覺意氣風發,略略有了幾絲得意。畢竟,如今的實力即使放到姑蘇城四大家族里,估計也是可以俯視一切的存在了。

    外間云光淼淼,水汽蕩蕩,紅日西去,已近薄暮時分。

    林小峰想到得找個地方將空間戒指里幾個老鬼的尸身棄下,于是選了一處山頭降下身形,但尚在空中之時,見不遠處有幾道山嶺已被大水沖毀,幸好離姑蘇城尚遠,沒有釀成災禍,心中暗自乍舌,也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天地翻覆之事。

    選了一處沒有水流的高地,遂將空間戒指打開,把七具尸身一股老兒抖了出來,心里正尋思,是埋了不要讓山里的豺狼、禿鷹之類的叼食了去,還是放在何處可以被人注意的地方讓人認領了去。畢竟他并不知道這幾人之前是要吃食他的身體,并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他雙眼無意識釋放出的雷電之光和魂劍殺戮之下。

    死者為大!他動了心中一絲善念。

    不曾想這七具尸身剛跌落出來,天空中忽然一聲暴雷似的喝聲傳來:“兀那殺人的小子,光天化日之下,如何敢打殺了這么多人?”

    林小峰嚇了一跳,翹首往天空看去,只見云天近處懸著一朵烏云,烏云之上有一個黑發紅衣的道人。道人的紅衣上繡著幾只黑鴉,手中執著一柄拂塵,烏黑的面上形容精瘦,雙眼精芒射下,自有一番不凡的威儀。

    小峰忙對空作了一揖,道聲:“那天上是哪位仙長,為何要無端誹謗小子殺人了?”

    那道人停在云頭“哼!”了一聲道:“本道親見你將尸身棄在此間,難道冤枉你不成?”

    林小峰拱手道:“道長只見我丟棄尸身并未見我殺人,如何就判定是小子我作惡了?”

    道人在云端叱道:“何家小子,你師長是誰?膽敢如此狡辯,快快報上師承何人,否則馬上將你打殺得尸骨不存!”

    林小峰心頭火起,但看那道人道行高深也不敢去招惹,欲要再去辯解又百口莫辯,只得說道:“道長明察,這地上幾人一看都是修煉上百年的修煉高手,小子有這個膽也沒有這個實力滅殺他們!”

    紅袍道人道聲:“小子你還狡辯,就先將你拿下了,再等你的師門出來救你!

    林小峰聽得他如此說,暗道聲不妙,便要想法逃脫,看那道人升在空中,自不敢用飛行之法浮到空中被他擒捉,四顧見山崗間林木參天,蒿草豐茂,容易藏住身形,便撒腿往山林里跑。

    那道人在云中看得分明,哪會讓他逃脫去,心中咒語念動,自駕了那朵烏云追了上來。小峰身法奇快,仗著混元境七重的煉氣修為,體內自有源源不斷的靈氣支撐他在林木間跳躍飛奔,迅如電閃。

    那道人一邊追他,一邊尋思道:“不知是哪一家的小娃娃修為竟如此不俗,竟似是有了混元境巔峰的實力!

    道人腳下烏云雖是法寶,但林小山只在林間飛騰,并不躍上樹冠,道人身法沒有他利索,眼見他就在跟前,卻一時無法將他擒捉,不竟想道:“如此煉氣境界,如何沒有道術法寶傍身?小子到底是哪一路散修大能的弟子?如果說是這南越郡哪個宗門的真傳弟子?但這…明顯不符啊!”

    道人本是火爆脾氣,很快追得心頭火起,哪里再管他有什么來頭,口中咒語念動立刻演化術法神通,手里的拂塵忽然變得有垂天之巨,襲裹一道颶風打入了山林間。一時山摧樹倒,石走沙飛,震動山野。

    小峰畢竟沒有法寶應對,只在林中狼狽奔突,實在是險象環生,最后不覺念動飛行咒語腳下生出風來,一不小心騰空而起,脫離地數十丈。他耳旁只聽得風聲大作,自一刻不敢停留御風狂奔。

    升空之后再無遮蔽之物,他的飛行法衣和云履如何及得上紅衣道人腳下的那多烏云快,眼看道人就將追上,林小峰心中惶急,遠遠聽見瀑布聲響,潛意識里便往瀑布的方向飛去。

    道人瞬間追得近了,在他上面云頭里拿出一個紅色葫蘆,輕輕一拍,那葫蘆忽然迎風一長,變得方圓一丈大小。道人念動咒語,只見葫蘆口黑煙一吐,一道紅光沖出,卻是一條火蛇騰舞,猛然向下方的林曉峰打去。

    林曉峰回頭向上一看嚇得魂飛魄散,忙催動飛行咒語猝然間半空中打了一個轉,堪堪讓過了那熊熊之火,但一轉之后仍舊調轉方向往瀑布跟前拼命飛去。

    林小峰一邊御風逃跑一邊在下頭大聲道:“道長有話好說,為何要死死追殺小子?”

    道人在烏云里冷冷笑道:“我火鴉真人想要滅誰,還講什么原因?”他厲聲道:“此地一月之前有天材地寶噴出靈息,不知被誰得去了好處,今日又有人應劫引出造化神雷。這一方天地最近出了這么多事,卻沒有老道的好處,既然你小子神神秘秘,又不敢講出師承來,正好擒捉了你,看看能順藤摸瓜探出點什么秘密來!

    林小峰心頭叫苦,心道,原來又來了一個謀財害命的。

    道人見自己的火器威猛,竟然沒有見功,手下更不含糊,再將手中葫蘆口對著林小峰,念一聲咒語,只見那葫蘆中又是一道黑煙噴出,火光更是大盛,比之前兇猛數倍。

    林小峰頭頂一條火龍猙獰飛來,大火之中竟有五十只黑色火鴉煽動火翼狂撲而下。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陕西快乐10分最大遗漏 股票论坛macd 北京28结果查询 慧配资 江西快3怎么玩 股票公式论坛 广西快三直接开奖现场 湖南快乐十分怎么买才能赢 十一运夺金选号技巧 北京快3中奖助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