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驚魂劫(下)

章節字數:5085  更新時間:19-08-30 08:0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小峰如何見過這種陣仗,那火龍瞬間罩頂,數只火鴉瞬間撲到他身上不停啄食抓扯他的肢體。他不知自己的身體已被雷電之火煉過,那造化雷火比這火鴉之火的焚燒力猛烈了百倍不止,這火鴉對他根本構不成傷害。但他心頭只是害怕,眼見腳下已來到水潭上空,遂不加思的將身子猛的向水潭落下。

    道人隨后趕來,一朵烏云停在水潭之上,指揮著五十火鴉兵直燒入水潭深處去。這世間雖有水火相克之理,但火鴉真人的葫蘆里不是凡火,這譚中之水哪里滅得他的火勢。他的火鴉雖不能撲入水潭里,但那一條巨大的火龍卻直撲水潭深處,燒得潭水飛騰。

    林小峰見火龍追得兇猛,心中不敢有其它想法,只一味將身子往水潭深處沉去,渾然忘了之前水潭之中本是有奪命之物的。

    林小峰此次突破,從混元境四重逆天到了七重,體內又有充沛的水木之力,進入水潭之后,水中任何阻力對他如同虛設,他將身子一口氣下沉到兩百多丈才住,終于躲過了頭頂火焰的焚燒之力。到了此處,正在這時黑沉如獄的潭底突然有豪光猛然射出,之前見過的水底里那一座妖光無量的白色宮殿再次浮現眼前。

    宮殿之下紫藍色冰焰沸騰,一種要凍碎人骨髓神魂的紫色異火焚天燒海般撲面而來。林小峰亡魂大冒,急急將身形定在水中不再下降。宮殿的上空又出現了上一次見過的神秘之眼,那雙眼如同星眼神眸,無限高遠,卻瞬間印到了林小峰的神魂海里。沉睡的小鼠突然被驚醒,它睜眼與林小峰神魂海里出現的那一對眼眸對視之后,然后繼續了它的沉睡。

    那一雙安靜如恒古歲月的巨眼望了一眼小峰神魂海上空的那一卷紫黑色的雷云后,一個聲音忽然在小峰的神魂海里響起,那是一種小峰從來沒有聽過的非人類的語言,但他竟然聽懂了:“既然你來了,那就…來吧!”

    小峰的全身都僵住了,思想、神魂、身體立刻失去了控制。水潭中忽生出一種莫大的力量將他猛烈拉扯,他的身體如流星一般飛速向下墜落而去。

    快要接近白色宮殿的時候,宮殿下的紫藍色冰焰瞬間飛撲上來,一下子將他的身體包裹住。即使小峰的身體被造化雷火鍛造過早已不懼修真界所有法火,仍然他從骨髓里生出了一種無窮懼意,這種懼意超過了以往所有遇到的最恐怖的事情。因為這紫藍色冰焰是萬界稱雄的荒古妖火,火中之祖。

    小峰完全不能阻止這冰焰加諸于身,只覺得有千萬把利刃同時切開自己的肌膚、血肉、神魂,小峰用盡靈魂之力一聲狂吼,雙眼迸血,仰天道聲:“來吧!…”

    神魂海里一個聲音輕輕笑道:“生命元果種神魂之樹,造化雷火、白蓮劍氣煅破邪之骨,心頭還有一朵仙古圣血護你心脈,你果然是他的…后人嗎?”

    神魂海里的聲音停頓了片刻,像是暗自下定決心一般,自言自語道:“既然如此,那就賭上一賭吧!”這話音一落,林小峰體內的紫藍冰焰就神奇的變得溫和起來,與林小峰骨髓和神魂里的造化雷火糾纏到一處,如同水乳交融。這紫藍冰焰另生出一絲冰藍之氣緩緩流注到林小峰丹田之內,與那水木之氣、混沌之氣、白蓮劍氣繞到一處,以陰陽相生之勢循環轉動,越轉越快。

    體內有了冰焰靈氣注入,小峰丹田內的靈氣就開始積累膨脹,不斷變大。而這一切都是林小峰神魂無主之下進行的,所以非他可以控制。

    小峰的身體緩緩降落于宮殿里。百萬丈的白色宮殿中央正放著一架紫藍色的冰床,冰床的四周七只紫藍色的冰鳳飛翔環繞,一只通體白色的六足冰蟾趴在冰床上。那只冰蟾嘴里有一根數丈長的粉紅色舌頭正耷拉在腳前,舌頭上一根光華閃耀的紫藍色冰錐璀然插在上面。

    小峰雙目微閉,靈魂之力正拼命抵御紫藍冰焰的侵入,渾身每一個毛孔都要開始爆裂,竅穴、氣脈膨脹到了極限。

    3。我與妖神有個約定

    西天殘陽已落。

    萬里高空之上,暮色漸深,午時雷云聚集之處,忽又詭異的聚起了一個更大的雷電漩渦;瘌f真人坐在水潭上空的那朵烏云之上,怔怔的望著高空恐怖的雷云越積越厚,心中暗道一聲:“操,今天的劫云怎么像上帝放煙花,不要錢嗎?”

    瀑布四周上空也隱伏著剛剛趕來的各路修真高手,包括碧云宗的兩位太上長老和現任宗主犁龍真人。畢竟宗門勢力影響范圍內的姑蘇城發生了舉城搬遷這么大的事,犁龍真人不得不親自出來探查一番。

    天上劫云翻江倒海,此時的劫云已變成了深紫色。

    火鴉道人雙眼圓凸,喃喃道:“造化母雷?”

    眼見那雷罡轉動忽然一道紫色雷霆從九天之上撲擊而下,火鴉道人道一聲:“無量壽佛!”急忙架起飛行法寶想溜,但那天際雷霆看似徐徐降落,實則快過神念;瘌f道人的飛行法寶還沒升到半空,那雷霆就從身旁撕裂音障擊入了水潭深處。

    火鴉道人被雷霆之力一帶,飛行法寶瞬間燒滅得飛灰不剩,腰間的火鴉葫蘆因是火系法寶,在雷火威壓面前自然一齊遭殃,數百火鴉在葫蘆里神魂被滅掉多半;瘌f道人身上火紅色道袍也焚燒一盡,只剩下一條紅褲衩。并因自己的神魂與葫蘆里的火鴉煉在了一起,火鴉一死自己的神魂自然也受到重創,雷霆過后一聲慘叫直接從半空中跌落到水潭邊的樹林里,生死未卜。

    那道紫色雷霆穿越三百丈潭水之后仍是不滅,往更深處白色宮殿的上空狠狠劈落。

    此時林小峰體內的靈氣膨脹外溢,正逆沖三陽百匯,在頭頂緩緩結成一朵紫藍色靈氣冰花,那一道雷霆猛的劈落在冰花之上,雷霆與打散的冰焰靈氣一齊狠狠貫入三陽百匯穴,林小峰忍不住神魂里發出一聲痛苦咆哮。他感覺到雷霆與冰焰靈氣順著三陽百匯穴流經神闕、氣海,迅速撕開全身氣脈,但氣脈中的靈力也同時瘋狂修復百脈中撕開的細小破洞。

    天空中第二道雷霆落下時,水潭中的水都焚燒近半,眼看林小峰再也無法抵擋這造化母雷之罰,宮殿里冰床之上碩大的白色冰蟾忽然伸出它一直垂在嘴外的粉紅色舌頭。那舌頭伸到林小峰的頭頂,紫色雷霆剛好打在冰蟾舌尖上的紫藍色冰錐上,冰錐受那紫雷之精不斷鍛打,緩慢的消磨著澎湃的雷霆之力。

    小峰體內弓鳴聲齊響,境界終于開始松動,隨著脊柱里一陣爆響之后,混元境七重終于突破到第八重。只是過了八重之后突破之勢仍舊沒有停下來,體內靈氣繼續猛烈沖刷。

    云空上碧云宗宗主犁龍真人隱在云層里對身邊的兩位太上長老道:“二位長老,請問對今晚出現的造化母雷怎么看?”

    一位前額高凸,禿頭白髯的鶴袍道人輕輕揮了揮手中的銀色拂塵道:“不知宗主有何高見?”

    犁龍真人捋了一下頜下銀須道:“師侄以為,這水潭之中定有逆天妖物?”

    旁邊另一紅臉銀發的鶴袍道人道:“以本道人之見,今日應劫者是人類無疑!

    犁龍真人道:“師叔祖請賜教!”

    禿發老道恭聲道:“愿聞師尊高見!”

    紅面道人翻了翻白眼道:“我也只是猜測而已,至于真相,無可奉告!

    犁龍真人與那禿發老道一時滿頭黑線。

    紅面道人側臉對著另一方云層中喝道:“兀那小兒,待會兒如下面水中躥出了怪物,你等不得留手,務必與我碧云宗一道齊心合力將它留下!”

    對面數里的云層中閃出一金袍老者,廣額虎須,頭戴紫金道冠,躬身施了一禮,小聲道:“晚生長生教第七十七代掌門長生騎龍向碧云宗老仙人問好!”

    那金袍老者聲音雖小,但仍穿過聲震長空的雷鳴聲清清楚楚傳遍這一片空域。

    其它方位隱身的眾位高人忍不住身子一震,心里皆不約而同的惶恐道:“這長生教遠在數萬里之外,怎么如此快的速度就趕來了?”

    其中一個道門高人暗忖道:“這長生教是海外大教,數百年前就知其是二品宗門,如今掌教之人見了碧云宗三品宗門的一個老朽道人怎么還需要客客氣氣?是強龍不壓地頭蛇嗎?看來一會行事得小心一點了,不能急于冒頭!

    云中另藏著的幾個修煉老鬼心中也正在犯著相同的嘀咕,那碧云宗的紅臉老道忽然吼了一聲,道:“幾個龜兒子藏在一旁難道是準備一會要偷襲老子不成?”

    紅臉道人聲音也不高亢,但把其它幾個方位藏著的老家伙都嚇了一跳,齊聲道:“不敢,當以碧云宗馬首是瞻齊心合力擒殺水中妖孽!”

    紅臉道人方不再吭聲,繼續用神念端視著水潭上方的動靜。

    水潭下的白色宮殿里,最后一道雷霆打在了白色冰蟾的舌尖,那舌尖上的紫藍色冰錐被造化母雷之力鍛打了億億次之后,閃爍著億億記荒古妖紋,每一道妖紋里都吞吐著一道攻伐大陣,妖紋衍化越來越快,最后九九歸一之后終于安靜了下來。冰錐的刺目光芒閃耀在古老的大殿里,冰錐之上這一刻忽生出九對紫藍色翅膀,錐尖的一對細細的眉眼也將現形。冰蟾滿意的伸長了舌頭,“咕咚!”一聲把剩下的雷霆火焰吞入了肚里,咂巴了一下嘴巴,意思好象是說晚餐不錯,然后垂著舌頭繼續看林小峰的最后突破。

    頭頂的紫藍色冰焰的靈氣之花慢慢縮小,紫色的造化母雷之靈完全融入到紫藍色花瓣里,一同噴出一道無量的靈氣漩渦,漩渦形成圓錐狀順著林小峰的周身竅穴緩慢下行最后沉降到丹田里。再數個周天之后,林小峰丹田之內靈氣猛烈震蕩,再一鼓作氣逆推了一個境界,穩穩到了混元境九重!

    林小峰此刻的際遇,是修真界數億年都未曾出現過的一例。他如果不是有生命元果改魂,白蓮仙宮救命,神秘的仙古圣血開啟和地星第七魄歸位,再有逆天造化之功共同加持,他永遠不可能達到如今的修真奇跡。

    但他仍不是神,他的境界仍在凡人的境界,區區混元境九重。小鼠說過神虛境下爬蟲都算不上,所以他的修真之路仍是路途遙遠。

    林小峰體內的境界完全穩定了以后,他緩緩睜開了雙眼,之前全部心神都沉浸在沖關突破里,根本不知道身外發生了什么事。此刻放眼一望,千百丈高大的白色大殿里,七只襲裹著無上天地威壓的紫藍色冰鳳環繞飛舞。一張八個床腳雕琢著荒古異獸的巨大紫藍色冰床上,一只碩大的六足白色冰蟾吐著一根數丈長的舌頭鼓著一雙大眼盯著他看,眼神直直印到他的神魂海里。

    原來之前在宮殿上空浮現就是這一雙眼?怎么有如此巨大的蛤蟆,上古妖圣嗎?

    感受著對方雙眸中的無量威壓,即使剛剛已突破到混元境第九重,但林小峰仍覺得自己是處在一個無限廣遠的天地威凜的漩渦下方,對方的任何一個動念,自己都會瞬間灰飛煙滅。

    不過他此刻并沒有任何害怕的感覺!

    那一雙滄桑無欲的眼睛如此遼闊深遠,宏大到看不到盡頭。他感覺到冰蟾對他本沒有惡意;秀敝兴犚娏艘粋笑聲,笑聲響在了他的神魂海中央,居然有一絲嬌媚甜美之意,“我要你心頭的三點精血!”

    奇怪的聲音閃過之后,面前的冰蟾忽然將垂在冰床上的粉紅色舌頭伸了過來,小峰根本無法動彈,見那舌尖生出一根細小的針,輕輕刺向自己的胸膛,自己的胸膛象是一個小布袋一樣被輕易的扎穿。

    三點鮮血從心臟里迸了出來,滴在冰蟾的舌尖上,一滴滴落落在舌尖振動著九對紫藍色雙翼的冰錐上,兩滴緩緩落入了冰蟾的闊嘴里。

    林小峰覺得心口一疼的時候,發現冰錐上有一縷神魂之念在與自己勾動,默默看時是一縷冰蟾的虛影。自己的那一滴心血融合到冰錐上之后,冰錐前端的一雙細細的眉眼突然迸出了弒仙滅神的無量兇光。那一根冰錐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煉就的,似忽然間被賦予了強大的生命。

    冰錐自主從冰蟾的舌頭上跳下來,小峰祖竅不由一開,任那冰錐射入他的神魂海。

    冰錐的進入,神魂海里立刻感受到了一種天崩地裂的晃動。小鼠突然被驚醒,它伸著鼻子聞了聞冰錐散發來的恐怖氣息,良久之后輕輕挪了挪身子,躲到了一旁繼續沉睡。

    面前的冰蟾縮回一直垂在嘴外的舌頭。之前本已經是威壓無量了,現在更是氣蓋荒宙。似乎舌尖上的冰錐脫落之后,才讓它猛然間恢復了幾分元氣。

    神魂海里之前那個嬌媚甜美的聲音又響起:“我取你心頭三滴精血,一滴是讓噬魂冰錐融血認主,這冰錐之上也有我舌尖上的精血,我煉就它時剝離了我自己的一絲魂魄封在冰錐里做了錐靈,它在你的神魂海里溫養數年之后,自然就會蘇醒,必為你日后征伐天地之時所用!

    “原來眼前這冰蟾的確是在與自己說話,天地間怎么會有如此好聽的聲音?”林小峰一邊尋思,心頭卻早被冰蟾所說的話震撼得無以復加。

    冰蟾的妖圣巨眼下,輕易的洞穿了他的神魂,他如同是透明的一般,冰蟾幾乎不用魂力就知道他心里的每一個念頭。那道無限美好的聲音繼續道:“另外兩滴心血我留到以后自有用處,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原因。這殿中此刻發生之事我已遮蔽天機,天地之間無人可以窺探。只是你自己要小心為妙,不要將今日你我之事講出去,否則,我知道后無論你在哪里必將蕩滅你的三魂七魄!

    林小峰聽后骨髓里發出了一陣長時間的顫抖!畢竟他的力量在這只冰蟾面前,就是水洼對應大海無量,螢火對照整個星河廣遠。

    他身不能動,口不能語。

    冰蟾嘆了一口氣,掃不去心頭荒宙以來的寂寞,道聲:“此界很快就要大亂,我等著你的魂力能駕馭你魂海里的這根噬魂冰錐之時再來找我!

    它語聲喃喃道:“記得太陰之手有蟾宮!…”

    林小峰一時陷入困惑之中:太陰之手有蟾宮?何意?

    那無情的聲音又恢復了嬌媚甜美之意,“已經月到中天,我要走了,再不走就會亂了秩序。我會把你帶出去,趁合適之機再丟下你,你…自生自滅去吧…你需要知道的是…我希望還能再見到你…”

    突然白色宮殿一陣震蕩,所有光亮瞬間全部消失,世界如墜入永世黑暗。林小峰明白冰蟾將要走了,心中忽然生出說不出的痛楚之意。

    “難道,我竟對一只大蛤蟆生出了情愫?還好元陽還在,沒有失身,要不真的就日了怪了!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江苏11选五推荐预测号码 广东11选5组选三一定牛 澳洲幸运10开奖直播 481泳坛夺金玩法 甘肃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 暴涨股票推荐 河南快3遗漏查询 下期大乐透几号开奖 老师带散户炒股骗局 七星彩预测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