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姑蘇城外寒山寺(上)

章節字數:4712  更新時間:19-08-31 08:06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水淹寒山寺

    天上星沉月浮,天地之間從來沒有如此皎潔的月光朗照,這月光照徹諸天,生出無限的偉力。

    瀑布之上隱藏在云層中的各路仙宗大能仰望著天穹,天穹之上無量的光芒在這一刻忽然生出一種說不出的冰冷威壓來。四野千萬里范圍內開始傳出天狼、血狼、蒼狼的嚎哭聲。

    下一個瞬間,附近的山野里百獸突然癲狂,虎熊奔走,夜梟啼哭!姑蘇城附近的人們從心底生出了無窮的恐懼和絕望。

    下一刻,地脈深處一聲震蕩九幽的聲音響起,數百里地范圍內的山脈、山川猛的崩潰坍塌,地底洪水涌出。姑蘇城江河倒灌,還沒有及時撤離搬遷的人們瞬間陷入了滔天的洪流里…

    地殼變動到此處,瀑布上游的山頭猛的沉降百丈。水潭中一道黑水分開,天上的月亮形成一個曠古高遠的光柱猛的照射下來,剛好對接上黑水里飛騰出一點白色的驚世光芒,水中的光芒沖而起,直入云霄而去…

    水潭上方的云層里眾大能齊聲爆喝,各自放出飛天遁地、翻江倒海的法寶去攝拿那道飛起的光芒,不料下一瞬間,各自的神魂里突有兩道噬魂的冰冷目光突然射入,爆發出穿越萬古的偉力。僅僅是被這兩道目光觀照了一下,數人神魂紛紛破碎,數聲慘叫聲在云中響起,只見十數人從云端跌落…

    天穹上月亮的光柱瞬間消失,某種神秘的力量似乎正在返向另外的域界,月光彌散在天地間的偉力正悄悄如潮水般消退。

    高天萬里無埃,明月當空,繁星點點,這月夜的天穹仍是世人平素見到的那樣美麗、祥和。

    但月亮下之下的姑蘇城正在經歷一場人間的煉獄。山洪以一千年不遇的猛烈狀態撕開了附近的山脈,沖毀了河道,輾壓過古老的城墻,無可阻擋!

    除去城主府和四大家族組織了有限的人群撤離了城市,一部分人正在去南昭城的路上。剛剛攀上附近山嶺的無數人被地底噴出的洪水吞噬,山嶺上的一部份人立刻成了森林里瘋狂躥出的妖獸、野獸口中的血食,還有城中來不及轉移的轉移的近五萬人跌入了千江之流里…

    今夜,姑蘇城在哭泣!

    只見墻倒屋摧,橋斷河溢。之前瀑布上游一處被荒草掩蓋的巨大的石窟里,地水洶涌的時候,有萬千的蛇隨水勢浮了上來,里面有幾條小蛇在水中一翻滾,身形立刻變得巨大猙獰。其中一條紅冠黑蛇,一條黑冠紅蛇領著五條鬼紋金花蛇瞬間遁入濤濤洪流之中一晃不見。

    碧云宗宗主犁龍真人從一浮游空中的空間法器里顯出真身,神念一動,一朵數畝大小的白云浮在腳下,兩位太上長老一起落在云團上。犁龍真人收了空間飛行法器,抹了抹額頭的汗,向一旁紅臉道人道:“師叔祖,姜還是老的辣啊,剛剛如果不是及時聽從了您老人家的建議,先躲入這空間法器里,估計現在半死不活的就是我們三人了!

    紅臉道人傲然道:“那些土鱉以為我們碧云宗要帶領他們一起動手,情況不明,安全第一,老子怎么可能那么傻?”

    一旁額頭高凸的鶴袍道人在一旁恭維道:“師尊適用了五百年的拋磚引玉之法果然管用,那些傻小子可都被你拋出去了!”

    犁龍真人畢竟是仙門大宗的掌教,境界格局稍稍高了一點,聽聞兩位太上長老一番老奸巨猾的對話之后,不覺面上微微一紅,輕輕咳嗽了一聲道:“師叔祖、師叔,就低調一點吧,免得惹了同門笑話!

    紅臉道人胡子一吹,板著臉道:“犁龍,你小子膽敢教訓你師叔祖了?想挨屁股了?”

    犁龍真人趕緊離得他遠了數步,故作沒有聽見紅臉道人說什么,嘴里自道:“師叔祖,突然天降災禍,可苦了這姑蘇城的百姓,師叔祖趕緊施展神通,救他們一救!

    正說話時,天上金光一閃,一架金色帆船停在眼前。帆船的形體剛開始時是金光一點,之后慢慢放大,大到數十丈之后方住。船頭巍然立著一根黃金旗桿,上有一面銀色大旗迎風招展,旗面上赫然是“長生教”三個黑色的龍形大字。長生教主長生騎龍金袍闊帶,頭戴紫金道冠施施然在船頭現了身形,拱手對這邊道:“犁龍真人,你家兩位老仙長無恙吧?”

    犁龍真人還了一禮,道聲:“感謝教主關愛,我碧云宗兩位太上長老很好!”心里卻道:“真是一只老狐貍,說得好好的大家一起動手,關鍵時刻跑得比兔子還快。跑得快,果然才是得長生的不二法門!”

    犁龍真人心里雖如此數落對方,但自己三人何嘗不是?所以嘴上絕不能表露半句,只是話題一轉,趕緊道:“長生教主有好生之德,眼見姑蘇城百姓死傷者如此之多,救人于水火,尚望教主施以援手!”

    正說著,數道流光晃動,云間又顯了幾人,卻是剛剛被月亮光柱里飛遁的那一道神念所傷的十來個同道中人。只見一個個灰頭土臉,都上前拱手道:“見過騎龍掌教,見過犁龍掌教,見過碧云宗兩位太上長老!”

    隨意寒暄之后,眾人紛紛道:“剛剛逃遁的那妖物太過厲害,我等同門中有數人已被它傷了神魂,雖此刻姑蘇城城陷,萬蛇窟妖蛇走脫,但我等實已顧及不了,需先走一步,將受傷的同門送回宗門救治,所以特來向各位告罪!”

    碧云宗那太上長老紅臉道人這時接過話一本正經的道:“各位受傷的同道中人都是我們南越郡乃至云蕩大陸各仙宗的翹楚,今晚不幸受此重創實為我們共同的損失,各位安全第一,不送,不送…”

    那領頭幾人聽紅臉道人如此說辭十分心頭不快,紛紛在心頭尋思道:“如果不是你碧云宗、長生教陣前拉稀,我們也不可能損失得這么大!钡闹须m嘀咕,嘴上卻是不敢說出來,當下各自拱手去了。

    要走的人自去,犁龍真人對身旁兩位長老道:“我們先救人吧”正說時下游一百里外一道悠遠的鐘聲傳來,震蕩江天經久不息。

    “是寒山石的鐘聲!”犁龍真人道:“寒山寺地勢處下游低洼處,估計此刻快被水淹掉了吧?”

    眾人在云頭里放眼望去,果然下游長橋斷處,數葉漁舟在水中載沉載浮,接天的白水洶涌,已將一座巨大石山圍住。白水漸漸漫過石山,山頂之上一座小小的石廟眼看就要沒入洪水之口。

    犁龍真人在半空里輕喝一聲:“兩位長老請助我斬開水道!”,又分神對長生教主道:“騎龍掌教,城里救人的事就拜托您了!”

    騎龍教主回道:“犁龍掌教但請放心,你我于此分頭施救!”話音一落,金色帆船忽的長到數百丈巨大,破開云空向在洪水中沉落的姑蘇城飛去,須臾去的遠了。

    犁龍真人立于云團之上,眉心祖竅一開,只見華光閃過之后,一道古拙奇拓的犁鏵從神魂海中飛出,正是犁龍真人的本命法器,犁龍古鏵。這道法器與他神魂相系,乃是從一座遠古道山中尋得的,后經滴血認主,煉入魂魄里,是他以后的成道法器。

    這道法器迎風而長,瞬間長到數丈之闊。犁龍真人咒語念動,將古鏵往濤濤洪水中一丟,一道法訣打下,催動鐵鏵往河道深處犁去。只見一道鐵犁虛影破天而落,寬闊的河道中被犁出一道十數丈闊的鴻溝,四面的洪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向河道中沉降下去。

    曠古悠遠的鐘聲再度響起!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江天!

    這江天明月之中洪波堆疊,萬年古寺岌岌可危!四面的洪水洶涌而來圍住山寺,石山之巔只余一道石砌的矮墻圍著三間破敗的廟宇。

    寒山寺的小廟香火凋敝,此處和尚余有一老一小兩布衣。老和尚面色饑黃,一件破舊的灰布僧衣上縫滿了補丁,手上托著一個外出化緣的鐵缽站在廟宇前的空地上,面西方而立。

    此時老和尚口中一卷金剛經剛念到一半,遂停下來望著待人而噬的茫茫白水,然后對身旁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和尚道:“小七,知道為師為什么一直沒有給你授戒的原因了嗎?”

    那叫小七的小和尚道:“師父,弟子不知道!

    老和尚道:“你看看這潑天的大水,害怕嗎?”

    小和尚道:“弟子怕,弟子很快就將與師父你葬身魚腹了,只是,弟子還沒有報答俗世中老娘的生育之恩,弟子有一些不舍!”

    老和尚詫異道:“你早已是出家人,你報她什么恩?她不過是與你那死去的死鬼老爹圖一時快活才有的你,對你有何大恩?”

    小和尚忍不住指責道:“師父,自弟子三歲時家父將我托到寺中來后,弟子從沒見您好好念過一天經,這寺里的香火都是被您所敗的,現如今您如此貶低人倫,佛主的經您都念到哪里去了?”

    “佛主?佛主只知道受人世香火、信眾愿力,佛主給你好處了?佛主賞過你一碗豬頭肉?我們現在都要死了,你以為這是白日飛升?佛主若在,他來救我們了嗎?”

    小和尚忿道:“既然師父您心中沒有佛祖,那還叫我日日敲鐘干什么?”

    老和尚扣了扣鼻孔,道:“你沒聽過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不敲鐘怎么會有施主入寺來施舍?”

    小和尚額頭見汗,眼中鄙夷之色更濃。

    月夜里白茫茫的大水的浪頭已開始舔噬到寺廟圍墻外的臺階,小和尚仍面不改色,心中無悲無喜,虔誠道:“師父,去彼岸之前,弟子為您念一遍往生咒吧,下一世,希望師父您能入佛主座下三千比丘叢里,永登西方極樂!”

    老和尚眼神里閃過一絲笑意:“小七,你有如此佛心,今日里,為師便為你授戒吧?”

    小和尚不解,問道:“師父,之前十來年間為何都不給弟子授戒,怎么想到了今日為弟子授戒?”

    老和尚四顧看了一眼滔天洪波里吞吐的江天月色,正色道:“不早不遲,正是今日!”

    兩人遂回到佛堂里,小和尚在唯一的一尊泥塑佛像前跪下來,老和尚伸手撫過他的頭頂,口中梵唱過一卷楞伽經,左手捏一道佛印,右手食指發紅,忽然指尖燃燒起來,發出檀香的味道。老和尚用食指在小和尚頭頂輕輕點戳了一十二下,白凈凈的一顆圓頭上立刻被點出了十二點菩薩戒。

    老和尚口中的梵唱聲沖破云天傳到了姑蘇城外,姑蘇城的繞城河上,長生騎龍聞之一笑,心道:“今日寒山寺有大能出來普渡,這一城人應當得救!

    金色帆船凌空停于波濤洶涌的河道之上,高百千丈。滿城尚余三萬人眾或佇立于屋頂,或騎于殘桓斷壁之上,無數人聽聞到佛音陣陣傳來,又見了一只碩大無朋的金船從天外飛來停在河道之上,心中紛紛念誦著“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號,或口誦玄天無上圣帝大天尊的尊號,祈望神仙佛陀菩薩來救。

    長生教主立于金船之上,袍袖一展,使出袖里乾坤的法術,一只袍袖忽然變得萬丈之廣,所有落水之人,屋頂、墻桓斷壁上的人皆被他的神幻巨力紛紛卷入袖中…

    2。世間有真佛

    寒山寺內。

    老和尚摩頂佛前的小和尚。

    老和尚道:“剛剛授你楞伽經一卷、破魔金剛經一卷、大日光明咒一卷,現授你三戒,無欲戒、無相戒、無我戒,再賜你法號三戒。至此,你我師徒之緣已畢!”

    三戒小和尚恍恍惚惚中覺得頭頂金光一冒有蓮花燦爛,數卷經文、咒文已植入自己的神魂海里。睜眼看時,大水已慢慢漲過圍墻,往佛堂中來了。三戒小和尚誦一聲佛號,恭聲道:“師父,原來您心中凈空,是個真和尚!”

    老和尚笑道:“真和尚假和尚有什么關系?佛是不會來救我們的,我們很快都要死了!”

    三戒道:“師父又妄語了!”

    老和尚嘆了一口氣,道:“此末法之世,佛不渡人,人卻要救佛!”

    三戒口中道:“師父,何為救佛?”

    老和尚慈悲道:“今夜姑蘇城生靈涂炭,你救眾生,就是救佛!”

    三戒仍道:“如何救得?”

    老和尚宣一聲佛號,道:“今夜有長生教善主救走苦主三萬,死去之人,你為他們念三年往生咒吧!”

    三戒不解道:“師父,這大水已入佛堂,我們自身已經不保,如何念三年往生咒?”

    老和尚抬頭望了一眼西天,宣一聲佛號對三戒和尚道:“你自管念你的往生咒!”忽腳下生出神通,化作一道虹光沖天而起。三戒仰天咂舌問道:“師父,原來你不是此間和尚,您有大神通!

    半空里老和尚傳來話來,“三戒,不得分心,從今日開始,那泥佛前為這姑蘇城的亡靈念三年往生咒!…”

    三戒自趺坐于佛前單掌禮佛,另一只手將木魚敲響,將那往生咒五十九字反復念誦…

    老和尚升到空中,正遇碧云宗犁龍真人攜兩位太上長老從云中飛來。犁龍真人剛剛施法將河道犁開,眼見接天的洪水都往河道中去,正有欣喜之意,卻又見數息之后下游之的洪水仍越堆越高,洪水復又往四處蔓延開去,眼見要殃及下游五百里水域。

    梨龍真人與兩位太上長老一道反復施法,仍是無果,于是便飛身往下游來看,忽聽得一道佛音從水中的寒山寺上空傳遍姑蘇城,伴隨著一道虹光從寒山寺里沖上天際。

    犁龍真人道:“近千年來,沒有聽說過寒山寺出過什么佛法大能!”

    身旁兩位太上長老也是怔怔不解,面上有了一些駭然之色。

    此時見了虹光沖霄于前,犁龍真人當下在云中恭敬施禮,道:“何方大能前來救我姑蘇城萬千苦眾,碧云宗掌教犁龍攜紅云真人、智山真人感念大能大德!”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东京快乐8 山西十一选五数据 内蒙古11选五规则 快乐10分走势图 极速赛车预测计划软件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辽宁35选76月最新开奖结果 网上开户炒股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实时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