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姑蘇城外寒山寺(下)

章節字數:4294  更新時間:19-09-01 08:0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虹光中一比丘的身影現出來,道聲:“佛道為一家,道友不必拘禮!”

    犁龍真人恭聲道:“請教大法師,弟子以古犁之法為何不能犁開這兩百里水道?”

    虹光中那比丘道:“如你碧云宗開派碧云真人在,他應當知道這寒山寺石山下有那冥河水眼一道,那石山乃一枚佛印所化,目的是鎮壓這道水眼,有佛印在,掌教真人的古犁之法自然難以犁開!

    犁龍真人與兩位太上長老聽后恍然一悟!

    雖犁龍真人的修為已入金丹后期,紅云真人已達元嬰中期,那智山真人也已是元嬰初期百年,不可謂道心不堅韌,但聽了冥河水眼之事,仍不覺倒吸了一口涼氣。

    犁龍真人施弟子之禮請教道:“大法師不知有何妙法可以解得今日之危?”

    比丘在虹光中道:“和尚唯以身殉道,將肉身元神喂養這背負佛印的魔龍,求得它將佛印托高,放這千川之水泄一些到冥河中去!

    犁龍真人瞠目道:“大法師非得如此嗎?”

    虹光中比丘道:“非得如此!和尚我煉就了兩千年的元神正是為今日之事而備的,只是,這冥河水眼一開,雖有佛印在此鎮壓,但和尚仍是擔心有異界魔物出來,反倒是害了這一界眾生千萬!

    犁龍真人三人聽后不覺面面相覷,心道,“如冥河之中有魔物出來,不止此域凡人遭殃,估計我等修煉之人也都是一場大劫難!

    一旁紅云真人道:“大法師可有萬全之策?”

    比丘沉吟道:“如三位道友愿意為此間眾生犧牲一下各人道行,和尚倒是有一法可施!

    犁龍真人道:“修道之人當以維護天道為己任,大法師既然舍得元神肉身隕滅,我等不過犧牲區區道行數年,有何不可?還請大法師明示法門!”

    其時天上月光漸漸隱入云翳,夜已至三更后。

    虹光中比丘道:“稍后待魔龍吞下和尚的元神肉身將佛印托高三十丈后,三位道友請將日后證道法器投入到水眼上方施封鎮之法落定,一百年后再將法器取回,不知三位道友可是愿意?”

    三人相視一眼,道聲:“弟子等愿意!”

    虹光中比丘道:“那就請三位道友與和尚我共同施法!”

    只見虹光中一道佛偈化作百丈金光往寒山寺下的滾滾濁浪中落去,須臾間方圓五百里水域都受到震動,之后寒山寺下沉入水中的石山山體周圍慢慢出現了無數洪水漩渦。

    半空中虹光銷去,一個布衣僧人腳下托著一卷黃云緩緩而降。

    三戒心無雜念,口中正將經文念誦。

    那一卷黃云降到寒山寺上空百十丈高處停下來,老和尚口誦一段佛偈后,空中念念有詞,似與水底何物在作交流,半響大喝一聲:“畜生,我如何會誑你?你且看我如何喂食你!”當下揮右手將左臂斬落。只見斷落的手臂帶著淋漓鮮血迎風變為百十丈長的一只大臂砰然投入水里。

    數息之后,水下波浪翻起!

    犁龍真人在云間看得分明,見那寒山寺石山下水勢突變,山形緩緩上升,水面緩緩下降,直至十丈左右方才停下。寒山寺上空那卷黃云上的老和尚忽又揮手將雙腿斬落,鮮血迸濺中那一雙腿沒入水底。

    須臾,水面再下降十丈,山勢自上升十丈。

    碧云宗三位真人在云空中看到眼前如此慘烈之事,自是心中震撼不已,各自在口中宣一聲“無量大天尊!”

    黃云中和尚的聲音傳過來:“三位道友,快將法器打入此山之下,和尚先去了!”只見和尚從黃色云中如飛墜落,下面滔天之水眨眼之間將他的肉身吞噬。

    犁龍真人忙將神竅打開,放出黑色古犁,一道法訣打下,古犁化作山岳也似的虛影往寒山寺下的波濤中落下。紅云真人、智山真人各放出一道本命法器,乃一座黃金長橋、一柄純銀拂塵也化作山岳般投入到滾滾洪濤之中。

    數息之后,山勢再拔高十丈,水面沉降十丈。犁龍真人在云中見附近兩百里內的水面在緩慢下沉,估計天明之時這一場潑天大水就能基本消解。只是水眼之上三人的本命法器剛剛落定,三人的靈魂里就禁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原因無他,是那本命法器連接神魂,到了水眼之上,水眼下的冥河之氣對神魂有所侵蝕,估計一百年后,不止境界跌落,甚至神魂都會不穩定。但三位真人乃正道仙門的高人,自然道心堅如磐石,沒有半分后悔之意。

    寒山寺上往生咒梵唱之音上入云端下接九幽而去,三戒心中一點執念皆為苦主,身外之事渾然不知。

    3。成為兩大仙門弟子

    一道金光閃過,長生教主的金帆飛入云中停在犁龍真人身旁,金帆忽然變小,變成云中的一葉小小扁舟。

    長生教主道:“辛苦三位道友!”

    犁龍真人拱手道:“我修道中人救紅塵苦主何來辛苦之說,倒是碧云宗要感謝長生教主大德及時施以援手,否則這姑蘇城的一城百姓就全完了!

    長生教主謙道:“碧云宗開河道救眾生更是功德無量!”

    犁龍真人宣一聲“無量壽佛!”遂嘆道:“寒山寺主持和尚以身殉道才是我修道之人的楷模,應有無上功德加持!”

    長生教主道:“我在云中已然看到,只是大和尚元神肉身俱滅,功德加持又有何用?功德又如何得以加持?”

    犁龍真人宣一聲“無量大天尊”,道:“都說末法之世,原來世間有真佛!”

    說話間,寒山寺山下水位已落下百十丈深,云間遠望,整個姑蘇城的城墻、山崗、樹林慢慢開始顯露出來。

    長生教主道:“本道剛施袖里乾坤之術,救得三萬七千者眾,然長生教宗門此去尚遠,且姑蘇城為碧云宗宗門影響范圍之內,不知犁龍掌教如何處理?”

    犁龍真人沉吟道:“我道門本不能隨意介入皇朝俗事,不過救人要緊,這姑蘇城主既已將部分人遷往南昭城,余下這三萬余人就交由我碧云宗代管,先幫他暫時遷往飛鹿城、華明城吧!”

    長生教主贊道:“如此甚好!”

    犁龍真人隨即將隨身空間法寶放開,只見華光一閃,一座九層寶塔迎風長成千丈之高,立于云端。

    長生教主笑道:“這件空間發法器已是高階法寶了,碧云宗果然身家雄厚!”

    犁龍真人拱手道:“慚愧!慚愧!騎龍掌教的金帆可是真正的地階極品法寶,貧道這九層鎮妖塔尚在地階末尾,如何入得掌教真人的法眼?”

    騎龍真人笑而不語,將袍袖一拂,萬千眾生被一陣輕風吹拂,一股老兒送入了犁龍真人的九層塔中。

    天將欲曉,騎龍真人一拱手,道:“三位道友,宗門遙遠,貧道先行告辭了!”

    犁龍真人因有人口搬運,正要說聲“恕不遠送!”旁邊紅云真人一旁插話道:“騎蟲小友,你的袖里乾坤是不是另有乾坤那?”

    長生教主聞言尷尬笑道:“真人何故此言?”

    一旁智山真人湊過來,雙眼放光道:“什么情況?莫不成這大掌教有藏私之處?”

    紅云真人胡子一吹,道聲:“長生教道法高深,比我等厲害多了!”

    犁龍真人一臉懵逼。

    騎龍真人見狀,知道自己的小九九早入了紅云真人的法眼,別以為老頭子有青光眼,其實別人是火眼金睛。他只好訕笑道:“貧道剛剛救人之時,在姑蘇城某處青蓮之上發現一個小子昏睡,無意中觀其根骨尚可,正與我…長生教有緣,便欲將他帶去長生教將其收入長生教門下。小道人觀此子并非碧云宗弟子,所以擅自作了決定,莫非紅云長老覺得有什么不妥?”

    犁龍真人一愣,心道,如此小事,何足掛齒啊,但既然紅云真人過問,他自然不好立刻表態,遂將目光望向紅云長老。

    鴻運長老故作不知,對長生教主道:“騎蟲道友,可否將你袖中的小子放出來讓我老道我看看?”

    騎龍真人猶豫了一下,袍袖一吐,遂將袖中之人放落于腳下扁舟之上。

    碧云宗三位真人睜眼一看,見一紫衣少年正昏睡不醒,雖法衣粗糙,行頭一般,似一般宗門弟子,但其人隱隱有龍章鳳姿之態,根骨非凡。

    紅云真人見其少年青澀,不過十三四歲年紀,卻已是混元境九重的修為,一顆老心頓時震撼不已。畢竟,既是整個云蕩大陸,如此年輕,如果不是有顯赫宗門刻意栽培,即使再天姿橫溢之輩,想要達到如此修為境界,那也是鳳毛麟角。

    鴻運長老把此想法通過眼神略微向身旁兩人傳遞了一絲,那兩個老道心中頓時打起鼓來,各自尋思道:“南越郡宗門無數,這小子天才如此,到底是何來歷?”

    三人自是想不到這少年就是數個時辰之前從那瀑布下的水潭中的應劫之人。

    犁龍真人尋思道:“此子身上并無宗門痕跡,如果是哪位散修大能的弟子不幸遺落此間,那到可以借此攀一下關系。如果此子沒有宗門師承,如能有幸將此子收入我碧云宗門墻,此子日后必能光耀我碧云宗門楣。如此的話…”

    犁龍真人尋思良久,畢竟不是圓滑之人,正不知如何巧取豪奪,不曾想旁邊智山真人早已搶先發聲道:“師尊,這不是你前幾日收下的關門弟子么?出門的時候沒有見您老人家帶他出來,這小子怎么膽敢偷偷溜出來了?”

    智山真人說完話一邊悄悄向犁龍真人眨著眼睛。犁龍真人馬上醒悟過來,對著紅云長老訕訕道:“師叔祖您老人家怎么對自己的弟子如此管教不嚴,這…這…有失體統!”

    紅云真人老奸巨猾,如何不識得套路?早已順勢接過話來,自責道:“哎呀!一時大意!一時大意…”

    那長生教主如何是容易糊弄之人?心中早已洞若觀火,明知他三人見獵心喜合起來騙自己,但對方也是道門高人,且自己單口難辨,又不能為此小事撕破臉皮,心中念頭一轉,知道強奪不得,便順坡下驢的說道:“剛剛有所不知,小道人有一些魯莽了,既然是紅云長老的關門高足,此子有如此福氣也是他的仙緣,小道人見其根骨非凡,想將他收為記名弟子,如此一來也不奪貴紅云真人之愛,實乃錦上添花之舉,不知道三位真人意下如何?”

    犁龍真人正要答應,忽然想道:“我師叔祖的關門弟子被你犁龍收為記名弟子,那你豈不是與我師叔祖平輩了么?”他忽然又想到:剛剛智山師叔情急之下說這小子是師叔祖的關門弟子,本來是個權宜之計,這下被騎龍真人一將軍,這小子豈不是坐實成了自己的師叔了?”犁龍真人一時滿頭黑線,當下只好看向紅云真人,嚅囁了半天方道:“師叔祖,您老看這…”

    智山真人年歲已枯,自然沒有犁龍真人那些想法,心里尋思道,這小子本是巧取豪奪來的,既然已是囊中之物,不妨就裝得大度一點,體現一下碧云宗的如云高義,如海胸襟,便向紅云真人建議道:“師尊,長生教乃海外二品仙門,又與我碧云宗十分交好,如師尊的關門弟子能被騎龍掌教收為記名弟子,說來也還是我碧云宗高攀了,不知師尊意下如何呢?”

    紅云道人一直沉吟不語,正是要這兩個晚輩幫他搭好樓梯,此時見水溫尚好,恰到好處,于是故意大大方方的道:“如此甚好,多謝騎龍…掌教的美意!”

    騎龍真人也是當世修真界高人,雖是退而求其次,但目的也已達成,遂不再糾纏,當下從袖中吐出一道黑色的玄玉令牌,對犁龍真人道:“本道此來匆忙,身無長物,這是長生教掌教隨身令牌,現贈與我的記名弟子,請犁龍道兄帶他醒來轉手相送!”

    一道玄光飛過,正是那道玄玉令牌,梨龍真人見如此珍貴之物,忙貼身收了。智山真人見狀立刻飛身到金帆邊,伸手將紫衣少年扶過一旁,嘴里一邊道:“師弟,走了,隨師兄回宗門!”

    長生教主淡然一笑,向三道友拱手道:“自此別后,歡迎碧云宗三位道友方便時到長生教來作客,騎龍我定會掃庭相候!”

    犁龍真人與智山真人拱手道:“道友客氣了,道友請…”

    騎龍真人金帆起拔,帆影鼓動,瞬間長大數十倍,只見金光閃過如龍翔鳳飛,須臾沖入云霄。

    此時東天大亮,正有萬道霞光噴薄而出…

    騎龍真人在云天之上悠悠傳下來一句話來:“犁龍道兄,我這名記名弟子可有什么名號?…”

    “這…”碧云宗三大道門高人一起被噎住,差點一齊從云間跌落…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河北排七开奖结果 排列三开奖结果 一波中特期期公开验证 浙江省11选5开奖号 炒股配资网站 快乐十分20选4技巧 什么是股票 燕赵风采排列五排列七 东京快乐8计划wx15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