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一如宗門深似海(上)

章節字數:4332  更新時間:19-09-02 08:0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唐小眉的眉

    風雨如晦。神秀峰。

    九月的第一場雨說來就來,雷驚、雨烈。

    神秀峰上天黑如墨。

    唐小眉正在撫眉。眉如遠山含黛,眉輕蹙。

    十八歲的芳齡,十八歲的春心,十八歲的唐家小姐唐小眉。

    面前的銅鏡里,她正在審視鏡中的自己:天生無雙美眉,未畢傾國,已然傾城;煸硟芍,刑罰堂長老唐黎之小女。如此權貴之家,如此絕色之姿,試問碧云宗內上萬男弟子有哪一位不想一近芳顏的?有那一位師兄心中不想或不曾想與之結交道侶的?

    偏偏自己心屬一人,卻是外門弟子謝飛猿!

    謝飛猿御氣境九重,年齡二十六歲,天資卓絕,外門排位第九位。

    謝飛猿入門七年,其零境界進入宗門,七年之內直達御氣境九重,如今已是混元境三重,成為外門精英弟子。需知宗門之內外門長老排名第七的云烈長老才混元境七重,排名第一的華昭長老才天人境六重。這些可都是修煉數十年甚至近百年的長老級高手了。

    謝飛猿最近已向御氣境第四重發起沖擊,并已向同為外門精英弟子的黥世杰相約九月之末進行越級大戰。聽說那黥世杰已是混元境五重巔峰,論境界謝飛猿尚差了一籌,但外門的其他師兄弟俱看好他的勝出,這樣高飛進取的人物當真是天才中的天才。

    謝飛猿還以“帥”字聞名。自他入了外門,好象外門中的其他精英弟子都開始拒絕用這個“帥”字進行自我標榜了。甚至有人說,自神劍仙猿謝飛猿在外門出現之后,人中龍鳳、豐神如玉這樣的標簽連一向自負的內門的師兄們都已經開始婉拒。

    這就是謝飛猿!風度、才華獨一無二的謝飛猿!

    如此的謝飛猿與此刻鏡中的唐小眉難道不正是珠聯璧合的傾城道侶?

    但此刻鏡中的人眉間輕愁一片!

    如此彎眉,這一彎清淺如煙如黛縱是對方郎心如鐵也應蕩成繞指柔了吧?

    謝飛猿的心是否如鐵?

    他的鐵是否已成繞指柔?

    不!

    謝飛猿居然有了緋聞!

    緋聞!緋聞!緋聞!

    十日前這個消息傳到了她的耳中。

    初聞此事,唐小眉無論如何都不相信,因為她自信,因為謝飛猿不敢。自己如此絕色卻附身垂顧于他,同輩之中,碧云宗還有哪一個女弟子能超過自己?何況,碧云宗執法堂長老的寶貝千金,豈是他可以冒犯的?

    只是這兩日總是謠言亂心!

    所以她決定等外面雨意消歇的時候,去外門看看。

    2。挑戰

    今天在傳功殿的傳功長老是云烈長老。剛好林琴音與他相熟,一見到云烈長老的時候,林琴音就對著這個面如鍋碳的威猛師長問道:“云烈老師,宗門內允許械斗么?”

    云烈長老自上一次在自己親自主持的外門入門考核上就對這名女弟子心生愛護之意,當這個容貌出眾氣質非凡的女弟子問起這個問題的時候,他不禁大笑。盡管他的笑聲中有輕微的金石之聲,但林琴音也能聽出他對自己這個弟子的喜愛。云烈長老回答道:“宗門內不限制械斗,但不可傷人性命,不能惡意致殘!

    看著她傾聽的眼神,他又補充道:“私人械斗只能在武煉場,是公開械斗,宗門內不允許私下械斗!”

    林琴音又問了第二個問題,“宗門械斗可以越級挑戰么?”

    云烈長老好奇的看著她,道:“可以,前提是對方同意。但一般來說,高階的一方需要壓制自己的修為,所以如果不是驚才絕艷之輩一般都不會接受越級挑戰!

    “琴音弟子,你想挑戰誰?”

    林琴音莞爾一笑:“云烈長老!”

    云烈長老大笑,大笑聲中金石之聲更盛。

    林琴音的越級挑戰很快就來了。

    她要挑戰外門的張道明師兄。

    張道明:男,二十七歲,高七尺三寸,臂展七尺九寸。煉氣修為御氣境六重,外門排位七十三位。入門十二年,外門精英弟子。

    林琴音:女,十九歲,高五尺八寸,三圍不詳,臂展五尺九寸。煉氣修為煉氣境六重,外門排位無。入門一月零十天。外門修煉弟子。

    這是兩人的數據對比,按說正常情況下這兩人怎么都不會成為武煉比試的對手,沒有人能猜測到這一場比斗的動機和原因。

    但最后挑戰賽最后竟被確定了下來,當然這是林琴音暗里反復逼著張道明答應的。因為她提出,如果張道明不答應比斗,她就不要名譽,拼了性命也要將那晚張道明作惡的事向宗門層層舉報。

    張道明掂量了數日,終于答應。

    只是這些故事沒有人知道,但這場不對稱的“無謂之爭”成為了外門中轟動一時的新聞。

    正式比賽前五天,蔡小娥找到林琴音。

    “林師姐,你跟張師兄的比斗可不可以取消?”

    “為什么?”

    “你這樣很不公平?”

    “不公平?蔡師妹,你是指對誰不公平?”

    蔡小娥吃驚的看著林琴音的一雙美眸,這美眸中深藏著一絲火焰。

    蔡小娥遲疑了片刻,低頭道:“張師兄是帶我們從姑蘇城來的,于我們多少都有一些恩義,如果琴音師姐你需要張師兄的修煉指點,那他必然十分樂意,師妹我不解你為什么要越級挑戰他?”

    林琴音凝眸道:“張道明讓你來的?”

    蔡小娥猶豫了一下,抬頭反問道:“琴音師姐為什么要如此問?我們同為姑蘇城一同出來的姐妹,師姐你向張師兄越級挑戰這么大的事,之前也沒有聽你說起過,所以師妹才來問你,如果師姐不愿意說,那就當師妹我沒有來過!”

    林琴音好奇的看著蔡小娥,語氣溫和的道:“蔡師妹,你變了!”

    蔡小娥怔了一下,回道:“師妹我不知道琴音師姐話中是什么意思。不過,借師姐的話說,師妹覺得琴音師姐變了才是!”

    這次輪到林琴音詫異了。她微微笑了一下:“蔡師妹覺得師姐我哪里變了?”

    蔡小娥望了一下她的眼睛,又低下頭去,緩聲道:“如果師妹我說得不恰當,言語有所得罪,尚望琴音師姐不要見怪才好!”

    林琴音覺得面前的蔡小娥似話中有話的意思,她不竟笑道:“蔡師妹何出此言?我們何時如此生分了?師妹心里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蔡小娥沒有去看她的眼睛,自顧自低頭說道:“琴音師姐天姿絕倫,又絕色無雙,雖說才入宗門不久,但你的表現的確已讓同為新人的我們仰望了!”

    蔡小娥的話讓林琴音一怔,她沒有接話,等著蔡小娥將話講下去。

    蔡小娥抬了一下頭,目光閃爍的道:“現在,宗門里的師兄師姐也是對師姐的美貌趨之若鶩…”

    林琴音終于從她的語氣中聽出了她的嫉妒之意來,這正是她覺得面前的蔡小娥忽然變得陌生的原因。

    她開始在心里猜測蔡小娥這一次來找自己的真實意圖。但接下來蔡小娥的話就讓她有了一些生氣。

    蔡小娥慢慢道:“琴音師姐莫要忘了,琴音師姐在宗門的成功,除了個人天姿才華之外,張道明師兄對你也是有幫助之人!”

    林琴音打斷她繼續說下去,她凝眸問道:“蔡師妹,的確是張師兄讓你來的吧?”

    蔡小娥略顯尷尬的道:“我也是有一些替張師兄感到不公平!”

    “不公平?”林琴音大聲質問到,她突然提高了語氣把蔡小娥嚇了一跳。

    林琴音眼中本有凄楚和憤恨之意,她抬頭看向屋頂,掩飾了過去。她心里猶豫著是不是應該告訴蔡小娥一些事情,最后卻忍住了。

    她低頭嘆了一口氣,說道:“蔡師妹,關于公平的事,大家是姐妹,望你不要輕易去下結論。我已經明白是張師兄讓你來找我的,但越級挑戰的事他已經答應過了,整個外門都已知道,非同兒戲!”

    林琴音眼光愈加明亮起來,冷靜的道:“感謝你今天來,這是我對你,也對張師兄的話,望你回復他!”

    蔡小娥面色微微一變,告辭后離開了。

    目送蔡小娥離開,林琴音明白,這蔡小娥已經與張道明有一些近了,也就是說,與她的姐妹相交,也許會變得越來越疏遠了。

    比試還有兩日,黃茉莉來到精舍找到林琴音。

    “茉莉師妹,外面這么大的雨,你怎么舍得來了?”

    林琴音欣喜的迎她進來。黃茉莉的為人本就深得自己喜歡,那一晚她更是自己的恩人,與自己同宗的林明知哥哥將自己送入火坑去不同,當晚如果不是她后來帶著謝飛猿師兄及時趕到,自己一生的恥辱肯定就注定了。

    “茉莉師妹,你請坐!”林琴音親切的去牽她的手。

    黃茉莉自經歷了那晚林琴音的事情之后,性情也有了一些變化,不再是之前心如白紙的小姑娘了。此刻見了林琴音,因為擔心林琴音再想起那晚的傷心事,她說話也變得小心翼翼了起來。

    黃茉莉與林琴音閑扯了一些話之后,開始試探著問道:“琴音師姐,你…為何要挑戰張道明師兄?”

    黃茉莉見林琴音沒有說話,便接著說道:“張師兄境界高你那么多,即使壓制了境界,你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林琴音心里已然明白,黃茉莉是來勸阻自己與張道明的比斗的。她不知道應如何回復這個可愛的小師妹,只好對她道:“茉莉,有些事,以后你會懂的!”

    黃茉莉來時擔心林琴音這一次與張道明的比斗中會草率做出不可挽回之事,傷及了自身,此刻見林琴音似意志如鐵,又知那一場越級大戰兩日后就將到來,其勢已不可逆轉,便直接對林琴音道:“謝飛猿師兄也擔心你的狀態,要托我勸慰于你,凡事不可太急!

    林琴音關注到她說起謝飛猿三個字來,臉色不十分自然,這幾日她也想起那晚天香榭月牙居里從席間再至后來密室中發生的所有事,她多少已察覺到茉莉已不知不覺中對謝飛猿師兄生了情愫。自己也同為女子,如何不能懂得她的心思?那謝飛猿師兄風神如玉,才情絕倫,修為又為外門翹楚,如日麗天,早為宗門師姐師妹們深慕。黃茉莉正是少女多情的年歲,遂不由自主生了暗戀之情,也是自然。何況如若不是自己一心向道,不愿染那紅塵事,說不定見得謝飛猿頻繁了,自己仍會心動。所以,她也不點破黃茉莉,讓她尷尬。遂道:“既然謝飛猿師兄關心,你且替我感謝謝飛猿師兄吧,記得一定代我問候一下唐小眉師姐!

    黃茉莉心中一愣,心道:“要謝謝飛猿師兄,為何要我代問候唐小眉師姐?何況唐師姐在五峰之上,我一個身份低位的外宗新弟子,如何見得上?”一時沒有明白林琴音的苦心,她只是在嘴里應承了。

    林琴音憐惜的看著這親如妹妹的人,心里自己安慰道,茉莉其實是知道謝飛猿師兄和唐師姐的關系的,希望她能望而止步,不要去碰不可妄想之事物,給自己帶來滅頂災禍。畢竟,唐師姐身后可是淵深的宗門執法堂,還有謝飛猿的眼界是否看得上她更是未知之數。

    林琴音心知這些話不能直接對黃茉莉說出口的,一來不知道黃茉莉的真實心意。二來,自己貿然憑己猜度就給她潑去冷水,也是很唐突的事情。她尋思片刻,就不去想這事了,便問黃茉莉道:“茉莉師妹,這幾日云烈長老教的碧云劍法和碧云無蹤身法你練得如何了?”

    黃茉莉笑著道:“身法要訣已經背熟,劍法口訣也沒有問題,只是劍法二十四式不過學會一半,身法還十分凝澀,自不比琴音師姐你天資聰慧,估計琴音師姐你早已將劍法、身法練得精熟了吧?”

    林琴音道:“求精不求濫,宗門功法深奧,需慢慢領悟,師姐我也并非不世出的天才,哪里能一蹶而就的,我們尚要一齊努力才是!”

    黃茉莉吐了吐舌頭,嬌笑道:“師姐你提醒得是,修真如推石上坡,時時都松懈不得,我會謹記你的教誨!”

    林琴音笑著在她的額頭輕輕拍了一下,假意嗔道:“哪來的什么教誨?你我共勉而已!”

    黃茉莉見林琴音面上露出笑容,知道她心境篤定,已為一日后的越級大戰做了功課,不過心中還是替她擔心,想要給林琴音留出更多時間去梳理自己,于是主動便提出自己要回精舍去修煉。林琴音見她勤奮,也替她高興,自然不多做挽留,便任黃茉莉去了。

    只是黃茉莉出得林琴音的修煉精舍,并沒有直接回自己的地方,而是冒著雨去了另外一個地方。

    天香榭。

    一間雅致的茶室里,謝飛猿赫然在此獨坐。白衣厚履,纖塵不染。

    一個纖巧如柳絮飛過的女孩子輕輕飄入茶室。

    是黃茉莉!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macd股票论坛 青海快三怎么玩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电微178-5613-9019 网络信贷理财平台 浙江6 1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江西时时彩yy 体彩快乐3快乐扑克三 北京快三详情 权重股普涨说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