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一如宗門深似海(中)

章節字數:4375  更新時間:19-09-03 08:0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見黃茉來了,謝飛猿燦爛星目流露出關切之意。他道:“茉莉師妹幸苦你了,你去見了林琴音師妹嗎?”

    黃茉莉雙腮羞怯,如此近見了心動之人,一時手腳無措,正心中無由嬌羞,但又聽得謝飛猿一見面就問起林琴音來,心中不覺微微有了一些失落,她輕聲接過話道:“秉謝師兄,我剛剛從林琴音師姐那里來!

    謝飛猿道聲“坐!”,揮手徐徐為她沏了一杯素茶?粗态摓]的茶葉翻飛在白如凝脂的茶碗里,黃茉莉贊一聲:“真是好茶!”

    謝飛猿目光飄忽到茶舍的窗外,望著雨中的一樹芭蕉道:“這樣的天氣里正是喝茶的時候!”

    相連不遠的茶室有琴聲悠悠傳來,屋外雨聲淅瀝,這茶室更生清雅之意。

    黃茉莉聽之不覺又有了一些胡思亂想,臉上微微一紅,忙端了茶碗輕輕啜了一口,卻掩飾自己莫名慌亂的情緒。

    謝飛猿待她將手中茶杯放落幾上,抬眼問她:“茉莉,你的林琴音師姐怎么樣了?”

    正這時,一個聲如珠玉卻有兩分冷厲之意的聲音從門口響起:“我可以進來嗎?”

    黃茉莉回頭看時,見一身著水藍外衣的女孩子,頭上斜插著一只翡翠釵,腳穿粉色薄履,彎眉如月,一臉傲氣和冷意。正是內門師姐唐小眉。

    黃茉莉慌忙起身站過一旁,一時都忘了上前去招呼。

    謝飛猿面露喜色,站起來笑著對唐小眉道:“小眉你如何來了?怎么不提前告訴我一聲?”

    唐小眉眼中飛星似的閃過一絲冷笑,并不看黃茉莉一樣,嘴里道:“我是否來得不是時候?”

    黃茉莉在一旁更是尷尬了,仿佛自己是偷了別人的東西被發現了一般,一時窘迫異常,恨不得有一個洞要鉆了去。

    唐小眉踩著蓮步走進來,一雙美目似要看到黃茉莉的魂魄里,她靜靜問道:“你是外門的黃茉莉唄?就是你幫謝飛猿和你口中的那個什么琴劍仙子林琴音牽的線唄?”

    黃茉莉本心中自怯,忽聽得唐小眉如此問話,不覺一頭霧水,頓時怔在了那里。

    謝飛猿忙解圍道:“茉莉師妹,向唐師姐問好后,沒有什么事,你就先忙你的事情去吧!”

    黃茉莉忙對著唐小眉施了一禮,便轉身欲去。

    唐小眉款款走到謝飛猿對面的椅子上坐下,回頭斜視了黃茉莉一眼,嘴里戲謔道:“你不是要陪謝師兄飲茶嗎?怎么我來你就要走了?”

    黃茉莉在這飛揚跋扈的唐小眉跟前根本不敢說一句話,只是走也不是,站也不是,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一汪淚水只是在眼眶中打轉。

    謝飛猿伸手越過小幾抓著唐小眉的芊芊玉手道:“眉眉,不要小家子氣,讓人看了笑話!

    唐小眉掙扎了一下,也不動真怒。

    謝飛猿忙使了眼神讓黃茉莉出去,黃茉莉于是冒著室外迷蒙的風雨趕緊凄凄的去了。

    茶舍里謝飛猿見黃茉莉去得遠了,忙將唐小眉拉到懷里,那唐小眉正火在心頭,自不遂他意。但他一雙猿臂從身后攀上肩頭,雙齒輕輕咬上她的玲瓏耳墜時,冷眉如刀的唐小眉不禁心中一陣輕顫,身姿立刻變得柔軟,臉上始如冰河解凍。

    耳旁有若洞簫一般的聲音響起:“吃醋了?”

    唐小眉用手肘狠狠頂了一下身后檀郎,咬牙切齒的道:“那個什么林琴音是不是被你看上了?”

    謝飛猿一改人前如龍的公子模樣,掌御對方前胸隆起的高峰后,附身對著氣息咻咻的唐小眉道:“難道你還不懂得我么?除了你之外,天下間的女人有誰可以入得我的眼?”

    唐小眉回頭橫了他一眼,語聲狠狠的道:“林琴音是怎么一回事?我聽得有傳言,你神劍仙猿謝公子對別人可是青眼有加!”

    一只手里衣里狠狠一握,似有懲罰之意。

    “!”她暗啞的掙扎了一聲。

    他扳過懷中玉人的身子,雙眼吞吐著情焰,戲謔道:“區區一個外門弟子女弟子也值得你吃醋么?”那懷抱著懷中之人,一雙翻云覆手沒有停歇,目光卻望向了窗外,口中出奇的安靜的道:“難道前一次林琴音與楚大流和琴之后,你看不出她手中的琴有大秘密嗎?”

    懷中人輕喘道:“跟我有什么關系?”

    謝飛猿將頭低下去埋在她的胸前,小聲道:“張道明之前對我講過,上一次他帶領從姑蘇城新招的弟子回宗門經過狐仙谷時,林琴音在山谷之中曾與一神秘之人斗琴,以張道明的修為,在山谷里根本找不出吹簫之人,可想定非凡人。那晚那琴,果真神異,所以,我要弄明白林琴音身上的秘密,你不要破壞我的計劃,更不要誤會我…”

    她道:“如此以來,張道明前幾日在天香榭后院中的事其實是你默許的,或者是策劃好了的?”

    謝飛猿的身姿僵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道:“您還知道什么?

    懷中的人得意道:“不要忘了,我可是執法堂堂長老的女兒,在外門之中,我唐小眉想知道什么事情,還不簡單?”

    他聞言,恍然一悟,下一刻喉中輕輕發出一聲獸吼,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她不由掙扎出聲,呢喃道:“不要在這里…”

    他喘息道:“沒有過你父親那一關,我哪里有膽敢真正摘取你?我有幾條命也扛不住唐長老的雷霆手段!”

    說到這里,慢慢停止了手中的動作…

    身下人略生惆悵之意!

    3。越級比試

    九月十五日,午后。

    碧云宗外門武煉場。

    此時人山人海,每逢宗門弟子邀斗,都是盛事。

    廣場里四面站滿了看客,每個人都盛裝出現。少年才俊,蘿莉師妹,修為不凡的各位師兄借這樣的機會都出來交朋結友,揮金如土,狂涮存在感。

    臺下的師兄師弟們分為幾波,各自在押寶賭斗。其中一個圓臉小眼的胖子在人群中嚷嚷道:“快快,投注開始,本人坐莊,賭張道明師兄勝,六品以上靈石下注,一賠一,賭林琴音勝者,一賠一百!”旁邊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吼道:“王胖子,六品靈石,你他娘的想搶人?”

    王胖子頭也不抬,懟道:“有靈石就說話,不要逼逼,老子沒時間!蹦侨吮粏芰艘话,悻悻的躲到一邊去了。其余圍在旁邊的,迅速有數人開始下注,“六品靈石兩塊,賭張師兄勝,六品靈石三塊,賭張師兄勝…”

    “五品靈石一塊,賭林琴音勝!”

    眾人一時熱情上來,“誰他媽這么傻?居然賭林琴音勝!,“!楚大流師兄,今天師弟擼得多了幾把,頭昏眼花,沒有發現是楚師兄您與民同樂,哎呦!…”

    人群之中正是琴劍雙絕楚大流,一手提著一個瘦子的耳朵將人丟到了一旁。

    “今天楚師兄都出現了,平常象這個級別的比試,一般排名在五十以外的楚師兄都不會打上眼啊,今天…啊,謝飛猿師兄也來了…”

    人群中有人鼓爆了眼睛,“那不是排名第五的黥世杰師兄嗎?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咖們現身了!”

    另有人嚷道:“十月末黥世杰師兄要在這里與謝飛猿師兄大戰,莫不是今天過來暖場的,活躍一下氣氛?”

    “王胖子,下月黥師兄與謝師兄比試,你還坐莊不?到時候小心把你姐的紅褲衩輸給我了…”之前被王胖子懟跑的那人道。

    …

    傳功臺上,林琴音盤膝坐于一邊。

    自那晚張道明撕裂她的紅裙留給她羞恥的記憶之后,她再也不穿紅色的衣服了,宗門在入門考核后發下的絳色道服成了她的常服。今日依然短打絳色勁裝,上面罩一件金色的紗衣,三千青絲挽成長生髻,斜插一根無妄簪。眉比青山藏黛色,唇綻桃花一樹春。冷若霜雪里偏偏掩不住國色天姿,一身素潔道服里藏不住少女窈窕。

    臺下道心不穩的師兄師弟們自然心旌搖動,原想比美爭艷的師姐師妹們也多有自愧不如之念。

    林琴音上得這傳功臺之前心中實在充滿忿恨,古之女子,貞潔勝過性命,雖修真中人不如俗世固守,可以自由選擇道侶,但并非沒有廉恥,可以放蕩。且林琴音生來剛烈,不容褻瀆,那一晚被張道明用強,身體雖未蒙污,心中卻已留有裂痕。自此這心結一日不銷,道心難以篤靜。所以才有了今日的約斗!

    林琴音早已知道此戰自己必輸無疑,畢竟,煉氣境與御氣境的相斗,直接就是境界碾壓,不可能有第二個結果。但宗門武練臺上,即使輸了比賽,卻不可輸了尊嚴,輸了斗志,張道明雖然可以以境界碾壓她,但她卻可以無逆的斗志迎擊他,戰勝他,以此消弭自己道心上的陰影。

    今天比斗的裁判是外門的朱富長老。比斗的時間還沒有到,朱富長老正閉目坐在在臺上的檀木大椅上假寐,臺前左側的木幾上燃著一炷香,香燃完,比斗開始。右側的另一頭準備了一具沙漏,沙漏里的沙粒漏完,比斗結束。

    香還有一指,眾人已在喧鬧,“這張道明師兄怎么還不出現?”

    “張師兄不會忽悠我們,不參加今天的比斗了吧?”

    “我就說好男不跟女斗,你看那林琴音師妹生得如花似玉,國色無雙,張道明師兄一定是憐香惜玉,臨陣退縮了!”

    反方道:“呸!估計是因為要求境界控制,擔心輸了丟人吧?”

    “來了…張師兄來了…不要吵!”

    終于萬眾矚目之中,張道明從遠處來了。其白色道服,背負長劍,雖說不上玉樹臨風,卻也氣度不凡。

    只是張道明飛身上臺時臉色鐵青,看得出心情十分不好。臺下眾人見之議論紛紛,“張道明師兄這是什么情況?好象并不十分情愿上來啊,既然不想來,怎么又要答應別人的約戰?這不是裝逼嗎?”

    “什么裝逼,看來鄙人剛剛預測十分在理,這張道明是擔心自己控制了境界,會輸,所以已經腿軟了呢!

    人群里,謝飛猿領著一眾師弟坐在臺下前排中央,靜若處子,眼中若有所思。身后一幫花癡師姐師妹正擠著一團,時刻奢望著外門第一帥謝飛猿師哥什么時候能回頭看上自己一眼。

    隔了三五十步,一個鐵塔似的短須漢子被人擁在中央,在一張豹皮椅子上閉目養神,正是外門排名第五名的黥世杰。

    人群里,蔡小娥、黃茉莉與黃玉郎等,正在翹首觀望,身邊幾個自恃儀表不凡,實力強橫的師兄弟正伺機在一旁希望蒙得兩位美女師妹的青眼而相互暗暗較勁。

    香燃完!

    比斗的時間已到。

    朱富長老從檀香椅上睜開雙眼。他的雙眼很小,深陷于眼眶里,但他的臉很闊、圓、豐,所以要從他的圓臉上看出他的眼睛是否是睜開的實屬不易。不過他的雙眼睜開后臺下的眾弟子都猛的一驚,因為朱富長老眼中的精氣一射竟然寒光逼人。

    大家之前眼中的朱富長老都是圓臉小眼睛的和善模樣,很少有人關注他的修為,但他此刻雙眼精光外溢的時候臺下前排至少有五人看出朱富長老的修為竟然是混元境巔峰。

    朱富長老站起來走到傳功臺中央,他說話的聲音很小,他本不善于言辭,但他剛剛放出威儀的時候所有人都已被震懾,所以這時的廣場上已經鴉雀無聲。

    朱富長老又回到了之前大家眼中一貫的和善、慈祥、甚至酒館賬房先生那種市儈的樣子。所有人都看著他,幾乎以為剛剛看到了一個假的朱富長老。

    朱富長老慢吞吞的說:“按宗門規矩,無論挑戰一方還是被挑戰一方,境界高于對方,應當將境界壓制到跟對方一樣的境界,除非挑戰的一方主動要求越級挑戰,不需要對方壓制境界!彼A艘幌,看向一臉鐵青的張道明,問道:“張道明弟子,你有意見沒有?”

    張道明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對面五尺開外站著的冰霜玉人林琴音,道:“稟長老,弟子沒有意見!”

    朱富長老捋了一下他的小胡子,點頭道:“很好!”他再看向另一邊的女弟子,問道:“林琴音弟子,你的修為是煉氣境六重沒錯吧?”

    林琴音低頭、斂首,道聲:“稟長老,弟子正是煉氣境六重!”

    朱富長老點頭,仍說一聲:“很好!”忽然伸手向張道明隔空點出一指,只見他的指尖白氣吐出,臺下眼尖的弟子已經失聲道:“封靈指!”,只見那一指白氣正落在張道明的氣海穴上,張道明的身子頓時一震。

    朱富長老對著臺下道:“外門弟子張道明被封靈指封鎮靈力,境界下降為煉氣境六重,眾弟子皆可見證!”

    朱富長老對著兩人道:“同門武技比斗,不得傷及對方性命,不得使用法術神通,你兩人清楚不?”

    看到兩人點頭后,朱富長老一揮手,臺上一側的小小沙漏里沙粒開始如水瀉落。

    朱富長老高聲道:“比斗…開始!”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002122个股资料股票行情 外盘配资公司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助手 配资排排网 湖北快三 广东好彩1计划软件 新股票发行 湖北快3走势图基本图 3d试机号对应口诀表 推荐股票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