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五章 長生燈(下)

章節字數:6076  更新時間:10-07-09 20:3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盞青銅油燈造型古樸,顯然是留傳已久的東西。微弱的火苗躍動其中,燈芯通入下方的液體中,不是常見的燈油,而是一種奇怪的暗色液體,在火光下隱隱地泛出紅光。

    室內的光線實在有些暗,為了看得更清楚,成少非讓韓青擋下欲加阻攔的母子二人,將油燈中的液體倒了一部分在旁邊的瓷碗中,端到了窗子前。

    那液體的確是暗紅色的,顯得有些粘稠。成少非晃了晃瓷碗,那股鐵銹味更濃了。他用右手的食指沾了些碗中的液體,伸出舌頭輕輕舔過,臉色頓變,“這……”

    這青銅油燈中燃著的,竟然是血!

    他走回韓青身旁,告訴了他這一發現。

    “這么說來,你們確實值得懷疑!表n青道。

    古稚瞪著他們,怒道:“我們沒有!”

    “你身上的血跡要怎么解釋?”成少非反問他。

    古稚一驚,有些結巴起來:“這,這,這是……”

    他“這”了半天,愣是沒辦法說下去。

    韓青問道:“這人真的是你們殺的?”

    “不,這些血是……是雞血!惫胖煽偹阏一亓俗约旱穆曇。

    “雞血?這么說,被害者家中雞棚里的凌亂不堪是你造成的?”韓青想了想,發現他追趕的那個人的身形似乎確實和這少年差不多。

    “對!

    “可你要雞血干什么?”成少非看了眼青銅燈,“還有這燈又是怎么回事?”

    古稚看了眼自己的母親,見她點了點頭,這才開口道:“這盞燈叫做長生燈。幾年前,我娘不幸得了重病,我千辛萬苦從我師父,一位法力高深的道長那兒求來這盞青銅燈,好用來給娘續命!

    “哦?怎么個續命法?”韓青插嘴道。

    “你們也看到了,這燈內燒得是血!惫胖煽粗嚆~油燈,皺眉道,“那道長告訴我說,把接受者的名字寫在符紙上,放入燈內燒成灰后,若這燈內燒著融合了生物精元的血,就可以用來給人續命。若燃的是牲畜的血,人可以多活三天;若是人的血,那么人可以多活十八天。我們家窮,沒有錢去買,所以我才會去各戶人家偷他們的牲畜來取血的。但我真的沒有殺人!

    成少非瞇起了眼:“你自己也說了,用人血可以讓你|娘活更長的時間,難保你不會去殺人!

    “我……”古稚剛開口,卻又被韓青打斷了。

    “況且這用血來續命本身就邪門的要命!

    “我殺了人……”古稚喃喃自語,此刻的他的臉上完全沒有了這個年紀的小孩應有的稚氣,“沒錯,我的確是殺人了,這雞血只是掩人耳目罷了!

    話音未落,他突然出拳擊向韓青。

    韓青沒想到一個十六歲的少年能使出如此凌厲的拳法,一時不察,未來得及拔出腰間的刀,竟被他擊退開去。

    古稚臉上的表情竟變得越來越猙獰,咬牙道:“我殺了人!”

    成少非見狀,對著韓青喊道:“先把他抓起來!

    “你們不能抓我,我還要照顧我娘!”古稚激動地向兩人揮拳。

    也不知古稚的師父究竟是誰,竟然能讓他擁有如同別人苦練三四十年的功力。此時他一套拳法施展開來,竟是虎虎生風,酣暢淋漓。

    “稚兒,別打了……”女人虛弱地喚道。

    古稚聽到她在叫自己,一個分神,揮出的拳頭偏了方向,拳風擦著成少非的鼻尖擊向他身后的矮柜。古稚一見事情不妙,立即收拳,但明顯已經來不及了。

    只聽“咣當”一聲,原本被成少非放回到矮柜上的那盞長生燈竟被拳風掃落在地。油燈倒是沒壞,但是里面的那些被當做燈油的鮮血卻灑了滿地。

    原本便微弱不堪的火苗沒有躲過這場突來的浩劫,閃了幾下,終于走向終結。

    “娘!”古稚撲到床邊。

    女人虛弱地吐出最后一口氣,沒了動靜。

    韓青暗自心驚。沒想到這長生燈真的有續命之功。

    古稚滿眼通紅地瞪著兩人,怒吼道:“怎么樣,我的確殺了人!都是你們的錯,是你們害我殺了我娘!”

    成少非見他竟有想同他們拼命之勢,連忙拔出腰間的鋼刀準備迎戰。

    古稚正處在悲憤欲絕之時,出拳的威力比適才還高出幾分。

    成少非捕頭的名號也不是白來的,立馬揮刀應戰。

    但令人驚訝的是,古稚拳頭已揮出一半,卻不知身體怎么一轉,瞬間向韓青打去。

    韓青原本正在防備古稚對成少非的襲擊,來不及變換招式,這一拳正好擊在韓青的小腹上,另他當下悶哼一聲,口中不斷地噴出血來,似乎是體內的五臟六腑皆受到了重創。

    “韓青!”成少非瞪大雙目,大叫一聲。

    “輪到你了!惫胖蓳踉陧n青身前,面無表情的看向他。

    成少非急于想去探清韓青目前的狀況,舉刀使出“戰雷刀法”,攻向古稚面門。刀刃上青白色的刀芒乍現,漫天的刀影瞬間籠罩住古稚的全身要穴。

    只見古稚冷冷一笑,不慌不慢地向右斜斜跨出,全身迸發出黑氣,竟將成少非的攻擊全數攔下。他順勢揮出一拳,擊在成少非手中鋼刀的刀面上,將一把鋼刀震得嗡嗡作響。

    成少非大退三步,只覺虎口一陣發麻,差點沒握住手中震顫不已的鋼刀。

    眼見著成少非已落了下風,古稚就要對他下殺手之時,門外忽地走入一人。

    “稚兒,住手!

    來者是個道士,身著藏青色長袍,頭挽道髻,身上背著一把三尺長劍,面上是一副風塵仆仆的模樣,但目光中卻顯出幾分瀟灑。

    “師父?”古稚看見那道士,原本籠罩全身的黑氣盡斂,停止了攻擊。

    這是怎么回事?成少非看著那個道士。

    那道士開口道:“我是古稚的師父。十多年前我就算出這孩子會誤入魔道,造成天下浩劫,于是便教他修身養性。稚兒他天資聰穎,盡在短短十幾年時間內盡得我昆侖拳法真傳。后來他的娘得了重病,命懸一線,于是我就將祖上留傳下來的長生燈送給他,讓他好生使用。沒想到他還是走了魔道,殘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

    “不,師父,我沒有錯,我是要救我娘!”古稚申辯道。

    道士嘆口氣道:“可她始終沒有能活下去!

    “那是因為這兩個人的錯,若不是他們,娘就不會死了!

    道士搖了搖頭:“稚兒,休要再執迷不悟了。有些東西,不是你的,你終究得不到,怪不得旁人!

    “我也知道不能殺人,可是……”古稚突然抱頭撕心裂肺地痛哭起來,“可是,當我殺了第一個人,用他的血做了長生燈的燈油后,我娘的身體狀況就有好轉。然后,然后我就再也停不下來了!救我,師父,救我!告訴我,我現在要怎樣才能停下來!”

    這世間有很多事,即使努力了也得不到,因為一開始便走錯了路,自然也就到不了終點。

    古稚的哭聲漸弱,竟是哭暈在地。

    道士目露悲憫之色,對成少非道:“我知道你們此行的任務是將殺人兇手緝拿歸案,我不會阻止你們,畢竟這孩子,的確是錯了……”

    古稚的事,確實能讓聞者對他產生同情之心,但也僅此而已。

    “多謝道長!背缮俜枪傲斯笆,忽地想起重傷倒在一旁的韓青,連忙跑過去,察看他的情況,“韓青,你怎么樣了!

    韓青氣若游絲地笑道:“沒事,死不了……”

    ……

    命案總算是水落石出了。原來,古稚身形瘦小,武功又高強,是由房頂揭瓦潛入屋內的,出去時又由屋頂出去,將瓦片蓋好,自是看不出破綻。

    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道長沒再說什么就離開了,不知去了何方。古稚因殺人罪而被判了死刑,即日處斬。而成少非和韓青兩人因辦事有功升了職,成了捕頭。

    在韓青養了幾天傷后,成少非和他回到原本任職的地方,過了幾日安穩的日子。

    這天,韓青辦完公事后回到兩人合住的居所,正巧看見成少非將一碗雞湯端上桌。

    “這幾天是怎么了,天天都有肉吃!表n青笑問道,“你以前不是不愛吃葷嗎?怎么,轉性了?”

    成少非瞥了他一眼,道:“還不都是為了你。誰讓你受了這么重的傷,不補回來怎么行?”

    “你有這么好?”韓青懷疑道。

    成少非抬手敲了敲他的頭,氣道:“廢話什么,還不坐下吃飯,菜都涼了!

    “好!表n青坐下,夾起一塊雞肉放入口中。這樣倒也不錯,誰讓自己原本就愛吃肉呢?

    成少非跟著他坐下,筷子卻伸向了一盤燒得翠綠的青菜。

    在兩人身后是成少非的房間。一盞青銅油燈被穩當地安置在其中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內,就像不存在一般,安靜地燃燒著。

    ☆☆☆☆☆★★★★★☆☆☆☆☆★★★★★

    “惜兒當時已死,而我正是已自己的一半精元為引,用這長生燈將她救活的!毕姆部粗种械拈L生燈道。

    “師父,那你現在就可以用它來就靈惜姐啊!便鲆喔吲d道,“看來我來得還正是時候!

    夏凡無奈地搖頭,道:“還是不行。你也知道這長生燈內若燃的是牲畜的血,人可以多活三天;若是人的血,那么人可以多活十八天。但這對惜兒來說,還遠遠不夠啊!

    “你可以用上次的方法啊!

    “若用永生生命的精元可以讓惜兒再活一千多年,只不過……”夏凡苦笑一聲,“當年我為了救惜兒而退出仙籍,現在能存在于這世間,僅憑留在我體內的那一半所剩的精元。雖然這一半精元可保我永生,但若是取出,你們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也就是說,他會死,更有甚者,或許他連魂魄也無法留下。

    “不行!”他懷中的章靈惜叫道,“你不可以再丟下我!

    泠亦也變了臉色:“師父,你可不能死!

    “但我更不想讓惜兒死!睍r間所剩不多了,夏凡自長袍中取出一張符紙,想了想,咬破指尖,用鮮血在上面寫上了章靈惜的名字,“沒想到又要用這道符了!

    他將符紙丟進長生燈內,微弱的火苗閃了閃,很快便舔舐上了那張符紙,將它化為灰燼。

    泠亦急得四處張望,想看看有沒有辦法來阻止夏凡,正好看見被自己封在一旁的襲戰:“等等,我們還忘了一個人!闭f著便向他走去。

    看她的樣子,竟是想要取出襲戰的精元來為章靈惜續命。

    “別這樣,小亦……”章靈惜斷斷續續地開口道,“不管是誰……我都不想……讓任何人為此事而死!

    “可是……”泠亦猶豫地看著襲戰,最終還是退了回來,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卻是讓她意料不到的。

    襲戰冷冷地看著三人,突然開口道:“別以為這樣就能封得住我!

    泠亦大吃一驚,一般被她用這招封住的妖物一般是連話都說不了的,這襲戰竟然能夠開口說話,顯然不妙。

    襲戰身體四周黑氣忽然暴漲,只聽他大喝一聲,竟然沖破了泠亦的封咒,竄到了三人身前。

    “糟糕!便鲆噙B忙擋在章靈惜和夏凡身前。

    “讓開!币u戰惡狠狠地瞪著她。

    泠亦正欲出手同他對抗,卻被夏凡叫住了。

    “小亦,讓開吧!

    沒奈何,泠亦只好為襲戰讓出一條道來。

    襲戰走近章靈惜,低頭俯看她蒼白的臉,突然狂笑了起來,那笑聲在這時聽來尤為刺耳:“小惜,你知道么,剛才我想要殺的人,其實是你!不過現在看來,我已經不用動手了!

    沒錯,只要章靈惜死去,他就不再會有那么多的顧忌了。他還是能和以前一樣,做回那個統領天下妖物的妖王。

    可是,看到她現在的樣子,他的心為什么會痛?

    “為什么?”他不知不覺的說出聲來,卻無人能夠回答他。

    夏凡看著他,嘴角竟掛上了一抹微笑:“襲戰,你我自見面那一天起就是敵人。但現在,我得請你幫我一個忙!蹦莻人,也是愛著惜兒的吧。

    襲戰回過神來,換上一副居高臨下的表情,視線轉到夏凡臉上。

    “等我取出精元后,請你替我好好地照顧惜兒!边@樣,我即使是死,也可以放心了。

    “什么?”襲戰沒想到他竟會說出這樣的話,“你怎么……”

    夏凡卻自顧自地說了下去:“你可以照顧好她吧?”

    “你在開玩笑嗎?”襲戰瞪著眼睛,詫異道,“你會愿意把她讓給我?”

    “只有這樣我才放心……”

    襲戰咬牙道:“你以為你是什么人?你想讓我怎樣,我就會怎樣嗎?”

    “師父,你干什么求他!便鲆嗦詭е獠唤獾,“就算你不說,我也會照顧好靈惜姐的!

    襲戰瞥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小亦,那不一樣!毕姆矞\笑道,“我只要惜兒能活下去。我只要她能幸福就好!闭f不定,襲戰可以成為她的幸福。

    你以為你死了,我還會幸福嗎?章靈惜想開口,但這時的她只覺渾身開始發冷,竟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襲戰看著夏凡認真的表情,又看了看越來越虛弱的章靈惜,終于下定決心道:“好,我答應你!

    章靈惜驚慌地看向夏凡,后者已開始準備取出體內的精元了。

    不!她再心中大叫,可現在的局勢卻不是她能夠掌控得了的。

    “慢著!币u戰竟然出聲阻止了夏凡,“該取出精元的,不是你!

    話音還未落下,就見一顆渾圓的鮮紅的光球慢慢地浮現在他的胸前。

    “若她得到永生者的全部精元,就能夠得到永生了!币u戰微闔上雙眼,“這樣不是更好嗎?不然再過千年,你們又該怎么辦?”

    “你……”夏凡驚得說不出話來。

    “小惜,即使我得不到你,我也要讓你永遠都忘不掉我!”他猛地睜大雙眼,用盡力氣高聲道:“我要讓你們永遠都欠著我!”

    他輕輕一揮手,那個光球緩緩地飄入長生燈。

    似乎如同得到充足的養料一般,長生燈內的火苗瞬間變亮了許多,綻放出一朵火紅的生命之花來。

    襲戰看向章靈惜,眼神中藏著說不出的意味,緩緩開口道:“我在想,如果當年夏凡沒有把我的魂魄擊散,我會不會……會不會也像今天一樣?”

    章靈惜覺得自己的力氣和精神開始逐漸的回復?礃幼,襲戰的那顆精元的確是起作用了。

    然而襲戰卻已支持不住,大量的鮮血從他心臟所在的位置不斷地涌出。

    一道黑光自他體內散發出來,漸漸渙散開去,就像他的生命。襲戰閉上眼,沒有掙扎。有黑色的火焰從他身周竄出,宛如一只巨大的妖獸,將他緩緩地,一口一口地吞食干凈。

    “襲戰!闭蚂`惜看著他的身形漸漸消失在空氣中,輕聲低語道,“謝謝你……對不起!

    在襲戰完全消失在黑色火焰中的那一瞬間,仿佛是聽到了這句話般,他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這是他作為妖王所露出的第一個真心的笑容,同時也是最后一個。

    “謝謝你!毕姆餐諝,眼神復雜,不知在想些什么,有些感動,也有些遺憾。

    泠亦也很驚詫,沒想到那妖王竟然……“咦,那盞長生燈呢?”她剛回頭就發現原本被夏凡一直拿在手中的長生燈竟沒了蹤影。

    夏凡聞言,低頭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道:“它可能是已經回到它原本的主人那兒去了!

    “主人?你是說那個怪大叔?”

    “對!毕姆猜牭竭@個稱謂,有些忍俊不禁,“我想,他可能就是我的父親!

    “師父的父親?”泠亦忽然想起了什么,驚呼道,“你說那個怪,哦不,那個人是師父你的父親?”

    “怎么了?”章靈惜從夏凡懷里坐起來。

    “師父的的父親,不是天帝么?”泠亦喃喃道。完了啦,自己還把天帝叫成怪大叔,還好沒被他聽到……

    “呵,他本來就是個怪大叔,不是么?”章靈惜站了起來,一點都不以為意地說道,“對了,紫羽飛他們怎么樣了?”

    夏凡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自己的父王會被她如此調侃。他跟著站起身,走近暈倒在一旁的紫羽飛等人,俯身看了看,道:“沒事,只是暈過去了!

    他和泠亦一起分別對三人施了醒神咒,沒過多久他們便醒了過來。

    “什么?竟然發生這種事!蔽鏖T顥玙和任采萌異口同聲道,他們對事情發展的過程有些難以消化。

    “啊,好可惜,竟然沒有看到事件經過!弊嫌痫w半是惋惜地長嘆道,“你是夏凡的徒弟?那么說來,你一定很厲害嘍!

    “呃,還行吧!便鲆嗟谝淮伪蝗丝涑蛇@樣。

    紫羽飛眼中放光,對夏凡道:“那你也收我為徒好不好?”若是拜他為師的話,說不定自己很快就能擺脫見習除靈師這一稱謂了。

    “這……我已經不打算收徒了!毕姆脖傅匦α诵。

    “為什么?”紫羽飛略帶些不解和委屈道。

    “因為他收了這個徒弟后就覺得已經夠麻煩了!闭蚂`惜指了指泠亦。

    泠亦抱怨道:“什么嘛,我哪里麻煩了!

    紫羽飛低頭想了想,很快又抬起頭來,道:“即然這樣的話,你收我為徒吧!彼诖乜聪蜚鲆。

    “什么?”泠亦被嚇了一跳,指了指那道深淵,“這個,師父,靈惜姐,我們下次再聊,我還有事要去那里,先走一步了!闭f罷便落荒而逃了。開玩笑,她怎么可能會去做別人的師父?

    “喂,你等等我!”紫羽飛的第一反應就是向她追去。

    章靈惜一把拉住她:“你不要命啦。她可是要去冥界,你就這樣跟過去,不死才有鬼呢!

    “?這樣啊,算了……”紫羽飛悻悻然地走了回來,“不過我是不會放棄的!”

    你連她住哪兒都不知道,看你還怎么找到她,章靈惜暗想。

    “惜兒!毕姆矞惤砼。

    “什么事?”

    “我們回家吧!

    章靈惜的臉上展現出一抹燦爛的微笑:“好,回家!”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2793.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红球的个数 广东11选5遗漏 广东36选7走势图500期 三元股份股票 e球彩 反奖率 天星山西麻将苹果授权码 明天哪支股票涨停 岳游网络街机电玩捕鱼 手机填大坑 免费 苹果如何安装闲来麻将 辽宁11选5精准推荐计划